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廷內是如何看待那場賽事的結果,沒人膽敢明目地道出,多半僅是在背後自我討論。這樣的結果並非不可預見,即便太后下令優勝者能與皇上共度一眠,可皇上若是不願,也沒人敢強迫的來。總地來說,那場賽事不僅沒達成目的,反倒是讓貴嬪沒了面子。

太后好似明瞭朴有天的脾性,於是多次與南洋公主會面,打算一同抵制朴有天的耽溺行為,可究竟他倆在暗地裡討論了什麼,沒有人知曉。就算一向很會打聽風聲的沈昌珉也沒轍,沒有人知曉下一步他會遇上什麼危機,難以預料,也難以預防。

「總之,娘娘您可要自己小心。」沈昌珉並不希望這世上僅存的碩果就這麼被害慘,可是,要如他這般傻勁之人,其實一般也活不了多久,一切只能聽天由命。

對於這些心計的前仆後繼,他已有些許的疲憊,對此他也僅是朝沈昌珉笑笑,說道:「我相信皇上會與我同心。」

除此之外,他也無其他方法來替自己做好心理建設。既然朴有天承諾過他,而他也承諾與朴有天,他們自然得相信彼此的真心真意。

於是在暗湧未浮出水面時,他仍是安分地過生活,也在腳踝的傷勢好轉之際,轉戰料理學習。朴有天未阻止他,僅溫柔地叮囑,要他小心身子,別什麼事情都想做的太勤,量力便可。

他就這麼在御廚房裡學習料理,但他的天份有限,能學得並不多,所以他便選了一個簡單的蓮子湯學習,控制好水與糖度便可,不需動太多腦力。而南洋公主得知他來練廚,也時常來廚房與他較勁,雖氣氛總是鬧得不好,可他仍是避免衝突,不與公主正面交鋒。

誰知好景不長,在他倆同時學會了一道料理以後,公主與他都想端給朴有天試吃,可誰知公主竟趁他未注意時將他的料裡丟進了廚餘桶,他是覺得浪費了食物,不過既然他已習得了蓮子湯的做法,那麼要再做一個並不困難。

就見南洋公主開心地端著料裡走出御廚房,他不喪氣,又是埋頭重新做了一份。待他弄完整了以後,才緩緩地端出料理,一路來至了朴有天的書房。人都未進,就聽見了朴有天與南洋公主的笑聲,他有些卻步不敢敲門,小璦本想為他作主,可被他給攔了下來。

「不,不可。」

他想,也許朴有天為了國與國間的利益,所以必須做做樣子,現在打擾確實並非好事。但事情並未他想像中的簡單,就在他正想離去時,便見房門打開,「那麼有天,我先回去了。」

公主笑得豔魅,離去前還甩了他一眼,得意地從他身邊路過。

『有天?』他不禁狐疑。

「你來做什麼?」

他抬起眼來,與朴有天四目相對。手中的蓮子湯也忘了要遞出去,他說不出話來,對於朴有天這陌生的雙眼,他是嚇得不敢說話。

「怎麼不說話?」朴有天又問。

他這時才清了嗓子,輕聲說道:「我想讓您為我品嚐這道料理。」

朴有天僅是看了一眼,沒來由地便拒絕了他,「不了,朕吃不下,沒事的話就請回吧。」

就見朴有天要將房門關上,他竟憋不住地喊了一聲,「有天……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朴有天是止住了身子,倏地背著他一手扶著腦子,似乎頭痛欲裂,看上去很痛苦,但卻奇怪。

「您、您還好嗎?」他將托盤交給了小璦,趕忙向前捉了朴有天的臂膀,「您怎麼了?」

可沒想到,朴有天竟甩開了他的手,一把就將他推出了書房,「誰讓你碰朕了?還有,不許你直呼朕的名字!」

門一把關上,他理不出個頭緒,只錯愕地站在書房外。

「娘娘,這是怎麼回事?」小璦也覺事發突然,感覺事有蹊翹。

「咱先回宮吧。」他輕聲說。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