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以後,沈昌珉只是留了零用金以及一張紙條放在餐桌上,吃著麥片的他,是邊吃邊看裡邊的內容,而後才將零用金給默默收下並揉掉了紙條。他一人坐在椅子上發愣了幾會,才揹起書包來,搭乘保鑣的車子前往學校。

這路上,他試著向保鑣尋問沈昌珉都在學校裡忙些什麼,保鑣倒是守口如瓶,說是他們不干涉委託人的私人行程,只負責保護以及接送而已。聞言之後,他也沒再過問,只是對於沈昌珉不回家吃飯的紙條,感到有些納悶。

他一如往常地在下課時與廚師們送菜尾至貧民窟,也順道回老家看看,見著自己父親在家內睡的香甜,他倒也安了下心,自己翻牆回至高級住宅區,慢慢地走回沈昌珉的住家。

剛開始他還有些不習慣沈昌珉不在家中,可這樣沒人管的日子過了兩三天以後,他便也覺得自由自在,也不再向誰追問沈昌珉的下落。

一人在家中,他可四處拿著手機打電話給珉太子,一邊泡奶茶一邊聊天,整棟房子就像他一個人一樣,讓他覺得舒坦。可惜珉太子卻沒有太多時間陪他聊天,好似公司很多事情一樣,人走不開,這雖浪費了他好不容易擁有的空間及時間,但他願意體諒珉太子一人在外打拼的辛苦。

他回至房中安靜地唸書,今晚他的精神特別好,所以書也唸得相對晚。時間約至凌晨一點時,他便聽見樓下有開門的聲響,他是驚嚇了一會,愣了幾翻,才挪動了腳步至樓梯口處往下望去。

見著西裝筆挺的沈昌珉,對於這樣的著裝,他是覺得好奇,跟他一樣只是高中生的沈昌珉,竟會穿這種這麼正式的服裝。可沈昌珉似乎是餓了,也只是將東西放進房內,便鬆了領口上的領帶,躡手躡腳地走進廚房裡。

他輕輕地下樓,聽著沈昌珉翻找東西的聲音,知道眼前這人大概是餓了,便也慷慨地進了廚房裡問道:「找東西吃嗎?」

沈昌珉是抖了一下,雖反應不大,可也被他這舉動給嚇著了。

「怎麼還沒睡?」沈昌珉輕聲問。

他笑了笑,「今天精神不錯,睡不太著。」他見著沈昌珉手裡的牛奶跟麥片,又問:「你晚餐還沒吃嗎?」

沈昌珉輕輕搖頭,卻拿了大碗公,倒了大約三人分量的麥片且加了三分之二罐的牛奶,便擦過他的肩走至飯桌上享用。

他也不覺如何,只是跟上沈昌珉的腳步,同是拉了椅子坐上,好奇地問:「今天你怎麼穿那麼正式啊?」

沈昌珉沒有看他,輕聲說:「學校有聯誼。」

曾經在貧民窟上學的他,怎麼也沒聽過他們經常打劫的『隔壁』有在舉辦聯誼。但他卻不敢向沈昌珉追問,只是垂著頭安靜地看著沈昌珉吃麥片,看著大碗公都快見底之際,他才開口說:「前幾天的事情……我很抱歉。」

沈昌珉似乎有些不明白為何他會道歉,可對他的歉意也非無情不收,反而對他說:「是我不對,今後你不需要再煮晚飯,不想打掃也沒關係,好好唸書就好,拼一所好大學,就可以離開這裡。」

沈昌珉的口吻好似成了有年紀的人似的,他一時反應不過來,可卻說;「這些零用金我以後會還你的。」

沈昌珉進了廚房洗碗,聲音夾著水聲道:「不用,當作薪資吧。」

他站在廚房門口,一時不知所措,待沈昌珉將大碗公擺回原位後,又朝他說:「還有,以後早點睡,不可以超過十一點。」

沈昌珉將事情交代完以後,便一路解開襯衫的釦子,回至房內拿乾淨的衣服準備洗澡。他目送沈昌珉進了廁所後,也默默地上了樓,在棉被底下偷偷傳了簡訊給珉太子,告訴珉太子最近的沈昌珉很奇怪。

這封簡訊只有已讀卻未回覆,而他也習慣珉太子這樣的作風,打算這個話題就留至晚上時再與珉太子連絡。今日他就乖乖上學唸書,預計在這次期末考時,拿到全校第一名。

『珉太子……你最近好像很忙喔?』他趴在床上,懶懶地說。

珉太子那邊的聲音很雜,可也溫柔地回他,『是啊,很多事情要處理。』

『我跟你說喔,那隻肥羊還有一個奇怪的地方。』

『嗯?』珉太子疑惑道。

『就是他已經不會吻我了……。』

聽不出他是落寞還是欣喜,珉太子僅是輕笑,『這樣不是很好嗎?不需要再被性騷擾。』

『也是啦,只是我沒想到他會轉變得那麼快。』他也笑笑地說。

珉太子聽上去好似有些無奈,停頓了好一會,珉太子似乎換了位置,旁邊的聲音也不再吵雜,能明顯地聽見珉太子的喘氣聲,『你有沒有想過……他可能喜歡你?』

他頓了一下,臉上也變得正經,但卻回道:『應該……不可能吧。』

『在你哭時就沒硬上你,我想他應該很喜歡你,就算他用了錯的方式表達,但很少男人做得到這樣。』珉太子笑了笑說。

他盤腿坐在床上不禁紅了臉,珉太子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從那天以後,沈昌珉也沒再要求他必須做什麼,甚至廢除了懲罰制度,也少與他接觸了。

該不會就是不想讓他覺得噁心,所以才這麼做的吧?但這種偶像劇的浪漫故事怎麼可能發生在他身上?會不會太瞎了?

『應該不可能啦,我覺得他把我當玩具還比較有可能……。』他沉沉地說。

可珉太子卻不這麼認為,『如果只是玩具,你現在也不可能與我通話,早該被玩壞了。』

從珉太子這種同是有錢人的嘴巴說出這種話,他很難不相信有錢人就這種模樣。但要他相信沈昌珉喜歡他,他是覺得這有些強人所難。

『反正……我只喜歡你……。』他小聲地說。

『那想跟我見面嗎?』珉太子問。

他卻仍是搖頭,『不想……。』

珉太子輕嘆口氣,也不再勉強他,只說他該回公司理處理事情,接下來的幾天,恐怕都沒辦法與他連線。

按道理說,他該對此事覺得可惜,但在珉太子掛掉電話以後,他卻對沈昌珉的事情上了心頭。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