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今日上班上的挺愉快的,一早他替自己泡了杯咖啡,人又走到了沈昌珉身邊,笑眼瞇瞇邊喝著熱咖啡看著沈昌珉。

「你是怎樣,中邪喔?」沈昌珉不屑的說:「也不會幫我泡一杯。」

「你又沒說你要喝。」朴有天似乎習慣沈昌珉的毒牙,對於沈昌珉那鄙視的眼神更是視而不見。

朴有天端著熱咖啡,屁股靠著沈昌珉的辦公桌,「我沒買玫瑰四物飲給俊秀。」

沈昌珉一聽見這話,曉得朴有天似乎已不是被埋在井底的青蛙,他明白金俊秀其中的奧妙了。

「那你拿什麼給他吃?」沈昌珉整理著資料,邊看邊問。

「我的血啊。」朴有天笑說,「這樣比較快。」

沈昌珉抬眼看著朴有天,看著那脖子:「怎沒見傷口?」

「被俊秀舔好了。」

「這什麼噁心的說法啊!」

「就真的被舔了就好了。」

「你們是做了啥見不得人的事啊?」沈昌珉瞪的眼睛都抽蓄了起來,他還真不敢想像為什麼金俊秀會舔朴有天的頸子呢。

朴有天聽見沈昌珉這麼問,他竟臉也不紅的自鳴得意起來,「嘿嘿,不可以說。」

沈昌珉白了一眼,他也不想知道。

「原來你真的是陰陽師啊。」朴有天突然的說,沈昌珉竟然也能查覺金俊秀的不同,讓他有些的訝異。

沈昌珉心不在焉的回:「天生的,不是我願意。」

朴有天也點點頭,沒說什麼。

「不過……你怎麼還是人啊?」沈昌珉鼻子嗅了幾下,朴有天仍是人的味道啊。

「對耶,照理說我應該變成吸血鬼喔?」朴有天摸著自己的脖子,說的輕鬆,講的自己這條命給金俊秀也無妨一樣。

沈昌珉想了一下,「大概是因為俊秀是混血兒吧。」

於是這兩人便擱了工作,討論起金俊秀的事情來。朴有天這時也才明白,為何當初金俊秀會哭著說自己沒有人愛了,一來自己跟別人大不相同,不會喝血,二來就是除了修繕他沒什麼特殊的能力了。他將自己覺得神奇的事情都告訴了沈昌珉,好比說自己的天花板金俊秀花了一天就修完,而那架被拋棄已久的鋼琴金俊秀也在一夕間修理好了。雖說當初他沒問為什麼,可這些仍是掛於心頭,直到他曉得金俊秀是吸血鬼為止,所有的事情才說得通。

沈昌珉也坐在椅子上思考了起來,難道金俊秀就真的只會修繕?沒這麼慘吧。

「不如下次我們約出來玩吧。」沈昌珉突然的說。

朴有天挑了一下眉,內心存疑,「你該不會想追俊秀吧?我在這裡告訴你,不可能。」

沈昌珉聽了這話臉就綠了,他狠瞪了朴有天一眼,「你他媽的自己喜歡俊秀扯我做什麼!」

人說起話還是不能沒有髒話,這樣一來也能順利的探究一個人的心底就竟是想些什麼了。肯定是說了他不喜歡的事情才會罵髒話嘛。

朴有天奸笑了一聲,「有你這句話就夠了,那麼就約個日子出來玩吧。」



選日還不如撞日,朴有天在某假日覺得天氣還不錯時打了電話給沈昌珉。當然他事先已得到了金俊秀的同意。

這日的天氣金俊秀認為可以在外待的久,自己皮膚能撐到一個小時以上才會開始泛桃紅色,於是則在今日答應與朴有天一同外出逛街。不過當他聽見沈昌珉也要參一腳,他內心還是有些的不安。雖說沈昌珉告訴過自己不會傷害他,可對於沈昌珉這樣能感覺到他是吸血鬼的人,往往都會獵殺吸血鬼。縱然沈昌珉都西裝筆挺,他還是不能抑制自己對於他的恐懼。

想起那些死於血獵的吸血鬼們的慘狀,讓他心底不禁打了寒顫。可想想,既然朴有天也會去,其實自己也沒什麼必要擔心。

也不曉得為何能如此心安,就只是覺得他在,事情也許就不會變得複雜。然而朴有天開著車,載著他來到了熱鬧的市區,選了個位置將車給停下。朴有天帶著他來到與沈昌珉約好的地點,還刻意找了有屋簷的地方,讓他免照到陽光。

沈昌珉沒多久也就出現在他兩眼前,戴著一頂鴨舌帽,帥氣的走來。

「不好意思啊,車位難找啊。」沈昌珉笑說。

「等等你請客就好。」朴有天調侃的回。

然而他拉著金俊秀,三人就這麼在街道上逛著。他們三個大男人其實沒什麼特別想逛的東西,只是走馬看花而已。這次行程沈昌珉只是想觀察與金俊秀在一起,是否會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好讓他斷定金俊秀有無別的能力的存在。

他明白這樣的機會少之又少,不過機會還是會留給已做好準備的人。金俊秀有時受不了太陽的照射,他們倆則會停下找著陰涼的地方讓金俊秀休息。

「太陽越來越大了……。」金俊秀皺著眉說。

方才朴有天還買了豆花給他,讓他補充補充血量,但時間越正值中午,金俊秀的體力就會減損一點。

沈昌珉將自己的鴨舌帽拿下,然而戴上金俊秀的頭說:「遮一下吧。」

朴有天則在一旁,看著蔚藍的天空,「太陽真的越來越大顆了。」

還以為今日會是陰天呢,怎麼就這麼巧偏偏是個光合日立好天氣呢。金俊秀戴著沈昌珉的鴨舌帽,手裡吃了一口豆花,看著前方十字路口人潮。

因為肚子也不餓,他似乎也聞慣了人的味道。那鳳眼就看著眼前的日光下忙碌的人們,突然心生一陣惋惜。也許沒有他們這樣的種族會比較好一點,殺了無辜的人類,他懂失去的痛。可偏偏自己體內卻也流著那樣不恥的血液。倘若自己能有更特別的能力,也許他能保護他想保護的人。

當他們決定又要繼續逛時,這時紅燈讓他停下了腳步。他們一行人等著紅燈秒數倒數,這時他卻看見了自己身旁的一個小朋友,他開心的打著手上的皮球,看看也就罷了,他直視著前方,沒多予理會。

可看著眼前的馬路,突然滾出了方才的皮球……

「……喂!」朴有天突然的大喊。

剛才那站在自己身邊的孩子衝進了正在綠燈行駛的馬路上,朝著那皮球跑去。朴有天睜大了眼,也跑上了馬路。那車輛眾多快速行駛著,他手急腳快的將那孩子推了出去,轉眼便是迎接而來的車輛。

「小勝!」

「有天!」

「朴有天!」

孩子的媽媽幾乎是嘶吼的喊。

而金俊秀手上的豆花被眼前這情景嚇的拿不住,一旁的沈昌珉也被這情況嚇著了。那迎面而來的車,來不及煞,朴有天當下明白,也許這是真的死定也說不定。他本能的閉上眼,雙手像是防衛一樣舉了起來。

可當他再睜開眼時,車子便死死的停在他面前。金俊秀趕緊跑出了馬路,看著朴有天,可又沒幾響,另一輛車子又衝了過來,那撿皮球的孩子還站在馬路上!

「不要!」金俊秀閉上眼抱上自己的頭,似乎始盡所有力氣一樣,用力的喊了這一聲。

尖銳如海豚音的高分貝的音量充斥在這十字路口。當他們回過神後,這十字路口上的車輛不論是紅燈或路燈,全部的車都定格,沒有一輛能破例的行使。

沈昌珉也朝他們跑過來,他看著朴有天,「你沒事吧?」又看了一眼金俊秀。

金俊秀則跑向前將孩子抱了起來,那孩子因被朴有天推倒,膝蓋因摔倒而擦傷,緊緊抱著金俊秀哭著。

「媽……媽媽……!」

除了這哭聲,爾後傳來的卻是每位駕駛著的怒罵。

「怎麼車子開不了啊!」

盡數的車子像是被控制一樣,沒有一輛能走動。

金俊秀抱著孩子慢慢走回人行道上,沈昌珉與朴有天則跟在後頭,看著金俊秀的手摸著那孩子膝蓋上的傷口,他在孩子耳邊輕輕的說:「不痛不痛。」

沒幾下,他放下了孩子,孩子則像是沒發生什麼事情一樣,腳也不拐的就跑回了媽媽身邊。金俊秀看著馬路上沒有人後,車子自然的開始行駛了起來。

沈昌珉看著這一切,心裡難以置信。朴有天則看著金俊秀的瞳孔,他的瞳孔又漸漸的由紅轉回咖啡色。

「俊秀……。」朴有天輕聲的喊了他的名字。

金俊秀嘴上喘著氣,看著朴有天,「別再這樣了,會死的。」他眼裡似乎有淚水,皺著眉說。

沈昌珉沒理會他們兩個,一個人靜靜的從頭到尾又重新想了一次方才發生的事情。

「俊秀。」沈昌珉轉過身子,看著那似乎有些疲憊的金俊秀,「我知道你的能力了。」

一天就修好天花板,兩天將鋼琴重新組裝。讓煞不住的車及時停了下來,然而控制了這十字路上所有車輛的行使,最後將孩子的傷給醫治。

金俊秀與朴有天兩人看著沈昌珉,眼裡似乎不能明白。

沈昌珉臉上則是笑了起來,「想像力,就是你的超能力。」


────未完────

最後一句出自奶油獅的廣告……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