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認識他以後,我所呼吸的空氣裡,總是充滿著他的氣味,他的笑聲,還有他的活躍。不過這一切卻只是一個自作多情的美夢,因為他所喘息的每一口氣,都不是為了我。

從高中開始,我就跟他同班一直至大學,他是一個相當受歡迎的人物,與我的個性剛好有出入,他很外向,我則是一個寡言木訥的人。可縱然我再如此的不醒目,他還是發現了我,然而與我開始有了交流。

記得他第一次送我情誼巧克力時,我知道他別無用心,可我卻從那刻起,對他別有用情。

我想,這大概是我的初戀吧。

我並不是一個擅長表達感情的人種,不過我卻是個很棒的垃圾桶,我的心能裝載著他所有的不愉快還有所有的快樂。在他最無助最孤立無援的情況下,我不曾逃脫,只會給予他我的雙手。

他的笑容就像絢爛的太陽一樣,時常會為了我而綻放。

待我們都上大學以後,我們各自考取了不同的學校,也分發至各個縣市開始新的學期生活,不過他卻仍會主動聯絡我,總約在各自有空的時候出去會個面,或吃個飯。

「昌珉,我跟你說喔。」他高興的看著我,似乎要與我分享秘密,我點著頭等著下文,他便又接著說:「我交到女朋友了呢。」

老實說我有點驚訝,但下一秒我便說服自己,也許是因為才剛上大學,對異性充滿了興趣所以才會那麼快就交了女友。不過這種立論基礎並不明確,畢竟我自己對於大學裡的異性,卻是興致缺缺。

他高興的告訴我那女孩的樣子,手腳的比劃與高中時期一樣有趣,只是我高興不起來,反倒覺得有些難過。可是這種感覺我不敢對他訴說,也不敢對他人訴說,因為我曉得這裡頭有多少的不純粹。

於是,我的日子開始不只是只有我自己,只有他,還多了一個我不認識的女孩。每回接到他的電話,他的話題總是圍繞著女孩,他會為了女孩而難過,也會為了女孩而開心。某天當我再次將心中的垃圾桶重新整理過一次之後,我才發現所有他的情緒都漸漸的被女孩給佔據。

後來的我開始不願意接他打來的電話,我刻意的漏接,隨後他便會傳封簡訊給我,硬是將他的情緒與心情扔給我體諒。我最後還是選擇接他的電話,聽他抱怨,然而在電話另一頭聽著他為別人哭泣,可我卻隻字未出,已不懂該如何安慰他。

「雖然她很任性,不過她的生日要到了,假日你要不要跟我去買禮物?」

「好。」

我應允的那剎那,我才知道原來人性總是如此明知故犯、如此作賤,讓自己無法逃脫感情枷鎖,無法自由。

每年那女孩的生日都是我陪著他去買禮物,但通常我只是陪,不會給予他太多的意見,他的臉上總是笑容,只是那樣如太陽的笑容,我知道已不是為了我而綻放,但我還是放不下他一個人在感情路上獨鬥。

他的淚水總要有人接收,他的快樂也必須有人與他分享,而那樣的角色,我似乎已被他特定,所以我責無旁貸。

「這個好了。」他高興的拿起一尊邱比特,走過來對我笑說。

我看著邱比特,並不懂為何他會在快要大學畢業後才選擇這個愛情的象徵物,不過後來他卻告訴了我,「畢業後我要向她求婚,所以送她這尊邱比特。」

我的視線沒有動過,直至他將邱比特拿開我眼前,我仍是沒有移開我的視線。我只覺得自己眼中的未來似乎沒有色彩,我漸漸沒有思路,也漸漸的想為長期以來心甘情願付出的自己流一滴眼淚。

事隔一年之後,我與他的聯絡漸少,但我大概知道他似乎是忙著要結婚。果然在我想起他以後,他便寄了一封紅色炸彈給我。裡頭有著他與女孩的結婚照,拍得很帥很漂亮,男女主角也相當的登對,只是我卻感覺不到有任何的幸福喜悅。

因為我知道我的幸福已經不可能會屬於我了。

在結婚的當天,他特別邀請我,希望我能坐在主桌,他說我是特別的朋友,所以得與他們坐同桌,不過我並沒有接受他的這翻好意。待他們將新娘從娘家接過來男方家,完成所有儀式後,新娘是走進了他們未來的房間,而他與我就站在臥房外頭。

「昌珉,怎麼我總覺得你今天不是很高興?」他轉過身抬頭看著我問。

我垂著頭看著他,身旁並沒有什麼人,我最後便決定對他說出我心中埋藏已久的秘密。

「我很喜歡你,從你高中送我巧克力後,我就喜歡上你。」

他瞪大他那雙本來就很大的眼睛,看著我啞口無言。

「謝謝你第一個發現我,也第一個與我做朋友,只是我對你並不只是朋友。」

我抬起頭看著臥房內的新娘,其實我很想哭,只是我的眼淚卻躲起來不敢為我挺身而出。

「可是你知道我……」

「我知道。」我率先答。

我知道,我什麼都知道。

我朝著臥房內他所擺設的邱比特微笑,雖然我大概曉得我的笑容並不好看,但我還是勉強的微笑。爾後我什麼話也沒說的,轉過身便離他而去。

曾經,邱比特也為了我而拉動祂手中的弓箭。

只是,祂在不對的時間讓我遇上對的人,我只能感覺的到愛而卻不能擁有。

所以我知道……

當祂的斷箭射中我的紅心時,我自己以為開始的遊戲也結束了。


────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