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開始第二個月的生活,金俊秀過了幾天後便也將瘦至一百公斤以下的約定當作浮雲,這約定是逐漸飄出他的腦外,也說明他其實不太將朴有天所提的這個獎勵放在心裡。簡言之,他認為朴有天應該是與他開玩笑,誰會想將一個胖子的吻當作一種獎勵呢?他怎麼想,怎麼不可能。可就算他想胡裡胡塗地遺忘了,總會有那麼一個人幫他記著。

然而從生活上的變化,就能看出朴有天是如何賣力地想實現這個約定,除了陪著金俊秀上下班以外,他也在額外時間裡偷偷上網訂了一些料理書,一人總在睡前研讀,有時還容易晚睡,而搞得早上沒什麼精神。

金俊秀其實也有發現自己的便當菜色變的很豐富,可他卻未仔細地觀察過朴有天是怎麼默默地為他付出。他想吃甜點,朴有天就會找輕甜食的料理書為他製做低卡甜食,他想吃甜湯,朴有天隔天中午的便當就會多一碗甜湯,他想要什麼,朴有天都會想辦法適量地給他,就像個小皇帝一般,熱量被控制的很好。

不過朴有天不是超人,這麼半個月下來,偶爾也會有出包的時候。

他一早醒過來,發現陽台外的衣服還沒有人曬,廚房也不見朴有天忙碌的身影,他猜朴有天大概是睡過頭了。可在這漸冷的天氣裡,睡眠時間變長也是理所當然,他自然也沒進房叫朴有天起床,一個人笨手笨腳地將衣服晾得歪七扭八,然而至廚房隨便將水果切一切,接著全然丟進果汁機裡頭,比例也無好好克制,便打出一杯可怕的巫婆果汁。

但他還是捏著鼻子將那杯可怕的果汁吞下肚子,整理一翻後,出門前才躡手躡腳地走進朴有天的房間。

他本想替朴有天把個脈,可又怕吵醒朴有天的睡眠。不過朴有天床上那堆散亂的書籍,沒讓他忽略過去,他輕輕地從床上拿起那些書,翻開來看全是朴有天的筆跡,這時他才知曉,他天天吃不膩的料理背後,朴有天究竟是花了多少時間醞釀這些東西。

他感到有點愧疚,朴有天的努力,他竟差點一度覺得理所當然。

後來他還是把了朴有天的脈象,沒想到朴有天睡的沉,豪無知覺,任著他摸著脈象,直至診完為止。然而把完脈後,他也就輕巧地離去,一人走路至診所,麻煩助理熬了碗湯藥。

到了中午,他本想偷偷與沈昌珉預定外頭的便當,沒想到朴有天竟在十二點時準時出現,還帶了往常的便當盒過來,臉上有些不好意思說道:「我竟然睡過頭了,俊秀,你可以叫我起床呀!」

他笑著吃著朴有天的料理,滿嘴飯菜的他,僅是笑著搖搖頭,「你太累了,睡一會也沒關係。」待他吞下飯以後,他又說:「對了,我有讓助理幫你熬一碗湯藥,等等去喝一下,可以補氣。」

朴有天眼中埋藏不住訝異,金俊秀竟然會關心他來,這讓他是說不出的感動。按照以往,若他絲毫地浪費到客人的時間,客人幾乎是會變了脾性對他臭臉,甚至別想有誰會為他熬煮一碗湯藥讓他好好養生。可惜金俊秀的這番好意是表現的自然,讓他看不出任何額外的感情。

「有天,我今天在想一件事情。」金俊秀突然道。

他挑了眉來,疑惑地問:「什麼事?」

「我覺得我不能把你綁在診所,這滿無聊的,既然你只需要準備中餐跟晚餐給我吃,其他時段裡你有沒有想要再另外接一些客人賺錢呢?」

他是瞪大了眼來,直道:「那是不行的啊,我不能一次接兩個客人。」

不過金俊秀卻比他更熟絡契約裡的條款,「可是契約上說只要先位業主同意的話,你就可以接後位業主的業務,一次賺兩筆錢。」

看來金俊秀還不懂怎麼霸占住他,他當出租男友這麼久了,就沒遇過會有哪個客人會願意讓他在同時間裡接待另一個客人。這也可以理解為,金俊秀其實還是沒把他當回事,他現在可是金俊秀的男友啊!

「不、不!俊秀你別同意啊,就算你同意,我也不想去找其他人!俊秀你別把我讓給其他人啊!」

他就像熱鍋上的小媳婦一樣,求著金俊秀千萬別將他輕易地讓給他人,難道讓他只照顧金俊秀一個人,不好嗎?

金俊秀的心思其實並不難懂,他純粹只是擔心朴有天會覺得無聊而已,況且自己給的新資也不高,對此他心中是有些不好意思,「你別誤會啦,因為你又不讓我加薪……我怕你生活費不夠……。」

他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聲來,若朴有天能完完全全服侍他一個人,他又何嘗不開心呢?這樣一個帥傢伙只能屬於他,說什麼他也覺得相當自豪。

只見朴有天是悄悄地湊過金俊秀來,桃花眼瞄了另一房的沈昌珉,確定沈昌珉的眼盯著電腦,他才在金俊秀耳邊說道:「我只想要你的吻。」

金俊秀紅了紅臉,沒頭沒腦的竟反問:「給你以後呢?你該不會又說下一個獎勵是要我的身體吧……。」

朴有天挑了眉,沒料到金俊秀竟然說出他一直不曉得該怎麼要求的甜頭,既然金俊秀已將他內心深處所想的明說出來,他也無需繼續隱瞞自我。

「我就是這麼想的。」他低聲在金俊秀耳邊說。

以為只是一個玩笑,沒料到……事情就如金俊秀低能時說出的話那樣單純,可事實上,又不單純。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