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貪戀幾次那翻輕啄小吻他還可原諒自己,可一旦習慣了這樣的懲罰,他不免地開始覺得自己相當罪惡。至今他還未告訴珉太子自己讓沈昌珉擄獲去當僕人一事,珉太子僅知曉他換了一份打掃工作,但這份工作正不正當,他連提也不敢提。

好心的珉太子還告訴過他,有錢人總愛性騷擾打掃人員,但是珉太子卻未告訴他,若這種性騷擾是以溫柔的方式進行,那麼他該怎麼辦?

按道理來說,他既然有了珉太子,就不該被沈昌珉給誘惑,出軌是何其重罪,即便他與珉太子素未謀面,可感情的發展也至不亞於戀人的程度,說什麼他的良心都難以過得去。只是,每天包剩菜飯給貧民窟的孩子已是任務,他不可能放棄這樣的機會,餓肚子的感受並不好,他想沈昌珉應該能明瞭。

但沈昌珉真願意輕易地妥協於他?

「唔……」

他整個人被壓上了身後的冰箱,這次的吻比上回更是強烈,吻得他連腿間都有些感覺。看著眼前滾滾的飯菜,明知這樣很危險,但他卻任著沈昌珉為所欲為。男人果然是下半身的動物,情慾一上來,也就不容易拒絕了。

可當沈昌珉想更進一步地探進他的褲頭裡時,他的危機意識卻頓時甦醒,趕忙拿著鍋鏟與沈昌珉保持距離,紛紛地整理衣衫,緊張地說:「再往下就不可以了!」

沈昌珉是玩味地看著他,輕笑問:「怎麼,你有女朋友?」

他紅著臉沒有說話,便推開沈昌珉繼續煮飯。

他並不想讓沈昌珉知道珉太子的存在,更不想沈昌珉發現,珉太子是他做熱線服務時認識的客人。他害怕沈昌珉知道以後會嘲笑他,又或者,以要查出珉太子的下落來威脅他,他可不希望珉太子為了他而在生活上遇到麻煩。

見著沈昌珉走出廚房以後,他才輕輕地鬆了口氣。褲襠還有些脹著,他夾著腿是覺有些難耐,於是趕緊將飯菜熱一熱,端桌上後,也沒什麼吃晚飯,人就往二樓去了。

他看著自己的褲子,是覺得自己真夠羞恥,拿了手機便傳了簡訊給珉太子,過問今晚有無空檔,他想線上連線。就算自己沒辦法控制情慾,他也想將這種情感留給珉太子,他才不想讓沈昌珉得逞呢。

珉太子不久便回復他的短訊,說可能三十分鐘以後才行,他人正在吃飯。反正他也不急,同是尊重珉太子的時間,而也趁著這時,替自己洗乾淨了身體,然而坐在電腦前等著珉太子上線。

沒多久,他便見著珉太子的ID,趕緊按了連線,小嘴喘吁吁地說:『珉太子……我今天……』

『怎麼,終於想要了嗎?』

他是紅著臉,垂下頭來,輕聲應允,『嗯,剛剛偷看了動作片……。』

顯然是謊言,可珉太子並未想揭穿他,只笑說:『你真好,還把你自己留給我。』

他最難以抵抗的,大概就是珉太子的甜言蜜語了,『你不是一直說你想要嗎……?』

『是啊,巴不得佔有你好幾次。』

珉太子是說得雲淡風輕,同樣的語調及口吻,卻讓他的身體很有感觸,『你別再說那種話啦。』

『好,那我就不說。』珉太子笑了笑,輕聲問:『摸上自己沒有?』

他咬著下嘴唇,悶了一會才回道:『早就摸了……。』

『那有好好摸上面嗎?』

『有……』

『不要太急,慢慢來喔。』

『珉太子……』

『我真想吻吻你。』

他閉著眼,珉太子的聲音雖溫柔,但他卻想起了沈昌珉的吻。他蹙著眉頭,手中的動作有些加快,『我……』

『我如果能幫你就好了,這樣就可以親親你,舔舔你那裡,再好好地佔有你的屁股。』珉太子壞笑地又說:『舒服嗎?崔大嬸。』

他趴在桌上喘著氣,小嘴喘吁吁,竟說:『我其實叫崔珉豪……』

他第一次送上自己的名字,只因每次做這種事情珉太子都喊他崔大嬸,他都聽得快沒興致了。反正都已如此,告訴珉太子自己真正的名字,應該也不為過吧。

『珉豪……。』珉太子輕聲喊道。

他愣了一會,不知為什麼卻想起了在一樓的沈昌珉,可他的手沒停,最後就在珉太子的引導之下解放了自己,難為情地趴在桌上喘氣。

『出來了?』珉太子問。

『嗯。』

『還舒服嗎?』

他看著網頁,有些尷尬地說:『你應該去做熱線服務的……。』

『只跟你一個熱線,不好嗎?』

『沒有啦,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知道。』珉太子笑答。

『珉太子……』

『嗯?』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而後才道:『我必須跟你坦誠一件事情,我之前搶劫的那隻肥羊有我的犯罪證據,所以我被他威脅來他家做僕人了。』

珉太子意外地沒說什麼,只問:『那他對你好嗎?住得好嗎?』

他眨了眨眼,同樣沒有隱瞞,直道:『在這他包吃包住,還將我送進高級學府,甚至買參考書給我……其實過得還算不錯喔。』

『這樣就好了。』

『可是……』他扭扭捏捏,最後仍是難為情地說:『可是只要我犯錯,他就會吻我當作懲罰……。』

珉太子沒有說話了,見著電話另一頭無聲無息,他幾乎是緊張起來,趕緊說:『但是我們沒有怎麼樣,我保證以後讓他沒機會吻我!』

珉太子輕笑幾聲,只問:『那他硬是想要你,你怎麼辦?違抗他嗎?』

他不知該怎麼回答,其實他比誰都清楚,若是違抗沈昌珉,他很有可能又會再回至貧民窟抑或被送去警局。一旦回去了,他就不能夠再包剩下的飯菜給貧民窟的小朋友,也不能享有高級教育來幫助他考取大學,更是要回去面對那位容易酗酒的老爸。

老實說,若沈昌珉硬要,他也真沒辦法杜絕任何不幸的結果發生。

『為了生活……我可能──』

『我明白,為了生活,有些事情你就必須忍受。』珉太子體諒地說。

『如果真的有那天,我希望你別介意喔……我還是喜歡你的。』他難得地真摯,聽得珉太子心情都大好起來了,『嗯,我知道,那你自己小心,別太反抗你的主人,這樣才能保命,好嗎?』

他還真乖巧地點了頭,決定聽從珉太子的指示,不要反抗,才能活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