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來,朴有天該長都長了,不該長的也長了。然而金俊秀眼看年紀也快三十,可他那張臉卻是一點也沒變,反倒是讓朴有天越看越滿意。

他倆也脫離了所謂的新婚夫婦時期,但也還稱不上老夫老妻。只不過他們的相處模式很令人訝異。年紀輕輕的他們,也沒聽說有爭吵過什麼,朴有天雖說老是都早出晚歸,可金俊秀卻沒如一般的妻子吵著要朴有天陪他什麼的,他們的日子若要有交集,大概也只有在夜間裡才有。

今夜,朴有天依舊是沒按時辰早晚歸府,待他回來之時,金俊秀早已躺在床上睡了。朴有天每回都喝得醉醺,他衣裳也沒脫的就爬上了床,棉被也不知拉上身替自己蓋,躺上床他便鼾聲四起,睡起了他的大頭覺。

一旁金俊秀是因朴有天的舉動而被吵醒了,他揉著眼轉過身看著才爬上床沒多的久朴有天,朴有天幾乎是身著正衣的躺著睡,金俊秀知道朴有天是累、也醉了,於是他悄悄的起身,下了床,一個人就離開了臥房。

金俊秀是去了澡堂裡燒了些熱水,然而拿了乾淨的手娟,手裡就端了一盆溫熱的水又走了回房。朴有天似乎是睡得不醒人事,金俊秀來至他的身邊,變替他寬衣解帶起來,將身外的衣裳給褪去,他又擰了手娟,小手伸進朴有天的內衣裡頭,替他擦澡。

朴有天在睡夢中覺得自己的身子溫溫熱熱的,他感覺特舒服的,不過他卻是閉著眼,任金俊秀替他擦澡。金俊秀也替朴有天擦了他那嬰兒肥的臉蛋,朴有天是覺得這樣的溫度很舒服,於是最後他還是睜開了眼,想看看是為什麼他會覺得如此舒坦。

金俊秀是背對著他洗著手娟,朴有天轉頭這那紅髮人兒的背影,是輕喊:「俊秀?」

金俊秀轉過了身,他走向前低身也朝著朴有天笑了一口,於是說:「吵醒你啦?我想說替你擦澡讓你好睡一點。」

朴有天的翹睫毛緩緩的眨著,金俊秀的話他是聽進去了,所以嘴中便咕噥的說:「謝謝你。」

金俊秀從以前就如他的褓母一樣將他照顧至今,就算他之後是用盡了力氣追求金俊秀,然而將金俊秀娶進門,他仍是不斷的受金俊秀的照顧。朴有天也與金俊秀處了這麼多年,其實他總覺得自己這丈夫真的做的不怎麼樣,也不可靠,他似乎從沒讓金俊秀倚靠過他的樣子。他的眼眸看著眼前的金俊秀,突然的問:「俊秀,我是不是不像個好丈夫?」

朴有天的眼神有點哀怨,有時候金俊秀瞧見他這種眼神,便會覺得其實朴有天才是真正的小媳婦。金俊秀捏著朴有天的臉蛋,笑說:「那麼你覺得你像什麼?」壞丈夫?還是吊兒啷噹的丈夫?

朴有天想了一會,可他沒告訴金俊秀他的答案。因為他自己也不曉得他就竟算的了什麼。他是伸過了手要金俊秀也上床歇息,金俊秀聽的話也就爬上了床。朴有天在金俊秀躺上床後,他也就轉過身把人兒給抱進了懷裡。

「我總覺得我還是不夠成熟。」朴有天突然說道。

金俊秀是笑了起來,他握上朴有天摟在他腰際上的大掌,笑說:「你多想了,你都二十二了還不夠大嗎?」

「那你覺得我夠成熟了嗎?」

「你也不再用過白玉蘿蔔打人了不是嗎?」

朴有天聽了這話,他是笑了出口。這件事情不管過了多久,無論是金俊秀還是他,都覺得很經典。那時少年時期他確實是血氣方剛,動不動就會出手打人,可現在的他不會了,通常只動腦用嘴上整人而不動手了。雖說也沒太道德到哪去,可實在也沒再惹過什麼事情。

朴有天這整晚被金俊秀吵醒以後,他就抱著金俊秀聊著從他當丈夫到現在的感想。當然,在他還未將金俊秀娶進門前所做的一切蠢事他也都搬出來說。還記得當時他自己只想嚇嚇金俊秀讓他對自己說出『我喜歡你』這種詞彙時,他是對金俊秀的舉動嚇壞了,還告訴金俊秀,做這種事情得是自己喜歡的人才值得。

那時金俊秀並未告訴他值不值得,直到現在,當朴有天講起那段故事時,金俊秀才對他笑說:「要是你不值,我還會做嗎?」

朴有天聽得很開心,想想也是。如果是金俊秀不愛的話,他在當初放開金俊秀以後,金俊秀應該就逃之夭夭了,還能這般的閒情逸致與他在床上有另一翻的風情嗎?

他們倆說著從以前到現在的故事,而金俊秀也提起了他小時後所做過的蠢事。替朴有天把屎把尿的事其實也不稀奇,只不過讓金俊秀最受不了的是,朴有天每回拉屎都會差點掉進糞坑裡游泳。那時的朴有天還很小,真的所有的東西都比他要來的小一號,然而現在呢?朴有天與他的體型是差不多,但在某些部位尺寸上還差了一點。

私密部位就不用太去比較,以客觀一點的來說,朴有天的肩是比他寬,手掌也較他來的大,就如現在他倆躺在床上的這般模樣,已能看出朴有天的成長。朴有天的大掌是握著金俊秀的粗糙小手,寬肩也就包容了金俊秀不大的肩膀,他貼著金俊秀的背脊,又繼續他們以前的故事。

以前的事情有時是不值得再去回味,可有時卻是會令人回味無窮得不斷挖掘。他們幾乎是將自己的一生說過了一便,最後卻是由金俊秀這不怎麼會說話的人兒來做結尾。

「你還記得否?你曾跟我說過要做我的天。」金俊秀笑問。

「記得呢,我想做能替你扛起一切的天。」朴有天笑答。

這句話是他們感情的地基也是感情能接續下去的動力,更是讓朴有天成為成熟男人的目標。金俊秀很喜歡朴有天當時對他說這句話的樣子,從朴有天說了這句話以後,他才明白原來他眼中的屁孩已經長大了,已不是只會吵著他要糖的屁孩了。

金俊秀是拉著他腰際上的大掌,嘴中輕聲的說:「小時候,我是你的天,長大後,你是我的天。」

這句話沒太大的特色,可聽在倆人耳裡,卻是莫名的幸福。

朴有天只是抱緊了他,他沒說話,也不曉得該說什麼話來接在這美妙詞句的身後,所以他乾脆不語,只是給予金俊秀一個他大大的擁抱。朴有天高興自己長大了。然而,最後他也高興,金俊秀願意讓他替他撐起一片天。

當然他這一生最慶幸的,是他有這麼一個疼他的童養媳,有這麼一個愛他的金俊秀。


────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