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再次睜開眼時,眼裡的世界完全了變了樣,他明白,自己已不是置身於戰國時期了,而他懷裡的人也不在了。

他身體吃痛的扶著旁邊的書櫃起身,發現自己身上所穿的衣物也都變回了原來的樣子,他看著牆上的掛鐘,時間並沒有前進,剛好是早上八點,與他進來這書庫時是一樣的時間。

也就是說,他去了戰國時代十日之久,而自己現代這裡的時間卻被停滯了。

這時的他,找著那本在這祕書庫翻閱的書,這書剛好就在他的腳邊,他忍痛的下身撿起那本書,快速的將書翻到那片枯葉所夾的頁碼,他努力看著那一頁上所寫的字字句句,可那些字因被風化嚴重,完全的看不出任何蛛絲馬跡。

可在他看見朴有天的名字時,他又繼續的向下看,這一行沒過幾字,便是明顯的句末。

他看向了隔頁,這頁是新的篇章新的時代,已無與朴有天相關。

金俊秀手裡緊握著枯葉,淚水不停的湧上,他緩緩的搖著頭……

朴有天就這麼死了…?

就是因為他站死在這場戰役上,所以這本書才沒有繼續有關朴有天的任何事蹟?

沒有了…一點一滴都無。

金俊秀的眼淚就這麼滴下那本書上,他明白,若這是他與朴有天該有的結局,那麼就算他再怎麼求神問卜,他也無能逃過與朴有天相離的事實。

一切的一切,就像個幌子,他遇上了他,但他們倆的未來卻不是這本書給的起的,既定的宿命,讓他寧可都不曾遇見他。

金俊秀流淚不停,氣憤的將手上的那本已快脆爛的書狠狠的摔在地上,手中的枯葉他本想就這樣將它捏碎,但他卻遲遲下不了手…

相思樹…。

這回,他對於朴有天的愛,就只能相思了。



「疑?俊秀傳簡訊來說今晚不一起出來吃飯了。」金在中看著手機的螢幕說。

一旁的鄭允浩以及沈昌珉互看了一眼,對於金俊秀的拒絕,他們有些摸不著頭緒。

「會不會是這小子失戀了啊?」鄭允浩手肘開玩笑的推著沈昌珉隨口問問。

沈昌珉挑了一下眉,便說:「都沒見他有跟誰談戀愛阿,哪來失戀啊?」

這麼說其實也沒錯,金俊秀一般都獨來獨往,固定的交友圈也他們這幾個被稱豬朋狗友的人而已。

後來他們三人也興致缺缺的就各自忙去,內科去內科,外科去外科,對於被金俊秀拒絕的事情,也就暫時不過問了。



沈昌珉在手術室裡替病患縫上了最後一針,一旁的鄭允浩也鬆了口氣,每次都得與沈昌珉接這種高難度的手術,做麻醉師的他都覺得煩了。

縱然沈昌珉以及他的麻醉技術了得,可每回都醫治那種垂死邊緣的病患,都得飽受病患可能會死亡的風險,這種精神壓力讓鄭允浩有些的喘不過氣。可他與沈昌珉卻又認為,既然是醫生就不能對於病患的生死不聞不問,再怎麼難的手術,只要有希望,就不能放棄。

「看來是成功了。」鄭允浩看著病患的臉說著。

「嗯,其餘的交給金在中去開藥吧。」沈昌珉也鬆了口氣說。

最後病患被送出了手術室,沈昌珉與鄭允浩正也走時,身後的手術台便發生一大巨響!

砰!

他們倆趕緊轉過頭來看,手術台上不知何時的多了一個人在上面,而且…身上穿的衣服特奇怪的。

「喂喂!沈昌珉你過去看看那是啥東西!?」鄭允浩推著平時就膽大的沈昌珉說。

沈昌珉也相當的汗顏,怎麼沒事手術台上會掉下一個這種未確認生物?

他過去東看西看,然而小心翼翼的伸過手看著…

左肩被穿了個洞,傷最重的左腹完全被刺穿,然後又零零總總的一堆傷口…

沈昌珉趕緊的脫了手術台上那人的衣服,對著鄭允浩大喊:「喂!救人了!雖然他很奇怪,不過你趕快過來看他還有沒救啊!」

鄭允浩也快速走向手術台,看著那人的臉,「有救有救!是失血過多休克,不過再慢就來不及了!」

於是兩人換了手套,將手術台上的那人衣褲完全卸下,然後又緊急叫了護士進來,然而他們又開始替這個瀕臨死亡的人動手術。

一切的際遇說起來沒人會相信,不過,先救人要緊吧…!



這從天而降的病患被從加護病房移至普通病房後,沈昌珉又加上鄭允浩及金在中這三人,每天就都在觀望這個他們無法解釋緣由的病患。

人是救活了,可問題是這人沒有戶籍資料沒有健保,比死人還恐怖,在這時代彷彿根本無這人的資訊一樣,標準的幽靈人口。

「這一切時在是太奇怪了,怎麼身上什麼都沒有?」金在中翻著那血跡斑斑的衣服,很不能理解的問。

「重點是…他這些衣服很不一樣阿。」鄭允浩也拿起來觀望一翻,怎麼看都不像是租來的。

沈昌珉看著病床上的那人,很久一句話也沒說,但他內心卻是最多疑問的人。

「我懷疑,他是不是從過去不小心掉進這時代的?」沈昌珉一臉認真的說。

「沈昌珉…你還真是頭一次說出這麼不具科學的話。」金在中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沈昌珉。

「不是,我也不想這麼說,不過說真的,這些過去的傷口,感覺這處理的技術並不是我們這時代的技巧,還有,他這回身上所留的傷,完全不是我們現代器具所傷。」沈昌珉一手翻著病患的衣服說著。

其餘兩人也不太敢否定沈昌珉的專業技術,畢竟他研究過許多被兇器所砍傷的傷痕,還有從古至今的醫術,怎麼樣的結疤才會是現代醫術所有,這些知識他們並不及沈昌珉。

「還有一點,他是為什麼會從天而降?」沈昌珉又看著這兩人問。

這些所被提出的問題,他們三人完全不曉得,也沒能解釋這一切。

都過這麼多天了,雖然病患反應穩定,但卻是終都沒醒過來,他沒醒,那他們便不能得知這一切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床上之人像是聽見了他們三人的困擾,很給面子的就睜開了雙眼…他反射性的就咳了一聲,這一下抽動了全身的傷口,病患臉都皺起來了,痛苦不已。

「喂!醒了!他醒了!」金在中激動的拉著鄭允浩的手臂喊著。

沈昌珉也邁步的看著病患,然後輕聲的說:「因為我們將你全身麻醉,所以肺部會產生痰,會想咳痰很正常,只不過要小心傷口。」

病患沒有說話的看著身旁的景物,舉起了自己被打著點滴的左手又緩緩的放下,他像個孩子一般的看著,最後眼神卻座落在金在中身上。

金在中嚇了一跳,這個長髮飄逸一堆傷的男人做什麼這樣看他?

他身穿的圓領的T恤,病患看得出神,似乎想張口說些什麼,這時沈昌珉趕緊低下身,聽著病患氣虛無力的聲音說…

「金俊秀…俊秀。」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喂?」

「金俊秀!你快過來市立醫院啦!」

「可是我現在…」

「你快點過來!有一個很奇怪的長髮病患他醒了然後他看著我的衣服喊你的名字啦,這件衣服就是我跟你上回在路邊攤買的兩件五百那件!」金在中氣喘吁吁的一直說,沒換氣的又接著講:「這個病患無意間出現在鄭允浩跟沈昌珉的手術台上,然後我們救活了他,他現在好不容易醒了,醒來第一句話就叫你的名字!我知道這個講法很奇怪,可是就是這麼奇怪,總而言之你快點過來!」

金俊秀手頭拿著書,聽著金在中說了一堆,那些雜亂無章的說詞,老實說在外人聽來可能真的會以為電話那頭的人瘋了,可對於他而言,他第一個想到的便是他。

朴有天…。

「我過去!你等我!幾號房?」金俊秀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緊張的問。

「8664。」金在中說。

金俊秀掛了電話後,將手裡的書拿給了其他工讀生,隨便的交代幾句話便走出圖書館騎車去了市立醫院。

沒多久,金俊秀便撞門進了病房,床邊的三人霎時看向他。

金俊秀沒給回應的便往病床走近,無論床上之人是否是他日日夜夜思念流淚的人,他只想確定…確定是不是他所想念的那個他。

靠近床…床上的人有著一雙熟悉的桃花眼,而臉蛋有著如嬰兒般的嬰兒肥,還有那被氧氣罩掩蓋的嘴唇…

金俊秀扶著病床邊的扶手,看著床上之人,輕聲的在他耳邊喊了他的名字:「朴有天…有天。」

他聽見了金俊秀喚著自己,那雙桃花眼也悄悄的睜開,雙眼直盯著金俊秀看。

旁邊那三人看得是一頭霧水,可又不好意思插嘴,只見朴有天眼角流出了眼淚,右手激動的摸著金俊秀的臉頰,而金俊秀也覆上了朴有天那隻大手…

活的,這不是夢。

這不是自己所幻想出的溫度,而是真正的溫度。

再熟悉不過的溫度。

「呃…俊秀阿,能不能…告訴我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了?」沈昌珉最後還是忍不住的問了。

後來,金俊秀將所有的事情都娓娓道來,他邊說邊將朴有天的手牽緊…

這次,我不會放手,既然是你掉來了我的時代,休我會再失手。



多日以後,朴有天自己都能從床上坐起,金俊秀從家中帶了自己的衣服給朴有天,然後麻煩沈昌珉請護士去辦理出院手續。

由於朴有天是名副其實的幽靈人口,於是金俊秀就拿了自己的健保替朴有天付了這筆手術費用,當然這些也是沈昌珉替金俊秀他們瞞著將錯就錯的做法,要不現代手術的巨額並不是說付就能付的。

「好了,今天你們就可以出院了喔。」沈昌珉將出院的憑據給了金俊秀,心情愉悅的說。

「多謝沈大夫這陣子的照顧。」朴有天在床上笑著說。

「叫我昌珉就好了,你也幸運阿,偏偏就掉在我的手術台上。」

「沒錯阿,這專門醫死人的昌珉醫術不得了喔!」金俊秀邊整理著東西邊說著。

「你說好聽點!什麼醫死人,我是專門救活死人的!」

其實不管是什麼,重點是他將朴有天給救活了,讓金俊秀不用守寡了。

後來沈昌珉又去忙了,金俊秀將所有的東西整理好後,轉身替朴有天穿著衣服,其實兩人身材都差不多,沒幾下上衣就套好了…

「我自己穿下面…。」朴有天不好意思的拉住了金俊秀手,似乎不敢讓金俊秀脫了自己的褲子。

「你又再害羞什麼了,又不是沒看過。」金俊秀假裝沒好氣的說著,又繼續拉著他的褲子。

「不是的…我…」朴有天又趕緊拉著自己的褲子不給金俊秀脫,金俊秀瞇起眼抬頭看著他,說:「把眼睛閉上。」

朴有天看了一下金俊秀後,乖乖的照做。

「舉高你的雙手。」金俊秀又說。

朴有天皺了一下眉後,便也乖乖的舉起手。

後來金俊秀就將他的褲子脫了下來,沒幾下就幫他換好了運動褲,金俊秀就說:「好了,睜開眼吧,我換好了。」

他很明白只要朴有天眼睛看著,就會開始不好意思,不過這個缺陷倒是在他們在床上呼風喚雨時都沒發生,這讓金俊秀還挺安慰的。不然若連房事都得金俊秀主動,他不累死才怪。

「我們回家吧,有天。」

這句話上回是朴有天說,這回卻換成了金俊秀,同一句話不同人說,但那種感覺卻是一樣的。只要對象是對的人,那麼不管是誰提出的要求,想必這樣的感覺是不會輕易的改變。

後來金俊秀才想通,他明白為何那本書之後就無記載與朴有天相關的任何事情,原來是因為朴有天他掉進自己這裡,並不是因為他死了。

有些事情冥冥之中都能很快的明白,當然,他們歷經過那場恐怖的戰役,也曾以為他們就得這樣分離,可最後這片枯葉卻告訴他們…

死,很容易,

但活著,卻很難。

人的一生就如同一片枯葉一樣,它會凋零,會謝落,

但唯一不會變的,便是生命的價值。

這價值的創造在於每個人的雙手,只要深信著自己所堅持的信念,那麼就算是上天,也難以剝奪你用一生所創造出的價值。

這次,金俊秀明白,他懂得如何創造出他與朴有天的未來,也明白該如何靠自己的雙手抓緊朴有天。

「有天…很謝謝你沒離我而去。」

朴有天傻傻的看著金俊秀,遲遲都沒回應。

「不過你讓我守活寡的帳,我會一一跟你算!」

「怎麼算…?」

金俊秀看了他一眼,便笑的溫柔的說:「換你守在我身邊一輩子。」

朴有天也笑的連瞳孔都不見了,最後只聽見他那傻傻的回應…

「好,我答應你。」

一語的承諾,便是以身相許最好的佐證…。

無論是那時代,還是這個時代,我們,都不會再輕易的放手。


────完────


很高興我寫完了
也很謝謝支持這篇文章的朋友們!
歐,鬆了一口氣
果真米秀文還是不能悲,悲起來連我自己作息也難正常ˊˋ

嘛,那麼各位新年快樂了!
請大家在新的一年還請多多支持米秀喔!

米秀:新年快樂!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