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金俊秀另類的告白以後,他隔天的春夢已不是長頭髮的紅髮男人,而變成了金俊秀。好在他習慣早起,所以他也就悄悄的將自己的內褲給洗乾淨,然而拿至外頭與昨夜洗完的髒衣服一同晾乾。

可過了幾天以後,他越來越懷疑金俊秀跟他說的那些話到底是認真的還是鬧著玩的。自從金俊秀說會對他下手以後,金俊秀身上的衣服沒有多穿更是沒有少穿,他們倆過著一如往常的日子,金俊秀是老闆他是員工的隸屬關係,金俊秀沒有更進一步的與他接觸,也無再如上次一樣的將他壓在床上,對著他說一些會引人犯罪的話。

他恐怕是真的愛上了金俊秀,所以也懂得開始對金俊秀有所期待,期待他們彼此間的關係能夠再更進一步。但因金俊秀後來也無所動作,對於金俊秀的種種遐想,他只能一一的拋諸腦後,然而回歸他應回歸的現狀。

「俊秀,這是這次的會議記錄,還有等等三點要麻煩你回撥給Yusoo公司的總裁。」

「謝謝你了。」

「不會。」

他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並拿出了金俊秀要他整理的資料,他站在桌邊便開始了那一團亂的資料分類,將所有的類別都貼上了標籤,然而一樣樣的放進資料夾。

「明天要去法國了,你都準備好了嗎?」金俊秀突然問。

他沒有轉過身看金俊秀,手頭上的工作也無停下,很機械式的便回:「都好了,護照今天旅行社會送來,飯店也訂好了。」

金俊秀過了幾會沒再回話,而他也不知道金俊秀在他背後做些什麼或想了些什麼,直至金俊秀再與他說話時,他覺得金俊秀給他的消息有些的霹靂,「我忘了告訴你,房間不能訂兩間。」

他立馬的轉過身看著金俊秀,愣了幾會。事實上他就是訂了兩間,他替自己訂了比較廉價的房間,而金俊秀則因為是VIP所以依然是住在總統套房。可為何現在金俊秀又要更改?為什麼不能訂兩間?他想過問金俊秀原因,不過金俊秀卻在他過問之前便回答了他心中的疑問。

「你要跟我住,總統套房是King size的雙人床,夠我們兩個睡一起。況且若是我剛好有事情要交代,我會比較方便。」

金俊秀的理由他能夠體諒,可他卻覺得金俊秀的決定仍然是很大膽。這樣的決定對他或者對金俊秀而言都不好,他害怕也許金俊秀還沒出手前他就率先對金俊秀出手了,金俊秀的安危他難以保證,所以他還是鼓起勇氣的說:「可是我覺得還是訂兩間比較好,我會隨時帶著手機,不會亂跑的。」

「你這麼介意跟我睡?」

「不、不是的。」

「那就是很樂意跟我睡了。」

「不,也不是。」

「那到底是什麼?」

金俊秀坐在沙發椅上,微笑的看著他,但他很想告訴金俊秀,與他一同睡一張床的風險,只是這些話卻哽在他的喉間不敢為他發聲。他沒有勇氣跟如此尊貴的人告白,也許是身分,也許是財富,他認為一文不值的自己是配不上金俊秀,所以他沒辦法向金俊秀直接的訴說自己其實喜歡他,然而會想大膽的更進一步佔有他。

「還是你介意我裸睡?」

「沒有,裸睡很好。」

「既然都不介意,那就一起睡吧,等等打電話給飯店向他們更正一下。」

「好。」

最後在金俊秀的命令之下,他有苦難言的打了電話向飯店更正了房間的數目。

他不知為什麼自己總沒辦法違抗金俊秀,他的心太聽從金俊秀的話了。似乎是種習慣,是種常態一樣,他已改不了。只是在這般聽話之下,他總覺得有些不妥。貌似以前的他也因為太過於聽話,所以導致自己喪失了一個很重要的人。但到底是多久以前,他不曉得,記憶很模糊,很片段。

他將所有的資料整理完畢以後,便打了電話叫秘書部的人來拿去收納。至於剩下的時間,他則是又開始學習觀看股市的東西,以及公司即將採購的項目。

眼看時間已快下班了,他收著自己的筆電與桌面上一團亂的資料後,腦子裡便想著今晚的菜色要來煮些什麼,家中又剩下了哪些食材。事實上金俊秀是個很好養的人,沒有特別挑時也不會特別嫌東嫌西,如果不會太難吃,基本上金俊秀似乎都會一概的接受。他喜歡金俊秀如此直率的個性,不過若是在家中能夠再多穿幾件衣服,他會覺得這一切更好一點,好讓他不會再有遐想。

「一切都用好了?」金俊秀朝他走過來問。

「嗯,都好了。」

「那就回家吧!」金俊秀笑說。

雖然在這間公司工作有時是遇上了種種的不愉快,可當他看見金俊秀的笑容,他總覺得這世界還算是美麗的。無論外界對他這麼一個人有著什麼樣的評價,他皆是充耳不聞,只做好自己該做的本分。

「今天吃咖哩好嗎?」他突然問。

「好啊。」金俊笑看著他點頭笑說。

「呃,是說……」他猶豫了一會,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叫金俊秀在家別再只穿四角褲與長版體恤亂跑,尤其他們一同看股市的時候,他特受不了金俊秀那般的穿著,裸露的皮膚實在太多了,「回家後你可以不要穿四角褲亂跑嗎?」他用著很輕的聲音說。

金俊秀挑了眉看著他,只見他的臉是整個紅的像顆熟透的蘋果一樣,金俊秀知道他想表達什麼,但卻偏偏找了他的語病,然而也在他的耳邊輕聲說:「好呀,我通通脫光給你看。」

「不,不是的,我……」

「我什麼都聽你的。」金俊秀輕聲笑說。

金俊秀是笑的魅惑,而他是看得目瞪口呆,更是啞口無言。

金俊秀的身上處處是誘惑,而他,總是個被金俊秀誘惑著要犯罪的罪人。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