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金俊秀是由朴有天扶著腰走進老闆娘的辦公室,後續跟進的則是滿頸吻痕的崔珉豪與肇事者沈昌珉。老闆娘沒與他們倆隊人馬說話,哈著菸看著手中的投訴信函,神情相當地不屑。等待的途中,朴有天本想讓拉著金俊秀去一旁的沙發先坐坐,可金俊秀不敢,則是又乖乖地扶著腰站著。

「女人玩夠了,所以都玩到男人身上去了?」老闆娘的第一句話讓他們憋了氣,又問:「養你們這麼久,我怎麼都不曉得你們愛的是男人?」

手上的投訴信件一丟,老闆娘站了起身來至金俊秀面前,一把就抬起了下巴,欣賞著朴有天的傑作,「你看看這脖子,還扶腰來見我呢。」朴有天吞了一口口水,只見老闆娘眼神冷冽的撇眼瞪著他,「昨天在廁所應該玩得滿愉快吧?」朴有天將金俊秀摟得更緊,眼神回應著無辜。

「你呢?」老闆娘一樣來到崔珉豪的面前,一樣扶著崔珉豪的下巴扭過頭看著頸上的痕跡,聲音朝著沈昌珉說:「你讓我最意外,還出手打客戶。崔珉豪是你的寶貝不成?」

四人吭不起聲,但卻也沒有否認老闆娘所作的認知。

「知道你們怎麼被投訴嗎?」

其實不用刻意說,他們四人也猜的到信件內容寫了什麼。

「朴有天潑客戶紅酒,然後跑進去廁所與助理搞曖昧,冷落客戶。」老闆娘沒看著信件唸,嘴上又隨意道:「客戶惱怒衝進廁所,崔珉豪幫忙擁護朴有天,將客戶拉出廁所還被賞一巴掌,之後就你沈昌珉出現,打暈客戶。」

「我有說錯嗎?」老闆娘靠著身後的辦公桌,抱胸問著眼前四人。

四人最先答道的,料想不到,竟然會是一向不多話的沈昌珉,「事故發生時是這樣沒錯,不過在這之前,是因為受到了客戶的挑釁。」

「因為你被摸是嗎?」老闆娘看著朴有天問。

朴有天點了頭,低聲應允:「嗯。」

「我們這行有規矩我曉得,但是很多時候,吃虧的地方都要自己去吸收。」老闆娘又點了一根香菸,輕吐白氣道:「你們想想,一名牛郎若是去跟檢察官說自己被性騷擾,這不僅為難檢察官,也為難自己的行業。」

「如果不能接受這種事情,就不要選這行來找罪受。」老闆娘的眼眸看向金俊秀,「朴有天很喜歡你,但不代表你就能夠與他在工作時間裡為所欲為。縱然你的薪資不是我給的,但朴有天是我養的,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我也是能夠將你驅逐歌舞伎町。」金俊秀垂了鳳眼,只覺腰上的力道,朴有天摟他摟更緊。

「還有你沈昌珉,護著寶貝也不是一巴掌就把人打暈,他畢竟是客人。」老闆娘將菸灰抖落在菸灰缸裡頭,又說:「就算客人有不講理的地方,我們也不能夠出手那麼重。」

「所以你們認為,我該怎麼處治才好?基本上為你們釐清事實的客戶也頗多,但我也不能夠不尊重投訴你們的客戶,讓你們繼續這麼高調下去。」

四人沉默以對,而後便聽見了一道沙啞的聲音這麼說著:「我們尊重您的處治。」

他們心中早有個底,最壞的下場,就是被趕出歌舞伎町,「為了維護歌舞伎町的品質,崔珉豪與金俊秀,你們倆個就先離開這裡吧。」老闆娘以最平淡的聲音,說出最糟的結果,「女人們來這消費都得不到牛郎的心,你們的高調是讓許多女人忌妒,這有礙生意。」崔珉豪與金俊秀深深的嘆了口氣,倆人還互看對方一眼,苦笑。

「待事情平息以後,再回來工作也可以。我不限制你們私下的感情,不過請注意身邊的眼紅人,低調一點。」

朴有天的神情是百般無奈,但卻問:「那俊秀還可以跟我住嗎?」

「最好不要,我希望這陣子俊秀跟珉豪都不要在歌舞伎町周圍徘徊。珉豪也是,等到事件平波以後再回去跟昌珉同居。」

他們紅牌牛郎的知名度可不小於演藝界的演藝人員,愛慕者同然居多。現在事情鬧得不可開交,自保當然還是最為優先。

老闆娘今日意外的沒有大開殺戒,他們應該心懷感恩。本與沈昌珉約好要一起去吃早餐的崔珉豪,今日的行程也就作罷,倆人一路沉默的回到家中,為崔珉豪打理了細軟,送他回以前住的地方,躲過這次的風波。

崔珉豪與沈昌珉的冷靜並不意外,但讓金俊秀最意想不到的,是朴有天的冷靜與淡定。本以為朴有天回房以後可能會大哭大鬧,可朴有天卻只是垂著尾巴豎著耳,少話地幫他一起整理行李。朴有天要金俊秀在床上休息,行李就由他代打收拾,似乎不願金俊秀再次勞累。前前後後,他們相處的時間也過了半年,如今看著這場短暫的離別,金俊秀的心中竟然有點不捨。

「你……很傷心嗎?」金俊秀問。

這話一出,得到回應已是五分鐘以後,「這樣也好,我就不會常常讓你辛苦。」朴有天說。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朴有天所指的內容卻是不計其數。有可能是指發情的部分,或者助理工作的部分,抑或者針對自己的脾氣太幼稚還需要他照料的部分。他坐在床上看著朴有天既是無奈卻又勇敢的背影,便下了床,走至朴有天面前,伸手就摸了朴有天頭上的耳朵。

「你已經很懂事了。」金俊秀蹲了下身,與坐在地板上折衣服的朴有天相視,傾身輕輕吻了朴有天的厚唇,「這陣子你要乖乖的喔。」金俊秀笑說。

朴有天的神情仍然無奈,但嘴上卻給予一個保證,「我不會再請助理,等事情過後,我會去接你。」

「謝謝你一直以來對我的信任。」

說至此,朴有天的眼淚卻莫名奪眶而出,捲曲的貓尾,顫抖的貓耳,接著是泣不成聲的字句,「謝……謝謝俊秀愛我。」






終究還是分開了呀...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