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也就如他所料想一樣,沒再欽點他前來侍寢,而也據其他貴嬪所言,朴有天是好上了新來的皇后,任誰都恨得牙癢癢,可貴嬪也不忘拿他出氣,甚至嘲笑他一番,他不過是個被拋棄的性奴罷了。

他面無表情,心中亦無怒氣,只道:「諸位姐姐不也說過,男人不會珍惜已得手的東西,如今我被拋棄,是預料之中。」他離去之前,又道:「姐姐與其在這牢騷,不如想想怎麼讓朴有天欽點你們吧。」

他拂袖而去,便再也無與貴嬪再爭論什麼。這些日子他也沒打聽朴有天都做了些什麼,他只想趁著這段日子趕緊湊齊他的逃離用具,然而快馬加鞭地離開這裡。崔珉豪見他一人繁忙,故也自願幫忙,替他打理些城外之事。

「待您翻越這座高牆,朝西北方直行,您會見著一株松蘿,樹下便拴著您的馬匹。」

他看著崔珉豪的大眼,不禁嘆口氣來,「你其實不應該幫我,若我逃離未遂,你會被殺頭的。」

崔珉豪僅是笑笑,搖頭道:「您多慮了,不論您是成功抑或未遂,我這顆腦袋都不保,橫豎都是一死,倒不如盡我最後一份心力。」

「珉豪……還是,你與我同走?」

崔珉豪倏地睜了大眼,好似動心,「真的?」

「當然!」

身在如此身不由己的地方,有誰會想多待一日,甚至一輩子?

即便他認了自己對朴有天的感情,可那也不成他的阻礙,更是堅定他必須離開的決心。水火本就不相容,他是認清事實更是認清了他們的未來。

於是就在夜晚,他倆換上一身黑衣,將錨爪繫上繩來,用力拋過了城牆外,倆人便在使出渾身解數地順著城牆往上爬,過程是辛苦了點,但他們卻也期待著城牆以外的自由。待他倆攀上了牆垣,他是喘著氣回過頭來,朝了朴有天的大殿望去。

幽幽殘燭在夜裡顯得亮麗,不知朴有天現在是否與皇后纏綿著,或是心中依稀有他?他眨了眨眼來,不敢想,僅是轉過身去,便順著繩索躍至地面。

崔珉豪帶著他來至松蘿樹下,倆人便上了馬來,快馬加鞭地離開此地。

只可惜,路程並未跑多遠,他們身後便來了追兵。

崔珉豪回頭望去,便與那一身黑袍的男人對望,崔珉豪一見著那男人,便喊道:「是黑袍子!」

「黑袍子?」他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見崔珉豪又說:「是皇上的御用侍衛,人們俗稱為黑袍子或烏鴉!」

「我管他是什麼!」他是緊捉韁繩,頭也不回地只管往前。

「不行,倆人的重量使馬兒跑得不夠快!」只見崔珉豪是拿出方才攀牆用的錨爪與繩索來,喘著氣道:「我有辦法,您別管我,您只管往前!」

他還來不及明白究竟是什麼方法,崔珉豪便將錨爪往前方的樹枝上甩去,待馬匹的距離與樹枝相近時,崔珉豪竟吊起自己的身子來脫離馬身,然而抓準了時機跳上了黑袍子的馬匹,將男人的腰給摟的死緊。

「珉豪!」

「別管我!」

崔珉豪掙扎之時,也不忘拽著男人的腰身,就想將男人給拽下馬背。可男人的腰力甚大,不論崔珉豪怎麼掙扎都不影響男人駕馭馬匹。

男人早已看穿崔珉豪的伎倆,他只用一隻手就將腰際上的小手給捉起,然而一個用力,便將崔珉豪給拋下馬身,崔珉豪於地上翻滾了幾圈,神智都來不及清醒,便暈了過去。

朴有天有特別交代擒拿人兒時不可過於暴力,男人不比方才粗暴,便從身上拿出了飛鏢來,直接朝人兒的小腿處射去,人兒的視線漸漸迷糊,最終抵不過迷藥,人也暈了過去。不久,男人是追上了馬來,緊拉韁繩,便牽著馬兒朝宮廷的方向走。馬匹經過崔珉豪時,男人亦是將崔珉豪給帶上馬來,懷中就圈著那暈過的人兒,一路回宮廷。

醒過之際,他竟又回到了小木屋裡來。縱然他頭暈目眩,他也不忘率先喊崔珉豪的名字,只想確保崔珉豪的安全,不過這樣的舉動卻讓朴有天不甚滿意。

「你好似忘記朕對你的叮囑。」朴有天低聲說道。

「你──!」

他一股勁就想朝朴有天打去,誰知他的手腳竟被拴上了軟繩來,動彈不得。

「你好似也忘了,你逃離這裡的下場會是什麼。」朴有天又說。

「你放開我!你不是已有皇后了嗎!為什麼又要來招惹我?」

朴有天僅是摸著他的臉,笑道:「朕這陣子逼不得已冷落你而已,竟就讓你發這麼大的醋勁。」

「胡說!」

「那你又是為何那麼在乎朕疼誰?」

他扯著軟繩,小嘴只道:「放開我!」

「你覺得朕該給你怎樣的懲罰?是要先殺了你爹娘?還是妹妹小霞?」

「不、不可以!這不關他們事!」

朴有天只是笑了笑,「也對,確實不關他們的事。」只見他才鬆了口氣而已,朴有天又說:「那麼朕就殺了崔珉豪好了。」

「不──!」他聽了這話眼淚是不禁地掉了下來,朴有天沒有心疼,只道:「此事他也摻了一腳,殺他很合理吧?」

「不、不不不,我求求你,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都是我的……。」

「朕明白,你的帳朕也會一併算清的。」朴有天抹著他臉上的淚水,輕笑道:「既然你這麼捨不得他死,那麼朕就將他送給烏鴉們,他生得那麼好看,想必烏鴉們看了也垂涎三尺。」

「求求你……他只是個孩子!」

「他這年記可是正值可口之時。」

「朴有天!」

只見朴有天站起身子來,便將自己的口諭傳進外頭的掌事,「來人啊,將崔珉豪給送進黑袍子的軍營裡,隨軍侍奉。」

「不──你根本不是人!」

朴有天是緩緩轉過身看著他,低聲道:「朕會讓你知道,什麼叫沒人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