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將崔珉豪吻軟至沙發上,大掌甚至不規矩地想探入崔珉豪的衣內,對於崔珉豪是喝誰的酒,又是從哪兒取得那些耽美小說,他一點興趣也沒有,只管將人兒壓在沙發上,霸道地佔有人兒的雙腿間,便是一副準備侵犯身下之人的神態。

如此情急的他,還真是嚇壞了崔珉豪。崔珉豪雖是有些醉,可防禦能力不至於被酒精影響,就在沈昌珉放過他的唇瓣,大掌正準備探進他的衣裳時,他竟將拿在手中的小說狠敲了沈昌珉的腦袋一記。

沈昌珉僅是輕撇過頭來,他倆皆是微微地喘著氣,而後彼此的眼又是相互對上,崔珉豪是率先阻止這場鬧劇,低聲道:「你不追上去說清楚行嗎?她誤會我們了。」

沈昌珉聽見這話,已是無力地軟癱在他身上,用自己的重量將他給壓在沙發上,輕聲說:「不是誤會,是事實。」

崔珉豪也無再將他推開,手中的耽美小說便是掉落在地,然而騰出空閒的雙手,便是壓在自己的大眼上,抑制不住情緒地哭了起來。躺在他胸膛的沈昌珉,聽見他的哽咽,便是撐起身子來看著他哭泣的模樣。

崔珉豪先前一直告訴他,神不可能有情緒,也不會有感情,所以他們之間是不可能的。可如今他去見著崔珉豪那熱騰騰的眼淚,他並不心疼,只慶幸自己有這般本事將小神給弄哭。

他輕輕地挪開了崔珉豪的手,垂了眼看著那雙哭紅的大眼,是多麼地漂亮。他不禁地在崔珉豪面前笑了起來,輕聲道:「到此為止吧,你就承認你喜歡我。」

崔珉豪坐起身來,大大地喘了口氣,好一會便問:「那巧兒呢?你不是喜歡她嗎?」

他同是坐上沙發來,並順道撿起掉落在地上的耽美小說,看了一會便說:「那是因為我沒得選擇,所以必須喜歡她。」

崔珉豪又犯了傻,不明白地問:「為什麼說你沒得選擇?」

沈昌珉沒猶豫地轉頭看著他說:「你不讓我愛你。」

聽了這話來,他又不自覺地想掉眼淚了。沈昌珉只能嘆口氣,也拿過客桌上沒喝完的啤酒,一口飲下。他知道自己這麼做肯定為難崔珉豪,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為何崔珉豪不能夠選擇他,而他也必須放棄這般執著另覓他人。只可惜他們的心意都已明朗,崔珉豪對他並非沒有感情,且他也無法想像再也看不見顏色的痛楚。

也許崔珉豪說得不錯,他會喜歡上他,不是因為外表或個性,而係因他身上的顏色。可就算如此,他也想保證自己絕對能愛上崔珉豪的全部。喜歡一個人不也從喜歡一個人的優點開始嗎?而後才漸漸地了解對方、慢慢地接納對方的所有。

他不曉得崔珉豪怎麼想,但他倒是想就此結束彼此的不成熟,就算崔珉豪終究得離開,他也想自私地與崔珉豪談場感情,至少自己的感情能留下崔珉豪的痕跡。

他看著崔珉豪冷靜思考的臉龐,也已懶的理解崔珉豪的想法,便是直接說道:「我不管你覺得怎樣,反正我喜歡你,從今以後我也不會再安排相親,還有……」他將手中的小說丟上了課桌,認真地說:「不管你是神或人的形態,我很有可能會對你出手。」

崔珉豪的神情感覺就是有聽沒有懂,但他卻懶的巨細靡遺地解釋,回房以前只說道:「巧兒的事情不要太自責,那是她的問題,不是你的錯。」

正當他轉身之際,崔珉豪竟是站起身來叫住了他,「昌珉。」

「幹嘛?」

「其實……我很開心你跟她分手了……。」他欲言又止,又愣了幾會道:「我也喜歡你……。」 

他看著那張難為情又滿臉通紅的臉蛋,二話不說便是將眼前的小神給拉進自己的房間,然而將人兒給壓上床來,壞笑問:「我看你滿喜歡看耽美系列的小說……你知道我們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嗎?」

按照這些日子在沈昌珉書店裡看的那些小說,他自然明白沈昌珉所指的是什麼。

「做愛嗎?」他直言道。

沈昌珉的神情略感驚訝,可又不禁笑出聲來,「你當神好歹也兩三百年了,有偷看過嗎?」

「沒有……神才不會看那種東西……。」他紅著臉說。

「但你看了小說啊,剛剛那本還十八禁的呢。」沈昌珉在他耳邊輕聲地說。

他沒有說話,且他也不敢說,其實他也嘗試幻想過自己與沈昌珉發生類似的小說情節,文字的表述總是讓人覺得很舒服,可實際究竟是如何,他不得而知。

只見沈昌珉又朝他吻上,這次的吻比方才的溫柔許多,他也不禁閉上眼來享受,雙手還掐上了沈昌珉的肩膀。本以為沈昌珉大概就此將他給扒光,可未料,沈昌珉考量得比他還多一些,為了不讓他太過於害怕,沈昌珉便提議道:「今天先看片好了。」

他其實聽不太明白沈昌珉說的話,直到沈昌珉拿出電腦來,輕鬆地在自己電腦裡找出檔案,然而按下播放鍵,將電腦轉交給他,讓他好好地端著,他這時才會意過來。

「不過這是男女的,我明天再下載男男的。」沈昌珉輕鬆地說。

他沒有說話,僅是乖乖地扶著放在自己腿上的筆電,與沈昌珉一同欣賞愛情動作片。

「原來是這種顏色……。」沈昌珉竟是在他耳邊低估了幾聲。

他看得臉上都有些發燙,且腿間的東西亦有了變化。這是他第一次有如此感覺,看小說還不至於讓他有如此反應,但這次的感覺太過強烈,他竟是撇過頭來,眼神尋求沈昌珉的協助。

「昌珉……我那裡好像……」







純潔的小神……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