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有活幹以後,他的身體也跟著暖和起來了,且進到菜市場裡,不論是自己的攤位還是別人攤位,四處都有人起灶,周圍自是溫暖不少。

崔珉豪也沒閒著,一進場就是開始忙著擺攤,忙著煮熟食。頭一天他倒不是那麼熟練,可現在他也做了五天了,崔珉豪也漸漸地將擺攤及包飯盒的工作交給他,自己便是認真準備熟食的部分。

沒想到早晨才畏寒的他,現在他已滿身大汗,就連崔珉豪也不例外,甚至汗流得比他更多。怪不得崔珉豪脖子上總掛條毛巾,方便擦拭,也避免汗珠飛進食物裡。

「有比較暖和了吧?」崔珉豪將煮好的料理擺上攤販後,關心地問著他。

被這麼一問他是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明明歲數大的他應當照顧崔珉豪的,沒想到自己卻是被崔珉豪照顧著的那位。

「都出汗了。」他笑道。

崔珉豪喝了口水,也道:「明天就可以睡晚一點,因為是擺下午的黃昏市場。」

沈昌珉聽見這話是差點痛哭流涕,美好的假日雖然要工作,不過聽見能睡晚一點不免還是感動萬千。說來說去他就是佩服崔珉豪的毅力,這種辛苦的日子能過這麼多年,甚至長大以後還決定將這活接下來,怎麼想是怎麼不容易。

他也在空暇時間與崔珉豪打屁聊天,也講自己佩服崔珉豪的事情一並在當事人面前說了出來,崔珉豪聽了理當開心,可也謙虛地回道,未來沈昌珉的工作肯定會比擺攤辛苦,醫生的輪班也可以說是苦勞榜榜上有名的。

其實崔珉豪也向他坦承,攤販這種生活也可以選擇輕鬆一點的,但為了讓家庭經濟能寬鬆一點,崔珉豪才選擇早上擺攤、下午也擺攤這種逼死人的行程。

崔珉豪也說了,等到自己的哥哥們都成功當上了醫生,他與母親的日子就不會這麼繁忙了,早上擺攤到中午即可結束,別的日子再下午擺攤就好。聽起來這樣的生活就愜意許多了,只是相對的,他們收入大概也會大幅減少。

「雖然錢會少賺,不過夠用就好啦。」崔珉豪開朗地說。

沈昌珉看著崔珉豪那堅強的笑容,霎時間還真想將眼前的人兒給熊抱一翻。怎麼崔珉豪總是可以讓他如此情緒激昂啊!

「我如果開始工作了,三分之一的錢也給你管。」沈昌珉莫名地說。

崔珉豪笑翻,「幹嘛啊,不需要啦。」

「因為我是你哥。」他說。

這曾是崔珉正告訴他的計畫,就如崔珉正說的,崔珉豪大概不會同意,但至少還可以讓崔媽媽留著養老啊。

殊不知崔珉豪根本不將他的話當作一回事,只道:「要留給你的父母啦,以表示養育之恩。」

他的父母?與其給他們,他倒不如自己存起來呢。那兩老大概是他這輩子最不需要操心的人了,他別回去伸手拿錢對他的父母來說就是大恩大德了。多少像他這樣的富二代,長大不是敗金就是敗類,而他啥也不敗,就只敗在崔珉豪的手藝上而已。

「他們比我有錢的。」沈昌珉一點也不操心地說。

待他倆偷閒完了,另一批遊客便又湧入,他倆也沒閒暇的時間再多聊了。

客人是來來往往,但另沈昌珉最沒想到的,竟是醫學系的系花也前來此地觀光。

「嘿!昌珉,原來你在這裡。」一道女聲從眾人之中傳了過來,沒幾秒他便看見了那面孔。

大冷天裡穿著依舊很時尚,就連一旁的崔珉豪也看得有些出神,原來這就是大都市裡出生的女孩子呀?

「聽珉正說你在這裡打工,而且還是美食雜誌經常介紹的菜市場,所以這次寒假我想說就跟朋友過來逛一下,來看看你。」

這個女生相當地開放啊,崔珉豪從女孩的字裡行間想了一會,便在沈昌珉耳邊問:「他是系花?」

沈昌珉也默默地點頭,「嗯。」

看沈昌珉一點也沒想應付女孩的意思,崔珉豪自是替自己的熟食作介紹,可當崔珉豪走近女孩們時,系花的表情最明顯,似乎就是嫌崔珉豪的汗味過重,至於其他陪同前來的女孩,不知是被崔珉豪的面容吸引還是如何,各個竟是有意無意地想朝崔珉豪靠近。

沈昌珉從頭到尾都沒說什麼,就像個不稱職的員工,沒打算插手。但他的眼神卻是緊盯系花不放,心中不解,為什麼要對崔珉豪露出那種厭惡的臉?好像覺得他家珉豪很臭一樣?

沈昌珉蹙了眉頭,沒想到系花是繞過了崔珉豪直接走進攤販裡找沈昌珉,似乎就想沈昌珉為他介紹。眼看崔珉豪都已收服少女心賣出幾盒熟食了,沈昌珉就是一動也沒動,什麼推銷的話也沒說。

只見系花嫌攤販內過熱,直接拉著沈昌珉的手臂走上街道,嬌嗲地說:「你在這裡工作很辛苦呢!這麼熱,夏天怎麼辦啊。」

沈昌珉垂頭看著她,輕聲問:「你不覺得我很臭嗎?」

「你嗎?」系花還真湊近沈昌珉聞了一下,笑道:「你哪會臭,他比較臭吧!」系花美麗的指尖竟是指向著崔珉豪的背影。

沈昌珉沒說話,系花以為自己的話讓沈昌珉心安了,於是又羞赧地說:「沒人會覺得自己喜歡的人很臭啊,怎麼聞都會是香的。」

沈昌珉看不出在想些什麼,只是安安靜靜地看著崔珉豪的背影。

待系花的朋友都已打包完成,沈昌珉才隨便問道:「你有想要買什麼?」

系花似乎很開心沈昌珉的注意力終於上線了,便踮著腳尖在沈昌珉的耳邊道:「沒有想買什麼,只是來看看你。」

這幕剛好讓走回攤販裡的崔珉豪瞧見,崔珉豪是撇開了視線,裝忙地整理自己的攤販。

沈昌珉也不知自己該如何接話,為了不傷和氣,也不願讓崔珉豪見著自己的真面目,他僅是輕聲地對女孩說:「那沒事的話,就隨便逛逛吧,這個菜市場很多可以逛。」

女孩似乎還感受不到沈昌珉的不悅,更是說道:「不就是個菜市場嗎,要不是你在這,我才不會想來。」

眼前又有其他歐巴桑前來跟崔珉豪買熟食了,見著崔珉豪臉上那開心的笑容,看來這群客戶應該是老主顧才是。

沈昌珉就看在崔珉豪那可愛的笑容底下,還是決定不將自己的本性露出來,只是客氣地挪開自己的手臂,然而道:「那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去忙了。」

他也沒管系花的意願,逕自走回攤販內,替那些老主顧打包。

「昌珉,那我走了哦!」

女孩揮著手,沈昌珉依然沉默以對。看來沈昌珉對於女孩的殷勤已有了回覆,就連一旁的崔珉豪也看得出來,沈昌珉相當不喜歡那個女孩。

「你好像……很不喜歡她喔?」崔珉豪小聲地問。

「嗯。」

「好險我哥沒追到她,不然她看起來應該會把我哥壓著打。」崔珉豪開玩笑地說。

沈昌珉的臉色依舊沉重,崔珉豪也不敢再往下說去,僅是將剛賣掉的飯盒又重新多裝幾份新的擺在最前頭,然而又回至沈昌珉的身邊。

「要不要吃點東西?」崔珉豪可愛地問。

一聽見崔珉豪這麼問,沈昌珉臉上居然有了笑容。

崔珉豪也沒等他的回答,便是走出攤販拿了一個新的飯盒,面對著站在裡邊的他,笑問:「你想吃什麼啊?」

「都吃。」

「那我隨便夾啦。」

只見崔珉豪大方地夾了一大堆,還拿了一雙竹筷給他,甚至替他搬好了板凳,笑說:「唉唷我的老祖宗,快點吃一吃,心情好起來!」

沈昌珉也笑了起來,拿了飯盒就是開吃。

崔珉豪也拿了板凳坐下,拳頭輕輕地敲著自己的大腿及膝蓋,貌似也是站累了。

他在一旁瞧見,也沒顧著自己吃,就將手中的飯盒放一邊,挪了挪椅子,伸手就替崔珉豪按摩大腿。崔珉豪嚇了一跳,下意識便捉住了他的手來,微笑道:「我不需要按摩啦!」

「不是腿痠嗎?」

「我自己敲一下就好啦。」

於是沈昌珉就照著他的話做,在人家的腿上敲敲打打。敲夠了,還端著自己的飯盒,順道餵了崔珉豪幾口。

剛好來這交換食物的婆婆媽媽見著了自是虧了幾下,說他倆哥們感情好,哥哥還會照顧弟弟呢!這話聽得崔珉豪臉上都有些微醺,臉上不禁露出像個小媳婦般的笑容。

而那張笑容,沈昌珉是悄悄地收進了自己的眼裡。

收攤以後,崔珉豪與沈昌珉皆是坐上了貨車,倆人的味道便混在空氣當中。沈昌珉莫名地心血來潮,湊近崔珉豪的身邊,嗅著人家的氣味。

「幹嘛,臭轟轟的還聞。」崔珉豪不避諱地說。

「沒什麼味道。」沈昌珉不以為然地說。

「你可能鼻塞啦。」

「沒有。」

他突然想起系花在他耳邊說的話。

難道,真的只有喜歡對方,才會覺得對方的味道不管怎麼聞都是香的嗎?

那崔珉豪之於他,這股氣味又該怎麼解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