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開始在朴有天的誠實下變得有些魂不守舍。整天下來,他的心都沒什麼在看診上,好在下午的人潮也較少,多半都只是前來看朴有天、順道買瘦身茶的粉絲而已。他的鳳眼盯著螢幕發呆,腦中就想著朴有天的那句話,『我就是這麼想的』。

那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朴有天那樣想呢?接吻就已經夠誇張了,還以身相許呢……。

他眼睛泛酸地將眼鏡給拿了下來,然而起身活動活動。他慢慢地做了個伸展,又扭了扭肥腰,眼神就看向隔壁房的沈昌珉去。他先前之所以會承租一個男友來陪自己減肥,全都是沈昌珉的鬼點子,現在可好了,他竟有種朴有天快變成男友的感覺,這讓他備感困擾。當初若沈昌珉積極一點,他還至於快深陷這愛情的泥沼嗎?

自己是不是同性戀,他倒也覺得這不是什麼需要去探究的大問題。但是對於朴有天的感情,他有些分不清是真還是假,又或自己是否應該大膽地將朴有天當成男朋友這樣看待?他最害怕的,就是在契約消滅以後,他們之間卻什麼都不是,若自己輕易地自作多情,到時候又有誰能拉他一把?

他輕輕地走進沈昌珉的診察室,然而坐上病患慣坐的椅子上,看著沈昌珉沒說話。

「幹嘛?」沈昌珉看著病患資料,連一眼也沒看他,又說:「你該不會想跟我說你喜歡朴有天?」

果然他的心思盡寫在臉上,就算沒有寫,沈昌珉也能輕易地看穿他來。

「是有點。」他誠實地又說:「不過感覺有點奇怪。」

沈昌珉神情沒什麼變化,只道:「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有什麼好奇怪。」

「你說,一個花美男想跟一個胖子接吻,這正常嗎?」他也爽快地將問題直搗核心,說出了朴有天對他的別有用心他是保持著相當懷疑。

沈昌珉的眉毛倒有些上揚了,可情緒波動不大,至多只是對於朴有天的進擊感到訝異。他也真沒想過朴有天會對金俊秀提出這樣的要求,看起來的確不像一個花美男的作風。即便他自己家中也藏了一枚圓滾滾的大眼龍貓男孩,但對於本身就具有相當條件外表的男人,要如他有這素質看上一個比自己醜的人,發生的機率確實很低。

不過他能明白金俊秀為什麼會陷於這般矛盾的情緒,姑且不論朴有天的感情是真的還是假的,金俊秀的不安其實全來自於『契約』。

「感情的事情很難去討論正不正常,你若擔心,等你們契約結束以後,就看朴有天還會不會找你。」沈昌珉雲淡風輕地說。

金俊秀明白沈昌珉說的很有道理,可惜他對自己的感情控制,可能很難忍到契約結束以後。朴有天曾經說過,若遇上對的人,他就會辭去出租男友的工作,找另一份正經工作來做。目前朴有天也未有想離開出租男友公司的打算,很有可能朴有天對他的好奇以及喜歡,是因契約而逢場作戲。但又是為什麼,他卻覺得朴有天對他特別真心,而他也特別地想付出自己的真情?

「其實如果他能當我男朋友,感覺好像挺不錯的。」金俊秀是悶悶地說,對於朴有天,他不可能沒有瑕想。

沈昌珉臉上是輕笑,「反正契約都簽了,你想對他怎麼樣,他又能如何?把他吃乾抹淨以後再丟他也不能怎樣,他現在就是你的男友,隨你怎麼對待他,他都不能反抗。」

沈昌珉說這話感覺也挺有道理,但就怕自己放了真感情,契約結束以後,依依不捨的人是他。

他屁顛地回至坐位,戴上眼鏡後是見著朴有天與外頭的助理聊得開心,他看了良久,便告訴自己,『所有的甜蜜,都別太去相信。』

回家的路上,朴有天說是想去超商買點食材,說他若累了可以先回去,但他卻選擇留下來與朴有天一起逛超商。雖然有著契約存在,但要說自己不喜歡朴有天,那是不可能的,至少他沒辦法對自己撒謊。

就如沈昌珉所說,契約還在,他可以盡情地黏著朴有天,反正朴有天不能拒絕他什麼。

他倆是各自拿了菜籃,分別在超商裡逛了起來。雖都減肥了一個半月,不過他還是想吃些外頭的垃圾食物,看見一包餅乾十九元,他也沒猶豫就往自己的菜籃裡裝。

而在另一頭的朴有天則是嚴選著食材的新鮮度,也沒多留意金俊秀到底都拿了些什麼東西。不料,今天他是特別運氣不好,好的食材大部分都被挑光不提,他竟遇上了公司同仁,一見到他便圍著他嚷嚷。

「唉唷,這不是朴有天嗎?」同仁甲是摟上他的肩,聲音有些大地說:「聽說你被那胖子續約了,你知道有多少客人等著你嗎?都打來公司問你的行程。」

他是有些不開心甩了一下自己的肩膀,低聲說:「別叫他胖子。」

同仁乙卻不怎麼識相,甚至瞎攪和:「老闆都說你可能讓那個胖子給下符咒了,那麼低的行情你也接啊?還有很多貴婦等著你呢!」

殊不知,金俊秀早已是在隔壁的架子上偷聽著這些話,雖他心情上沒什麼太大的波動,可他卻是看不慣朴有天被揶揄的樣子。況且是因為他而被人給嘲笑了。

朴有天好似不想回應什麼,拎著菜籃就走,未料同仁甲卻是拉開嗓門地說:「沒想到你這麼重口味!跟他做時『啪啪啪』是不是很大聲啊?」

金俊秀聽到這話臉都紅了,連化作正義使者的力氣也沒有,只能透過架上隙縫瞄著朴有天的背影。朴有天雖是臉很臭,可也算有風度,不想在超商裡鬧事。不過他卻不懂挑時機出現,就直接走至朴有天的身邊,裝沒事地幫忙看著食材,問道:「你想煮什麼呀?」

朴有天睜大眼看著他,他也睜大眼看著朴有天,倆人愣了一會,朴有天才問道:「剛剛……你是不是都聽見了?」

朴有天害怕金俊秀的心情會受影響,卻未料,金俊秀是比他更害怕他的心情會受影響,「他們那些話你就別往心理去,因為我,害你被嘲笑,很不好受吧?」

如此善解人意的金俊秀,要朴有天怎麼可能不喜歡他?朴有天是輕嘆口氣來,臉上卻掛上一抹微笑,「也還好,他們愛說什麼跟我沒關係。」

「不過……」金俊秀偷偷地挽上他的手臂,輕聲說:「其實我也懷疑過你是不是喜歡重口味……。」

同樣一句話從不同人的嘴中說出來,那種感覺就是不一樣。

只見朴有天沒有迴避,反而笑著直言,「喜歡重口味又怎麼樣?我就是喜歡你。」

金俊秀是笑了起來,這種甜蜜,要他怎麼不去相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