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的衣服是被自家的娘,金在中給拉了開來,金在中也不知在他被三王爺打中的腹上抹了什麼,然而施了什麼法,金俊秀的瘀青是漸漸的消失。接著,金在中也毫不留情的就將插在金俊秀右側小腿的暗器給拔了出來,同然抹了藥,嘴中也念了幾句以後,金俊秀的小腿便不再失血,可傷口卻未痊癒。

「怎麼你來這連那種貨色都打不贏?生活過得太愜意嗎?」金在中嘴中抱怨著,只見金俊秀是馬上從地上爬了起來,嘴上嚷嚷的說:「娘,我得去找有天!」

「你的小相公?」

「對!我怕有危險!」金俊秀隨意的套上衣裳,轉身就要離去,可走沒幾步卻又走了回來,「娘,你的巫術把場景都變,我怎出?」

金在中也站了起身,手指便指出了一個方向來,「往那走,不偏不倚的直直走。」

金俊秀看著金在中所指引的方向,納悶的問:「娘,你的巫術也是有死穴的對吧?」

金在中笑了笑,便答:「什麼東西沒有死穴?你也有死穴,你的小相公就是你的死穴。快出去吧。」

金俊秀點了點頭,腳底施了幾分的輕功便朝著金在中給的方向衝了出去。是說他連他家的爹,鄭允浩,一聲招呼都沒打,人就急著去找朴有天,他也不曉得鄭允浩是否有將三王爺打死,不過他相信,三王爺的武功再如何強,也強不過自家爹娘。

金俊秀一走出金在中所施的陣法,他飛越了宮廷的每個屋頂,邊搜尋著朴有天的身影,最後,他終於看見了朴有天坐落的地點,就在他將常出入的廚房外。金俊秀一個跳下身,雙手釋放了體內的內力,便將所有為上朴有天士兵全給一並震走,他人就擋在朴有天面前,怒道:「誰再上來我就殺誰!」

「俊秀……」朴有天嘴中喘著氣說:「宮廷外全被埋伏了。」

金俊秀聞言,眉頭一緊,便將眼前的所有士兵都一併給殺光,二話不說就帶著朴有天先去避難。

「王子,求求您了,救救咱社稷吧!」崔珉豪是幾乎跪上了地板,懇求的說。

宮廷所有人都忙了逃難,而就只有他跑來找沈昌珉求助,雖說他自身也不曉得沈昌珉會怎麼幫,但他就是知道沈昌珉一定會有辦法。

沈昌珉一副悠閒的躺在床,他看見崔珉豪都跪著求他了,他依然不急不徐的走下床來,然而蹲下身在崔珉豪的耳邊問:「我出手相救,你打算怎麼回饋?」

崔珉豪抬頭看著他,搖著頭,似乎不明白。

「嫁給我。」

「嗯?」

「我的士兵已牽制了宮廷外三王爺的勢利了,我早料會有這麼一天,所以我也非什麼都沒準備。」沈昌珉臉上笑著又說:「然而你又過來這麼求我,我總不能不開口跟你交換些什麼。所以囉,嫁給我好嗎?」

崔珉豪的大眼緩緩的眨著,最後便是點了點頭。

當金俊秀找到小青的身影以後,他是威脅著小青得將宮廷外頭的士兵全給撤了,可也在同時,他便從小青的嘴中得知,所有的計畫都已失敗,外頭的士兵已被沈昌珉的人馬牽制,所以不可能打的進來了。而宮廷內所有埋伏的士兵幾乎是被金俊秀追殺得精光,逃的逃,死的死。

金俊秀本想一掌就殺了小青,可小青卻是害怕的在他面前顫抖,這樣的情景讓金俊秀收了手,可金俊秀卻仍是氣憤的朝著他大罵,「我一定會讓有天治你的罪!」

小青在被金俊秀一翻的拉扯後,是重重的跌在地上,待金俊秀離去以後,小青才發現自己的下身湧出了血來。小青緩緩了流下一滴淚,原來,自己早有三王爺的孩子,如今,他卻害死了自己懷中的孩子。

宮廷的戰爭停歇以後,鄭允浩是將三王爺的人頭拎了出來,然而號令三王爺所有的士兵退去,王已死,所以沒有攻打的意義了。後來,他們陸陸續續的替宮廷內死傷人士醫治與辦理後事,之後才發現,小青也在殿內自盡了。

朴有天代表國家在奠祭堂內為這些亡靈祈求,一牌牌的墓碑,他誠心的祈求著,直至來到三王爺與小青的墓碑前,金俊秀是看著朴有天若有所思的側顏問:「你心疼啊?」

一個是自己的兄弟,一個是還未有金俊秀以前的初戀,他該心疼?還是不該心疼?

金俊秀嘆了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聲說:「我只給你五分鐘的時間心疼。」然而人便瀟灑的走了。

金俊秀一個人走回自己的花園,他一走入內,便聽見了自己的爹娘在花園裡的涼亭聊著天,而他卻是臭著一張臉過去。

「怎啦?怎麼臉這麼臭?」鄭允浩盯著金俊秀的臉蛋問。

「估計是他的小相公在為初戀心疼。」金在中笑說。

金俊秀心中的事情沒有一次能瞞得過金在中,或者應該說學巫術的金在中,很少人能夠順利的逃脫金在中的法眼。金俊秀並沒有否認金在中的說法,畢竟事實上他的心中並不想體諒朴有天的心疼。

鄭允浩喝了口茶,臉上也笑著說:「秀兒,你要學會寬容,況且日後也沒人會再與你爭搶,這是好事。」

「可是爹,他天生長的花,一定又會惹桃花!」金俊秀嘴中不滿的說。

金在中挑了挑眉,笑道:「你不會用你的屁股留住他?」

「娘,我的屁股都快被他玩壞了!哪天壞掉怎麼辦?」金俊秀臉上捲曲的問。

「哪那麼容易壞,你瞧見娘的壞了嗎?」

「沒有。」

「你的小相公比你爹還強嗎?」

「沒有……。」金俊秀認輸的說。

「那還擔心什麼。」

看來金俊秀想要在金在中面前炫耀自己的幸福是有困難,但無論如何,他還是拼命的在自家爹娘面前誇獎朴有天,卻是省略了朴有天對他腹黑的部分。只是金俊秀萬萬沒想過,在這件宮廷突襲事件經過以後,幸福的似乎不只有他而已。

沈昌珉看著坐在他床上的崔珉豪,臉上笑咪咪的問:「啥時才願意將身上的衣裳給褪去?」

「小的……不敢。」

「從醫的怎麼這麼怕?」

「小的怕會與娘娘一樣,下不了床,明日還得幹活。」崔珉豪眨著大眼,苦思的說。

「珉豪阿,你再不自己脫,我就幫你了。」沈昌珉嘆了口氣說。

「那……您幫我好了。」

「早說嘛!」

 


隨便寫寫,隨便看看,歡樂就好,恩康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