這回朴有天留在秀清宮陪他吃碗膳的事情又在宮廷內傳了開來,外頭對這事是說得沸沸揚揚,但一直都待在宮殿內的他,卻是消息的末端。待他成功地取得消息以後,也已是三天後的事。

這三天內他足不出戶,足足在床上臥了三天,也在床上喝了三天的藥,本以為身子應該會有些許好轉,但好似偏方不對味,以致他的症狀並無改善。正好也是第三天,朴有天來秀清宮時,難得他是醒著。據小璦所言,朴有天這幾天並未缺席過,只可惜他都在床上賴過一天又天。

這回他倒是多了點禮節,知道自己臥於床不禮貌,於是趕緊下了床替朴有天盛熱茶,但卻忘了著正莊,就以穿著內衣褻褲的模樣見人。他本不覺如何,可瞧見朴有天的眼神有些怪異,他才驚覺自己忘了換上正經的衣裳。

「您等我一會……。」他尷尬地道。

朴有天倒沒吭聲,桃花眼瞧著他的換衣裳的背影,竊竊一笑。

待他成功換上以後,隨意地紮了紅髮,便也坐回椅上,與朴有天一同喝茶。

「身體好轉否?」朴有天問。

他不曉得自己是該搖頭還是點頭,雖喉嚨的疼痛未好,可至少他的燒也退了不少,「尚可。」他道。

朴有天沒預警地便朝他伸過大掌,貼上了他的額頭後,便說:「已退燒了。」

他點點頭,一時間接不下話,只問:「您來這找我有事?」

從沒有人這麼過問朴有天,皇上肯去妃子的宮殿就該竊喜,沒想到他反而被問是不是有事造訪,像是當皇上的他打擾到人家一樣。但朴有天明白他沒有惡意,也對此反問感到有趣,臉上不禁笑了起來。

至於為什麼笑,朴有天並沒有告訴他。

「朕另選個太醫給你,讓你養好身子。」朴有天說。

可他竟然沒有答謝,只說:「這多麻煩,換了一個太醫,等於我的病又得重治。」

「朕說換就換。」朴有天不容拒絕地說。

他只揚了眉,仍然不懂答謝,卻笑道:「您怎麼這麼固執。」

朴有天也揚了眉,更是瞪大眼。這句無心的言語仍是沒惹怒他,反倒句點了他。

「這位太醫醫術高明,朕相信他能夠治好你。」朴有天低聲說。

他輕聲嘆口氣,好似對朴有天沒轍,可也道:「我也相信您。」

朴有天忽覺心情特好,還喝完他一壺熱茶後才離開。沒多久,朴有天所吩咐的太醫也來至秀清宮,來替他把把脈,看看他身子究竟出了什麼什麼毛病。

那太醫長得高大,五官立體清秀,孰不知是個八卦王,「真是久仰,娘娘。」

他覺得這位太醫用這詞有些怪,「為何久仰?」

太醫笑起來有著可愛的大小眼,也不避嫌,便直道:「您有所不知,皇上從沒欽點過貴嬪,眾夥都等著搶第一,未料第一卻是被您搶去!」

他幾日前還以為是眾貴嬪說話誇大了,原來他真是朴有天的『第一人選』。

「娘娘,您可真有福氣!」

他好似仍不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麼大事,臉上也無過多欣喜。待太醫把著他的脈時,他看著太醫問:「你叫什麼名?」

太醫笑笑地回:「回娘娘,敝姓沈,名昌珉。」

他也微笑地說:「我叫金俊秀。」

沈昌珉看不明白他在想些什麼,只見他又說:「以後喚我俊秀,可好?」

沈昌珉把完了脈,提筆便開始寫藥單,邊道:「這怎行,我會被殺頭的!」

「被誰殺頭?」

「皇上啊!」

他想了一會,雖想不出什麼道理,但也無勉強沈昌珉改口,又說:「沈醫官,你看起來挺聰明的,我能否過問你幾個問題?」

這問題困擾他至今,應該說,這是他最近最困擾的問題。

「您說。」

「如何『爭寵』?」他問。

沈昌珉以為他在炫耀,可看他的神情又認為他是真的想問,於是道:「娘娘,您已經得寵了,還需要爭嗎?」

他果然就如沈昌珉想像的呆腦,「是嗎?可我什麼事都還未開始做。」

「那天晚上也沒有?」沈昌珉疑惑。

「大概是因我過敏流鼻涕又流眼淚吧!」他道。

聽聞前後這話,沈昌珉便知曉為什麼他能夠吸引朴有天。但他沒將話給講明,只輕聲道:「既然如此,娘娘您可能最近得做點功課。」

「功課?」

「待我調養好您後,皇上勢必會再欽點您,那時,就是您炫技的好時機!」

他聽得一蹋糊塗,可沈昌珉卻走得倉促,徒留他一人腦補、瞎想。待他想明白以後,臉上也多了幾道紅暈。







可惡,什麼時候才可以調教啊><
有天可以請你爆衝一下嗎?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