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並未將他的手機停掉,只是輸入了自己的手機,溫柔地告訴他,在外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打電話給他。而他也無將珉太子的手機狠心地刪除,打算替這幾年來留下美好的紀念。

珉太子有了新歡一事,難過個幾天他也漸漸讓自己了然於心,心並非不痛,只是痛了久也容易覺得麻痺。他能體諒珉太子的選擇,畢竟問題源於他,若他能提起勇氣與珉太子見面,也許最後的場面也不會如此難堪。但他不後悔自己一直以來的堅持,他情願自己能在珉太子心中有個美好的假象,也不想因見面而破壞在彼此心中的形象。

當然能夠快速恢復平靜的生活,功勞最到大並不是他自己。沈昌珉雖然行程很神祕,但能感受的到,這陣子沈昌珉也為了陪伴他,撥出了許多時間常常待在家裡。除此之外,沈昌珉還解除了對他的許多限制,允許他去打工,也允許他回貧民窟的老家看看,對他已無任何懲罰性的約束,唯一沒有變的規定,就是不能進去沈昌珉的房間裡打掃。

不過沈昌珉的溫柔奉獻並不是不求回報的,從沈昌珉炙熱的眼神裡,他明白這是種期待,期待能夠等到他來接納這段新的感情,慢慢地放下對珉太子的眷戀。

沈昌珉也時常藉由行動來向他表達愛戀,不是趁著他在研發點心時進廚房來摟摟他,就是教他數學時會偷偷地摸他大腿。雖不能百分百確定這些舉動就是沈昌珉的求愛模式,可他的直覺總是準確,沈昌珉吃他豆腐並非不帶感情。

想起沈昌珉帶女人回來那次,女人說得那一翻話,他很難忽略沈昌珉對他的別有用心,可目前的他卻又未能馬上接受沈昌珉的感情,在他心中,珉太子的影子猶存,不容易讓誰來替代之。

沈昌珉好似也發現了他的心思,於是在他難為情的反應底下,也無再繼續調戲,可臉上卻是有些沒落地離開他的房間。他看著關上房門的背影,又覺不忍心,但腳步追不上去,最後仍是將心思擺在課業裡。

此次的情殤讓他如願地在期末考裡拿到了全校第一名,對此他是相當滿意,也因成果而找回了許多失落的心情。看見學校的榜單,他二話不說,就拿起手機撥給了沈昌珉,想告訴他這翻好消息。誰知沈昌珉接起電話以後,那聲音是讓他觸景生情,差點認錯了人。

『我有跟你說過……你的聲音跟珉太子很像嗎?』他站在校園的角落,有些感傷地說。

沈昌珉倒也沒有否認什麼,只是轉移了話題,『啊,是說今天我不想吃學校的菜尾,我想吃你做的麻油雞。』

聽見這話,他倒是放鬆了心情笑了起來,『好啊,就當作慶祝吧!今天我就來做幾道我的手路菜給你吃。』

沈昌珉好似明白他的心情好些了,也沒再多聊什麼,便掛了電話。

他是腳步輕快地回至教室裡,後續的課程他也心不在焉,就在紙上列出今晚的菜單,打算放學後順道去超商買食材。在他將所有菜尾打包送至貧民窟後,時間也不早了,他又在路上打電話給沈昌珉,要沈昌珉等等他,他超商逛完後就會回家煮飯了。

沈昌珉倒也沒閒著,知道他大包小包可能不方便,接到電話以後便自動地前去超商找人,遇上正在結帳的他,倆人也各自分擔部分食材,在黃昏的景色裡一同走回家。

這路上他倆雖沒聊上什麼,但這樣的氛圍卻很適合讓他道謝,他也無吝嗇,直接抬起大眼道:「這幾個月來,很謝謝你。」

沈昌珉對此並無任何太多感觸,似乎只在乎一件事情,「那麼,你考慮清楚了嗎?」

他先是愣了一會,後續卻沒了回答。沈昌珉也紳士地沒有繼續追問,只是開了家的大門,替他將食材放進廚房後,便也回到客廳裡繼續看電視。他有些尷尬地處理著流理臺上的東西,但心中想著沈昌珉的問話,他也覺得自己該給沈昌珉一個答案了。

珉太子的事情,確實在他身上烙下一道不淺的傷痕,即便是如此慘痛,但沒有任何一件事情能夠躲過時間的洗禮。沈昌珉的處心積慮是顯而易見,若他再視而不見,過份的便會是他自己。

要或不要總該給一個清楚的答案,這不僅是節省彼此時間,也是給予彼此一個交代。

在他擺上自己所做的滿漢全席時,他也順道走至沈昌珉的身旁,輕拍了一下沈昌珉的肩膀,「吃飯吧。」沈昌珉隨他進了廚房裡盛飯,他又低聲說:「我覺得,也許我們可以交往看看。」

沈昌珉的眼眸為之一亮,只見他也不太好意思地笑說:「如果不適合,那就再說吧!」

沈昌珉的大碗公難得沒第一時間盛飯,只管在他面前像個小孩一樣地開心地笑,似乎沒想到他的決定竟然會這麼快。

「我還在想,如果你一直決定不了,我就要找機會強姦你。」沈昌珉難得誠實地說。

他顫了一會,是覺得不太妥當,「這樣……不好吧?」

沈昌珉笑了兩聲,有些調皮地說:「當然是假的,頂多再去找女人。」

他聽得耳根都有些紅,但嘴小卻說:「你才高中而已,不要常去買春啊。而且你很奇怪……你說喜歡我,可是怎麼你嫖的對象是女人啊?」

沈昌珉是不覺如何,誠實地說:「我喜歡女人啊,只是我上心的對象,剛好是個帶把的。」

他低頭扒著飯,避過了尷尬氛圍以後,也有點氣勢地說:「你以後別再帶女人回來了,那樣不健康。」

沈昌珉則是趁勢追擊,「那我想做的時候,你應付我嗎?」

沈昌珉一副就是他不可能會答應的神情,卻未料,他這人也不喜歡被誰瞧不起,更沒有什麼事情是他做不來,「好啊!怕你嗎!」

當沈昌珉在他面前露出心底最純的壞心眼時,他才知道勝負慾這種東西,最不可取。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