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珉豪是滿懷欣喜的前來見沈昌珉,他並未提前列清單給予沈昌珉,而是打算來找沈昌珉後,再一同去超市購買他所需要的蛋糕材料。

 

沈昌珉已在車站等他,他這回也特別搭了早班車,來至沈昌珉這裡剛好快中午,沈昌珉先是帶著他去吃中餐,後是去附近的超市購買材料。

 

這一切感覺起來是多麼美好,崔珉豪並未料到,連自己的二哥最後也會同意他們的感情,甚至是前來跟他們道歉。然而沈昌珉並未告訴他系花所做的事情,反正這一切都已經過了,他也懶得再提這陣子在學校內掀起的風雨。

 

可這風雨的尾巴似乎沒打算放過崔珉豪,就在他倆開心地拎著食材回租屋處時,一名身型挑高且有氣質的女性是站在門外,沈昌珉一見那人,臉色竟是有些驚恐。

 

「媽?你來這裡做什麼?」

 

媽媽?崔珉豪意外地睜大眼看著眼前的女人,女人也優雅地看向他來,微笑道:「來找你啊。哦,這位就是你交往的對象嗎?」

 

崔珉豪看了沈昌珉一眼,竟也不避諱地點頭道:「是的。」

 

沈昌珉是被崔珉豪萌了一臉,但他目前必須清醒,他篤定今日自己母親的前來,肯定是為了之前系花打的小報告而來的。畢竟他的短訊沒有給沈母一個明確的回應,沈母若想確定,勢必得跑一趟他這裡。

 

「進來吧。」他率先開了門說道。

 

沈母一進房來,便是碎念了幾句,「讓你租大一點的房子你不願意,住這麼小的空間能舒服嗎?」

 

崔珉豪聽見這話是傻眼,沈昌珉住的地方可比他家大多了,他家還擠了四個人,沈昌珉自己一個人有了小廚房與小客廳,這樣還算小嗎?

 

「你來有什麼事情?」沈昌珉是直接切入主題,似乎不想讓沈母在這丟人現眼。

 

「才剛來就急著趕我走?」沈母也不甘示弱,便看向崔珉豪,玩笑地說:「我兒子這樣臭脾氣,你怎麼會看上他呢?」

 

「媽!」

 

不得不說,崔珉豪真覺得沈昌珉的母親長得非常標緻,這讓他想起幾年前沈昌珉扮女裝時的模樣。但現在好像不是回想這些的時候,他也看向沈母,傻笑說:「有緣吧!」

 

沈母聽見這話僅是輕笑一聲,聲音也嚴肅起來地說:「若是看上我們家的錢財也無所謂,我不知道今天來會遇見你,不過這樣也好,有些事情總得先說在前頭。」

 

崔珉豪皺了一下眉頭,他不能夠完全會意沈母的意思,為什麼會說他是看上他家的錢財呢?但沈母貌似也不追究他們交往的原因,便說道:「對於昌珉,我們已經選好了他的婚配之人,不過這沒關係,昌珉就算結了婚,他想繼續養你也沒問題。」

 

這話聽上去怎覺得有點不對勁呢?跟他以外的人結婚,還允許沈昌珉養他?

 

他才正想提問而已,沈昌珉便是臉色難看地說:「什麼時候的事情?我為什麼不知道?」

 

「你是說婚配嗎?」沈母挑了眉,笑道:「距離你考醫師執照的日子也不遠了,我們這裡總得要先準備。」

 

「我沒答應要配合你們那些無聊的商業遊戲,若你們執意要我娶他以外的人,婚禮你們自己辦,我不會出席。」沈昌珉不客氣地說。

 

沈母好似早料到沈昌珉會是這個反應,於是轉向崔珉豪曉以大義,「我的兒子不能理解,但你可以吧?珉豪。」

 

人兒站在原地無言以對,只見沈母又道:「這關乎我們世家的名聲,珉豪,你就勸勸他吧?我沒阻止你們一起,但昌珉終究要娶對人,家族事業才有辦法延續。」

 

崔珉豪是一臉矇逼,他轉頭看了一眼沈昌珉,雖他有些聽不明白沈母的意思,不過從話裡面他也猜的到一二,沈昌珉的家庭背景肯定是什麼權貴之類的,而且權貴普遍來說生活圈都相當亂,就如同沈母說了,即便有了元配,沈昌珉還是被允許私下與他通姦。

 

且今天沈母的前來,彷彿也不是來徵求沈昌珉的同意,更多像是告知,好讓他們有所心理準備。

 

「那我不考醫師執照總可以吧?」沈昌珉沉默了半響,便說出令人震驚的話語來。

 

未料沈母翻臉像翻書一樣,語氣加重地說:「你敢?我要是凍結你的帳戶,你也沒辦法在外過日子,也別想跟這個小帥哥在這裡快活了。」

 

崔珉豪難得聽懂了這句話,便是插嘴道:「他可以跟我一起擺攤啊,這不是問題。」

 

沈昌珉聽見這話,眼睛都亮了起來,看來他家人兒並沒有沈母一番言論給震懾,居然還想養他!

 

沈母是看著天真的崔珉豪,搖頭道:「你們現在因為還在熱戀期,所以看不清事情的嚴重性,不過沒關係,你們遲早會知道的。」

 

沈母臨走前又看了他倆一眼,「我希望你們小心處理這件事情,你爺爺他們可沒這麼好講話。」

 

待門被關上,崔珉豪是鬆懈了下來,一屁股坐上了客廳的沙發,那雙大眼是無措地望著沈昌珉,問道:「你家是幹什麼的?是不是權貴之類的啊?」

 

沈昌珉也嘆了口氣,無奈說道:「也沒有很權貴吧?歷代就是醫生跟藥商的結盟,我們家族靠這個賺了很多錢。」

 

「藥商?那很暴利耶。」崔珉豪睜大眼說。

 

「嗯,他們藥商研發新藥,我們醫生實驗研究,如果可以,就是發表給國家,透過地區醫療系統販賣藥物給病人。」沈昌珉是停頓了一下,便又說:「不過也是賺不少黑心錢,具體我也不想了解。」

 

崔珉豪點了點頭,也不怎麼關心那些勾當,只說:「我覺得你不能放棄考醫師執照。」

 

沈昌珉不解,人兒還是第一次不支持他的意見,竟想與他唱反調?

 

「幹嘛,你要看我娶別人嗎?」

 

「沒有啊,你娶別人,你怎麼跟我媽還有我哥交代?」崔珉豪笑眼瞇瞇地說:「你要去當醫生啊,我還得靠你養呢,反正你都成年了,你不同意娶藥商的女兒,他們也不能逼你結婚啦!」

 

這翻話是甜到沈昌珉的心坎裡了,尤其是崔珉豪說出想靠他養,那他怎麼樣也不能放棄考照的機會。崔珉豪的腦子倒是比他還清楚,即便家族已幫他安排好婚配,可只要他不同意,那麼誰說的婚配也就沒有所謂的法律效力了。

 

他是開心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大爺地說:「坐上來!」

 

崔珉豪沒跟他瞎胡鬧,僅是拿起放在地上的食材,笑說:「我要來做蛋糕啦。」

 

沈昌珉自討沒趣,但見崔珉豪心繫於甜點,他也不敢裝幼稚地去打擾,只能期待晚上看崔珉豪能否讓他得逞一回。

 

他看著崔珉豪在廚房內忙碌的背影,似乎也沒想幫忙的意思,一人躺在床上不久後便睡了過去。待他再次醒過時,崔珉豪已經將烤好的蛋糕從烤箱裡端出來,他懶洋洋地在床上翻了身,雙眼緩緩地眨著眼簾,看著他家人兒興奮的背影。

 

崔珉豪是將蛋糕從模具裡拿了出來,照著他在網路上所學的步驟替蛋糕散熱,才開始在蛋糕上開始他的奶油作畫。沈昌珉睜開眼沒幾會,竟又是進入了夢鄉,直到再次清醒時,崔珉豪已將成品放在桌上,也正好準備叫醒他來品嚐。

 

「嘿,你醒啦,先來吃我的蛋糕看看。」

 

沈昌珉似乎還未完全腦醒,僅是起身喝口水,洗把臉後,才步履蹣跚地走來客廳,然而坐上沙發。他垂眼眼前這精緻的甜點,說真的,他很難相信崔珉豪是最近才開始接觸西洋甜點,這手工實在是沒話說,難道這就是所謂天賦嗎?

 

他小心心翼翼地破壞了崔珉豪畫的可愛小動物,叉子一叉就將那可愛的圖案毀於殆盡。當蛋糕被剖開後,裡面的餡料一層是芋泥一層是布丁,雖是相當普遍的搭配,但那些餡料一旦入了嘴,手藝的高低馬上見分曉。

 

沈昌珉幾乎是一口一塊,評論都還來不及給,他已經自動要切第三塊下肚。

 

「你別一直吃呀,給我一點意見!」崔珉豪阻止了他的動作,趕忙地道。

 

他嘴中的咀嚼沒停,待他將蛋糕吞下肚時,便說:「這個一定會大賣,第一你的餡料新鮮,糖的比例又調的好,第二外面這層奶油,也是香甜而不膩,很多奶油吃多了會讓人反胃,但你的不會。」

 

雖說從沈昌珉對於蛋糕的愛不釋手來看,崔珉豪早該料到他的蛋糕肯定會取得高評價,但其實他也喜歡從沈昌珉嘴裡聽到一些好話,這些話不論是假的還是真的,至少聽在他耳內,就會讓他有動力持續下去。

 

「別吃太多啊,我們還要吃晚餐的。」他逕自的將剩餘的蛋糕冰入冰箱,只見沈昌珉意猶未盡,是連空盤上的奶油吃的一乾二淨,他又問道:「你今晚想吃什麼嗎?」

 

沈昌珉將盤子放入了水槽,發現流理臺上還有些做蛋糕剩下的奶油,腦中突然有了一些相當情色的想法,竟也心懷不軌地回應崔珉豪,「吃你。」

 

崔珉豪正想反駁他而已,沒想到就這麼被男人給壓上了床。

 

「你說真的?現在才五點鐘,你就──」

 

「先做完再說。」

 

「欸,不可以啦──唔!」

 

於是沈昌珉相當節省的將剩下的奶油全用來點綴他家人兒了,一滴也不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ulma00
  • 珉豪簡單的心思真可愛!我對二人的將來有信心!💪🏻

    謝謝秀媽的更文,辛苦您了!
  • 珉豪就是這樣
    他堅持的事情 不管如何 他會不停堅持下去XD

    其實也不辛苦啦!最近有些小靈感!

    秀媽 於 2018/05/27 21: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