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朴有天的短暫離別,他並不擔心自己的日子怎麼過,反而擔憂朴有天的生活會有何著落。

他的身子好的快,兩三天後就與崔珉豪一同找了間超市應徵,然而辭了麵包店的打工,一起與崔珉豪當了超市的工作人員。雖說在歌舞伎町的薪水他們照領,但還是得找份活來做,才不會躲個風波健康就加速老化,果真人活著就要動。

在超市的工作並不輕鬆,由於他倆皆是男丁,扛新進的貨物就夠他們忙了,但除了扛以外,還得學會排列及替商品標價。粗重的工作容易疲累,但日子也算充實,不用去擔心會有多餘的時間無法消磨,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第二件事情便是倒頭就睡。

與朴有天也有一個星期沒有連絡了,不知道那隻貓一個人過得好不好,他每想打通電話慰問或傳封簡訊,就怕會吵醒早上慣於睡覺的朴有天,所以一直以來他都沒主動連絡過。但出乎意料地,特愛黏他的朴有天也沒有連絡過他。是不是有了新歡所以拋棄他這個舊愛了?

才想至這,他的手機便收到了一封簡訊。打開看了一眼,手機又震動,他的信件匣裡頭又多了一封。前前後後連續傳了三封,看完他瞬間罵了聲白癡。

『俊秀我想你。』

『我想去找你可不可以?』

『我超級想你!』

朴有天根本沒長大嘛。

看了看掛鐘上的時間,十一點了,這時候的朴有天不也應該還在工作?怎麼會有空閒傳簡訊給他?不知道是不是又碰上了他不愛的客人,所以偷偷傳簡訊來找他。他撥了朴有天的手機號碼,躺在床上笑著。

「喂喂俊秀!我是有天!」

「我知道啦……。」他翻了個身趴在床上,笑問:「現在不是應該認真工作嗎?等等又被老闆娘罵。」

朴有天愣了一會,小聲的說:「我躲在廁所,沒關係。」

「這不是躲不躲的問題吧?」他笑說。

「俊秀的聲音真好聽。」牛頭不對馬嘴的對話讓他想摸摸朴有天的耳朵,像個主人一樣寵愛他,「你真是長不大,我不在的日子,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我知道。」朴有天微笑說。

在電話這頭的他,才正想說些什麼,便從手機裡聽見踹門聲,好似有人闖進了廁所來找朴有天,「你他媽快給我回去上班!」聽上去像沈昌珉的聲音,「不要再給我惹事!」

「俊秀再見!」

電話就這麼被掛斷了,不過他仍是趴在床上笑的樂不可支。

他用手機設定了鬧鈴,關燈拉開棉被,沒多久便睡著了。他的生活一向很規律,鬧鈴一響他也不賴床,打理完後便出門買早餐,一路來至超市。崔珉豪也很準時,他們兩人隨便找了一個花台坐著吃早點,還聊起了過往。

「你怎麼認識沈昌珉的?」他率先問:「是因為你當了歌舞伎町的服務生,分派給沈昌珉所以才跟他有交集的嗎?」

崔珉豪雖是吃著東西,但臉上卻笑得靦腆,不太好意思地說:「其實不是,剛好相反。」

「什麼?」他不明白的問。

「他是為了我才去當牛郎。」崔珉豪搔了搔頭,表情有些愧疚也不太好意思,「我們從高中就認識了,但是我成績差考不上大學,所以就提早就業了。昌珉則是繼續升學,這段期間我們也有保持連絡,偶爾會一起出去吃飯。」

他認真地聽著,插嘴問道:「所以你們高中就在一起了?」

崔珉豪搖著頭,笑答:「沒有,是當他知道我在歌舞伎町工作時,他說我一個人太危險,於是他就找了老闆娘應徵牛郎了,然後……」崔珉豪臉上有些紅潤,可仍繼續說:「相處時間變多,自然而然就發覺彼此的感覺還不錯啦。」

說的很簡短,不過至少聽得出來沈昌珉對崔珉豪的貼心與感動,才讓崔珉豪在這吞吞吐吐,扭扭捏捏。但說來也奇怪,既然彼此感覺都不錯,在高中難道沒發現?

「你們不是高中就認識?怎麼拖那麼久才在一起。」

「喔,大概是因為我高中都跑田徑,他都念書的關係,所以交集並沒有很密切吧!」

「所以是他追你囉?」他笑問。

「不太了解耶,應該是吧!」崔珉豪乾笑幾聲,就將沒剩下多少的奶茶一口氣喝完了,「那你呢?你應該跟朴有天在一起了吧?那次廁所事件我也看的一清二楚喔。」

換崔珉豪反問他,他才知道被人問起這種問題是真的會感到些微的不好意思。回想起來,那時被通知自己錄取紅牌牛郎的貼身助理,他還一度做噩夢,怕自己遇上一個變態或是一個要求嚴格的牛郎。可誰知,朴有天比他噩夢裡頭的牛郎脾性好太多,除了娘、愛黏人又愛撒嬌以外,基本上還算不錯好相處。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朴有天會是一隻貓咪。

「他的死纏爛打成功了,所以就答應他跟他交往了。」他微笑地說。

崔珉豪聳了聳肩,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便問:「是說,你們為什麼能夠玩到七個小時啊?」

這話差點沒讓三明治噎死他,他拍了拍胸膛,傻笑道:「這算是朴有天的特異功能吧!」

聊至此,眼見超市越來越多人,這麼腥辣的話題也告終結,倆人各自回至工作崗位,又開始新的一天。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