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崔珉豪似乎沒猜到他想提早進行那件害羞的事兒,還天真以為,他真能夠等到朴有天搬出去以後才露狼爪。雖他想違背約定而行,可他也良心地用了許多肢體動作來向崔珉豪提示自己的蠢蠢欲動,誰知崔珉豪僅是害羞回應,夜裡仍是睡得比誰都安穩。

他一手撐著腦袋,看著崔珉豪俊俏的臉龐,也不捨將人兒給吵醒,最後便決定去廁所裡打手槍好好安慰自己。但才起身而已,崔珉豪便敏銳地驚醒,也從床上坐起身來,揉著大眼問:「你要去上廁所嗎?」

好似又想幫他打理,崔珉豪果真是出了名的會照顧人,得以堪稱大媽級人物。他又折返回床,開了床頭燈來,壞壞地笑說:「我去打手槍。」

本是還未腦醒的崔珉豪聽見這話,大眼也倏地有神,吃驚地與他相望,「打、打手槍?」

「嗯。」

崔珉豪對這種事情總是慢半拍,說起話來也容易變的可愛,「可是都這麼晚了。」

他笑了笑,坐上床去,輕聲笑說:「這跟晚不晚有什麼關係?」

雖然燈光的亮度不高,可他也瞧見了崔珉豪不知所措的神情。能如此逗弄崔珉豪,他就覺心情很好,於是一不做二不休,他牽起了崔珉豪手來至自己的褲襠,玩笑地說:「你看看,這不解決怎麼辦?」

崔珉豪又睜大了那雙漂亮的大眼,手是縮起不敢再摸第二次那樣的硬物,都還未想到如何回話,只見他又壞壞地說:「啊,是說我的手也斷了,也不好解決,你要幫我嗎?」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就握著崔珉豪的手不放人,意味明顯,就是想在今晚與崔珉豪來場火辣辣的房事。但崔珉豪仍是天真以為他僅是想釋放而已,還真好心地願意替他解決,反正這麼熱心的人不多加拐騙,他怕以後就再也找不到這種機會。

崔珉豪是笨拙地替他舒緩,隨著時間越久,他的孽物就漲的越大,崔珉豪都不禁地停下手來,完全不可思議地說:「這個……你的怎麼這麼……」

他想崔珉豪是害怕自己老二兇起來的樣子了,畢竟崔珉豪的小幽穴最終都得吞沒這無法以科學證實的尺寸,害怕也是理所當然。他也沒接什麼話,就任由崔珉豪逕自想像,一邊享受著崔珉豪給予他的小小快感,一邊玩味地看著崔珉豪的神情,待時機成熟之際,他是握住了崔珉豪賣力的小手,與崔珉豪深情相對。

「今天可以嗎?」他輕聲問。

崔珉豪猶豫不決,小嘴輕輕說:「可是你朋友還在這……。」

「小聲一點應該沒關係吧。」他蠱惑地說。

無可否認,他在《小紅帽》之中的個性一旦險露,很難就這麼放過崔珉豪。好不容易都騙至這種地步了,他又非佛心之人,要再收手,是難上加難。他也不問崔珉豪的意願如何,便撲了過去,將崔珉豪給吻倒於床上。

他的大腿蹭著崔珉豪的私密處,一蹭才知道,其實崔珉豪也早已對他有感覺了。看來情勢對他有利,他非好好把握不可。

果然一觸即發,也不管朴有天的隔音做的好不好,他倆是在房內玩的沒預料中的小聲。他想的不錯,其實不需要任何情趣用品,崔珉豪也能讓他駕馭。他樂此不疲,聽著崔珉豪抑制不住的斷續呻吟,這就讓他越有成就感。

肌膚貼近甚至讓他感受到了崔珉豪血管裡的熱血,是如此溫熱,怪不得他倆瞬間星火燎原。他一口堵住了崔珉豪碎吟不斷的小嘴,奪取其中香甜,又同時給予猛烈的攻擊,沒一會,崔珉豪又再釋放一次。

這讓他上癮的身軀,他不打算簡單放過,又繼續另一場羨煞他人的旅程。

待他滿意時,時間也已是凌晨四點的事情。崔珉豪早已累到直接趴在他肩上睡去,就算他粗魯地將崔珉豪丟上床,他想崔珉豪也不會有感覺。可他再怎麼壞,也不至於沒品,仍是輕輕將崔珉豪放上床,然而蓋上棉被。

他一人靠著床頭看著窗外的美景,好一會,不禁思索自己是否該向崔珉豪透露他真實的身分。若是兩人有意在一起,他認為自己不該隱瞞真實身分。可若說了以後,崔珉豪卻因此離他而去,那他豈不是透露了童話人物流浪至都市的事情了?

他摸著崔珉豪熱熱的臉頰,沒再多想,也拉了棉被,擁著崔珉豪入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