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之間,他們彼此只聽見從電腦裡傳出的碎吟聲,可明顯地,他倆誰也沒聽進去。一個已是滿臉通紅早已無地自容,另一個則是在聽了小神的狀況以後,徹底嚇傻了。

沈昌珉活到現在大概沒想過自己還會再遇上這麼純潔的人,會有反應是很自然的現象,但有了反應以後還會找人求救,這就不是什麼自然現象了。他愣了幾許,大掌一下就將筆電蓋上,淫蕩的聲音被斷了後續,只剩眼前這位小神的輕輕呼吸聲了。

崔珉豪似乎發現自己說了一句特讓自己難為情,也令人為難的話。這陣子他是讀了不少書,雖多部分不是什麼正經的,可他也從那堆書叢裡學到了些生活嘗試。有反應該如何解決?路有兩條,有伴侶找伴侶,沒伴侶就自己解決。他雖與沈昌珉已將心中的話給說明白了,可這不代表他們就已經是伴侶。才告白的第一天,就要強迫沈昌珉與他共枕,這不免是強人所難一點。

他的思緒在腦中的小宇宙打轉了一會,又自己說道:「你不需要勉強,我可以自己打手槍。」沈昌珉魂都還沒回過來,他又道:「等我們成為伴侶以後再做也沒關係的。」

他這話說得好似他相當強迫沈昌珉,不過就算事實不是如此,沈昌珉也對於他的收手感到認同。至少他提的方案跟沈昌珉正要提的相去不遠,那就是『打手槍』。既然崔珉豪敢這麼說,那麼他也篤定崔珉豪對於打手槍這樣的自瀆行為有一定的認識。

對於沈昌珉來說,他不是不願意與崔珉豪坦誠相見,而是再遇見崔珉豪之前,他是一位從未歪斜過的直男。就算對於同性之間的魚水之歡有過耳聞,可那並非代表他在任何的性愛上都相當拿手。對於崔珉豪的可愛求助他自是感到滿意,但他卻無法不將經驗列作考量,再如何喜歡或衝動,他要出手也必須是在做好準備的情況之下才有辦法。他怕自己做得不好,但他更怕惹疼了崔珉豪。縱然任何性取向的愛戀並無區別,可在性事上還是有所分別,不得不小心對待。

「我沒有勉強,只是我對男人沒有經驗,現在也不敢跟你做。」他輕聲地又說:「但我可以幫你。」

崔珉豪早已垂著頭想把自己埋進土裡了,卻見沈昌珉的拔刀相助,大眼也瞬間有神起來。只是他很疑惑,沈昌珉沒法跟他滾床單,又該怎麼幫他?

「你要怎麼幫?」他問。

「讓我摸你。」沈昌珉笑答。

「我自己摸就可以了呀。」

「幫你摸不是更好嗎?」

沈昌珉的熱氣都吹進了他的耳裡,只差沒灼傷他的耳道。他還不明白沈昌珉的邏輯時,就見筆電被從自己腿上拿開,換來的是沈昌珉大掌,精準地從他腿間的鼓脹物探去。他下意識地縮腿,卻未料沈昌珉又是吻上他的頸肩,大掌便是竄進他的褲頭裡來,慢慢地往下探去,然而握住他早已昂首佇立地分身。他才正想說些什麼,不料小嘴便被吻上,人就這麼被吻軟在床。

沈昌珉直接欺上他去,俐落地褪去了他身上礙手礙腳的褲子,便替他搓磨起來。他本是還有些反抗的手,卻也因沈昌珉的舉動而軟化,僅是鬆鬆地捉著沈昌珉的手腕,同與沈昌珉的手一起對自己的分身上上下下。

他想說的話早已忘了,滿腦只浮現耽美小說中的片段。這樣的事情雖然私密,但也因如此,這樣的事情才值得只存於彼此之間。

他所有舒服的神態是漸漸顯露,對於沈昌珉的吻也不再拒絕。

就算沈昌珉吻過巧兒,他也不怎麼心疼了。然而他也在這互動之間發現,原來人的第一慾望,就是自私。此時沈昌珉屬於他,過往如何已不重要,僅因他已得到自己最最想要。雖然他並不希望自己成為那樣的人,不過,暫時縱容一下自己,應該也不為過吧。

人類之所以容易貪戀,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就在他主動向沈昌珉索吻之時,他也明白了這樣的道理。




抱歉,久等囉:"))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