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他只知道朴有天抱著他,哭得比孩子更像個孩子。然而,那夜的朴有天也比金仁煥起得早,似乎是替他們準備了早餐,什麼話也沒留下的便離開了他的住所。

當他再回想起這件事情時,已經是三個月後的事情了。他抱著被他揹在胸前的金仁煥,一個人坐在分店的後廚房裡,一手拿著手機,猶豫的看著手機畫面。上頭是準備謄寫簡訊的畫面,他只看盯著螢幕瞧,直到螢幕從亮變黑,他又按了一下,螢幕又從黑變亮,來來回回的動作持續數十次以後,他便拍了拍金仁煥的小屁股,輕聲問:「你覺得爸爸該不該傳簡訊給你的爸爸?」

金仁煥看著他笑著,小手不停打著他有些憔悴的面容,咯咯的笑了幾聲。

他也看了金仁煥與自己特像的蝌蚪眼,拿著手機的那手,他的拇指最後便按了幾個字,就將簡訊給傳送出去了。他將手機放進自己的口袋裡,站了起身,為自己的披上了大衣後,也為金仁煥的脖子圍了一條圍巾,又在包上一層保暖小被子,身後揹上自己的背包,走出廚房便像其他準備打烊的員工率先道別。

他一個人走路回家,本想順勢去買些金仁煥的生活用品,可因為天氣太冷,而他目前也無其他的空間能讓他將那堆東西給拎回家,他再次評估了一會,尿布奶粉其實還可以再撐兩三個禮拜,也許不用急著現在就準備。

他將金仁煥的小身子摟的緊,還刻意用了自己的大衣再替金仁煥包一層,他就這麼一路走回家中。

還記得不久前金在中曾經教過他煮咖哩的方法,一來咖哩可以連續烹飪好幾天,而且只需拌著飯吃即可,看上去很方便,且製作過程也簡單,所以他昨日就去超商買了些咖哩的食材,今日就自己回家嘗試的做做看。都已成為父親的他,他總是覺得自己應該也得在家事上負點責任,光會賺錢似乎還不足夠。一來他的身邊沒有老婆,二來他也沒有別人可以依靠,所以他唯一能選擇的,就是將所有生活責任扛起,哪怕是他最無法的料理,最不擅長的打理。

他將金仁煥抱上床以後,伸手順了順金仁煥的毛髮,便輕聲說:「爸爸去幫你泡奶奶。」

金仁煥似乎是個很愛笑的孩子,也不知道金仁煥是否能懂他所說的話,但金仁煥總是笑給他看,小手便捏了捏他的食指。正當他轉過身以後,他家的門鈴也瞬間響了。他心想,來者應該不會有誰,就是朴有天。

「嗨,今天真冷。」朴有天抖了抖肩,手中拎了大包小包的東西走進門來,又說:「本來想說收到簡訊就馬上過來,不過我突然想到仁煥的奶粉還有尿布好像不夠了,所以又順道去買了一些。」

朴有天便將手中的東西通通拿進了金仁煥未來的房間,目前那間房就暫時當作放置寶寶用品的儲藏室,朴有天很熟練的就將裡頭的東西一一擺好,爾後又花了點時間整理。金俊秀站在儲藏室的門口,看著朴有天忙碌的身影,伸手便替朴有天開了房間的小燈,問道:「晚飯吃了嗎?」

「還沒,剛剛片場才殺青,本來是想說與其他演員一同去吃慶功宴,不過想想,如果我又喝醉了,恐怕就沒辦法開車來找你。」朴有天做了一翻整理以後,回過頭看著他又說:「剛好仁煥的東西也沒了,所以就去買了一些過來。」

他看著朴有天沒說什麼,轉過身就朝著廚房走去,朴有天是跟在他後頭,便問:「那晚飯你吃了嗎?」

「我想煮咖哩。」他說。

「孩子吃了嗎?」

「我正要泡。」

朴有天看著他伸手打開廚房的牆櫃,走向前說:「我來泡吧,你去煮飯。」

他轉頭看了朴有天一會,便將已拿在手中的奶粉罐交給了朴有天。他們倆人之後也沒再多談什麼,他一個人待在廚房忙著,而朴有天則是將泡好的牛奶拿去餵金仁煥,在廚房裡研究咖哩的他,若有似無的聽見朴有天與金仁煥在房內打鬧的聲音,他沒有出去觀看發生什麼事情,只知道朴有天笑得很開心,金仁煥也同然是咯咯的笑著。

「仁煥,爸爸給你看個東西。」朴有天高興得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手機,然而按了手機裡頭的收件匣,他選了一封出來並且打開,興奮的看著金仁煥的蝌蚪眼說:「今天俊秀爸爸傳簡訊給爸爸了,裡面寫著『今晚要來嗎?』,你知道嗎,爸爸感動得快哭了。」

金仁煥在床上踢著小腿,小掌就無意的拍了兩下,只見朴有天又說:「雖然……俊秀爸爸還不願意接受我,但我想,只要能一直保持這樣的關係,我就安心了。」

朴有天收回自己的手機,在房內便聞到了一陣咖哩味,本是蹲著的他便站起身來,然而也順勢將躺在娃娃床的金仁煥抱起,笑說:「爸爸帶你去客廳玩。」

朴有天就在客廳裡頭,半牽著金仁煥的小手讓金仁煥在客廳裡學走路,金仁煥是又走又爬的,也不知道摔了幾次的屁股,朴有天只是有耐心的扶著他走,直到金俊秀將咖哩飯給端出廚房後,朴有天才抱著金仁煥一同坐上餐桌旁的椅子,與坐在另一頭的金俊秀對看了一眼。

「這陣子辛苦你了,孩子真的不好照顧。」朴有天微笑的說。

金仁煥的小手是拍著桌子,朴有天便拿起湯匙吃了一口又說:「今天拍了床戲,還真是有點緊張。」

「久了就會習慣。」金俊秀輕聲說。

「不……」朴有天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可卻沒了下文。而他也無繼續過問,只是彼此各自吃著各自的晚餐。

待他們又有話題時,又是朴有天率先開口,「這個咖哩好辣……。」他的嘴巴似乎辣麻了,連說話也說的不清楚。

金俊秀是替他從廚房裡倒了杯開水來,遞來了朴有天的面前,「謝謝。」朴有天說。

金仁煥就坐在朴有天的大腿上,安靜的不哭也不鬧,朴有天是拍了拍金仁煥的肚子,看著金俊秀說:「沒想到他會這麼乖。」

「嗯,仁煥很好照顧。」金俊秀苟同的說。

直到他們這頓晚餐吃完以後,朴有天才將金仁煥抱給了金俊秀,然而穿著上了自己的保暖大衣與圍巾,對著身後的金俊秀說:「那我就先回去了,今晚不打擾你。」

「嗯。」

朴有天轉過身開了門,本以為朴有天要走出去的他,沒料朴有天卻是又關上了門轉過身看著他。

「我不知道要多久我才有辦法習慣你不在我身邊的日子。」朴有天的面容很嚴肅,聲音很穩健的又說:「片場上沒有你,我大概得NG好多次,浪費了許多捲帶。」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金仁煥也看著朴有天,只見金仁煥的小手拍了拍金俊秀的胸膛,似乎要金俊秀說點什麼似的,而金俊秀果真在沉默一分鐘以後,開口對朴有天說:「你的要求真的很多。不過要是你真的沒辦法習慣,我沒有說你不能天天來這裡找我跟孩子,只是你來之前不能喝酒不能抽菸,孩子長大後也不能自稱自己是爸爸,還有……」

「其實你也會想我吧?」朴有天插嘴問道。

「還有你做完愛就可以滾了。」他仍然是將自己的規矩給說完,沒有理會朴有天的問題。

「俊秀……」

「什麼?」

「謝謝你的簡訊。」

朴有天轉過身,開門便離開。

從門縫裡飛進來的冷風,金俊秀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原來是暖的。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