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以後,他都已三十歲了,在這些年頭裡,他不曾與崔珉豪有任何聯絡過。

自從他離開崔珉豪的學校後,他也就搬離開了那個地方,重新找了另一縣市的學校就職。目前他所就職的學校是一所女中,來這間女中也一待就待了八年,而這所學校的老師大致上都挺好相處,校長也沒什麼特別訂立詭異的規定,也自那之後,他也好久沒再遇上老師間勾心鬥角的事兒,而卻也不曾再遇上如崔珉豪能讓他一直記在腦中學生。

他身邊的學生是來來往往,畢業的畢業,新生入學時就又來了一堆新生,所以他已不曉得他教過了多少學生,也記不清每個被他所教過的學生的名字,惟獨只有崔珉豪,不知為什麼他目前為止都能夠清楚的念出這位學生的名字。

來到女中上課不能說沒有困擾,仰慕他的女學生很多,曾向他告白的也不計其數,但最傷人的是,他從沒給女學生一個答覆,且每回收到學生的情書,他的腦中就會不禁想起崔珉豪。

已有多少年沒有再次連絡,他想,大概也有八年了。

估計崔珉豪應該考上了不錯的大學,也或許在大學裡交了小女友安穩的談感情,然而現在也許也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像崔珉豪那般聰明又有膽識的人,他認為崔珉豪應該會比他還要有成就。

當初那件事情現在回想起來,他心中一樣具有很大的震撼。那種震撼時時刻刻的提醒自己,他該如何做一個老師,又該如何對待眼前這些良莠不齊的學生。因材施教是大家都懂的道哩,但到底該如何做,實踐起來每個人的方式就都不同。

那件事情害他第一份頭路做不到一年就說掰掰,他心中是覺得有些可惜,可是並非可惜自己被校長開除,而是可惜他與崔珉豪相處的日子才僅有那些。總覺得越少的事物,就會顯得特別珍貴,就像他現在一樣,與崔珉豪相處的日子並不長,但他心中還是會淡淡的想起崔珉豪。

是說今天聽見了每個老師從嘴中透露出來的風聲,好像這個新學期有聘新的老師要來校任職,據說是教物理的。看著大家都討論得沸沸揚揚,他一樣是興致缺缺的拿了早餐還未喝完的烏龍茶走出了教師辦公室,一個人坐在花台上曬太陽。

今日的天氣是有些偏冷,不過照到太陽時,他不覺冷,倒覺得有些溫暖。

他的眼神看向校園四周,最後又不禁的朝著校門看去。他記得以前崔珉豪總是翹課,然後中午跑出學校去買他想吃的午餐。他們好像就是那樣認識的,而非在課堂上熟識對方。

他靜靜的喝著烏龍茶,眼神沒有離開校門口,還沉浸在過去記憶裡的他,他以為自己真穿越了,他睜大了眼看著從校門口走來的男人,男人的面容沒有變,笑起來依舊很讓人心暖,而他也永遠不會忘記那般的笑容,是有多麼令他值得回味。

「老師!」男人朝著他走了過來,在不遠處就對著他揮手。

直到男人走至他的面前,他抬頭看著男人,笑問:「你該不會就是新來的老師?」

「是啊,我教物理。」

「怎麼選擇了女中?」

「因為老師你在這裡。」

他站了起身,看著眼前雖然還是矮他半顆頭,但卻也長高不少的崔珉豪,他伸過了手摸著崔珉豪的頭,軟軟的髮絲讓他臉上不禁的微笑起道:「你怎麼都沒變?」

「老師你也沒變。」

他的眼神不自覺的便寵溺起來,這些年他們有默契的沒再與彼此聯絡,不問原因也不問理由,他們就這麼相隔了八年之久沒再與對方說過話。他甚至沒想過,自己竟然會在八年以後又遇上當初那讓他記得特別清楚的小毛頭。如今小毛頭長大了,變得更帥氣,也更成熟,他們之間的距離彷彿又拉更近了,也許他一直在等待,等待崔珉豪長大的那天到來。

「老師。」崔珉豪抬眼看著他,而他則是垂了眼也回看崔珉豪,「嗯?」

「你還記得,當初我說我要把我的人生嫁給你嗎?」

他輕輕的點了頭,沒有否認這段過去,不過他卻笑說:「前提是,如果你是女生。」

「我長大了,老師願意娶我嗎?」

顯然崔珉豪才不管什麼前提不前提,也到現在他才明白,崔珉豪來這找他不是僅有教書一個目的而已,而是想來向他討個答案。

「我記得校規裡好像沒有禁止老師間談感情。」他輕聲的說。

崔珉豪聞言,臉上就笑得更開,向前一把就抱住了他,然而在他耳邊輕輕的說:「老師,你是影響我一生的人。」無論是感情、價值觀,崔珉豪的感謝只能用一個緊緊的擁抱,來告訴他,「謝謝你,謝謝上帝讓我遇見你。」

他也不吝嗇的抱住身版不大的崔珉豪笑說:「我也謝謝你。」

雖有八年的斷訊,但他們彼此間的信仰與堅定卻從未有任何的不穩定性。

後來,他們的感情談的是低調但卻淡定,一步一腳印的走過多個春秋,也走過了數個夏冬。

一路有你,謝謝,我愛你。




全文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