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今晚難得與小女友的約會徹底被他自己給搞砸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只不過是被朴有天摸個大腿內側也能讓他整頓飯吃的恍神,他總覺得腿間被朴有天碰過的四處都令他發麻,麻到他無法好好跟小女友吃頓飯,更別說集中精神來聽小女友說些什麼。

然而小女友似乎又生氣了,當場讓他在餐館沒面子,最後他還得低著頭自個去櫃檯付錢,雖然都怪他沒能集中注意在小女友身上,不過他心中還是有點不平衡,埋怨小女友幹嘛不要先付完自己的飯錢後再甩他,害他得白白的掏腰包買下這頓不怎麼樣的約會飯錢。

他告訴自己,若是小女友哪天心血來潮又要倦鳥歸巢,他絕對會不客氣的用盡自己這輩子的吃奶力好好踹那女人一腳。被朴有天惡搞就夠累人了,他是真禁不起再讓他人給胡亂發脾氣。不就是上班太累沒辦法陪小女友聊天,有必要生那麼大的氣?

他真覺得什麼甜蜜愛情通通都是浮雲,手一揮揮還不就是說散就散,就沒看過有那種陰魂不散的愛戀。

不過若真的要嚴格講起,也許朴有天對他就是種陰魂不散的愛情。現在想想,朴有天說話除了他媽的夠噁外,還加上了他奶的夠恐怖性騷擾,擾的讓他連洗澡時分都不禁看著自己寶貝旁的大腿內側。

他伸過了手摸了摸自己的大腿,一切都很正常,可怎麼當下被朴有天摸一切就都不正常?

他哀怨的穿好睡衣,將紅髮吹乾以後,疲憊的就往床上爬去。

其實他明天不想去上班,他想逃班,就如同當初求學時期一樣,翹課去踢足球。以前總是以為自己不適合念書適合工作,可工作了以後才發現原來他自己是個一無是處的人。他不想上班,不想看見朴有天,但出了社會以後就是跟學生時期不同,翹了課成績考濫就算了,翹了班沒有薪水要他怎麼活?

沒錯,長大以後選擇性就變少了,想要個清幽一點的生活都沒得選,他又不是要立志當什麼富翁,可他過的生活卻比勵志想當富翁的人還疲憊。想來想去,一切都是朴有天惹的禍。

他在床上奮力的扭曲了自己的棉被,又揍了無辜的枕頭幾拳,憤懣對著床墊說:「朴有天你去死!」

這時候可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他的手機來了封短訊,他跳下了床,一見裡邊內容,看完後他明日又加了新的行程,他得安排再去買一隻新的手機。

『親愛的俊秀,明天不用去公司,直接來我家完成內頁部分,等你喔!』

他的手機被他華麗的丟出去撞牆了,他不顧形象就在房內尖叫起來,怎麼自從他遇上朴有天以後就沒好事了,明天去朴有天家裡要做啥難道他不清楚?他可是清楚的很。不過他隔天還是皮鞋穿著就前往朴有天的狼窟了。

『叮咚。』

「早,真準時呢。」朴有天開了門就對他拋了一個笑容說。

他沒好心情的白了一眼,擦過朴有天的肩走進了這宅邸。朴有天的窩他不是第一次來,在好久好久以前他也來過一次,似乎是送公文之類等等,那時朴有天也不知道是在忙些什麼,公司不去就硬要他將公文送來,那時便是他第一次走進朴有天的家中。今日是他第二次的造訪,老實說感覺已不像第一次那麼新穎,反倒心中是多了點厭惡。就算朴有天的宅邸再怎麼整齊,他依舊覺得渾身不自在,想趕緊將那什麼內頁的照片拍一拍,然後滾回他的小狗窩。

「放輕鬆,等等會很累的。」朴有天笑說。

他還摸不著朴有天說這話的意思是什麼,就看見朴有天又拿出了上回的衣服出來,他看的是頻頻冒冷汗,不過他還是乖乖的進了廁所做了替換,然而屁股涼涼的再走出廁所。

「快點拍一拍吧……!」他有些害怕的說。

朴有天看著他,只見朴有天對著他擺了擺手,然而說:「來沙發這裡,躺好。」

他用了自己的手緊緊抓著那過短的白衣,身後露出的背脊總是覺得不自在,但他還是敬業的躺上了沙發。他看著在準備大砲相機的朴有天,雖然那樣子很認真,不過他還是不能接受等會要與朴有天拍那啥男男照。

他在沙發上躺著躺著,由於朴有天一直沒給下一道指令,便讓他的鳳眼不禁打起瞌睡。昨晚由於一直想著今天會怎麼被朴有天欺負的他是忘了睡眠,他幾乎是硬著頭皮撐著來朴有天拍這些男男照,但終究毅力還是敵不過睡意,沒多久,他就悄悄的睡在朴有天的沙發上。

朴有天將相機設定好後,便緩緩的朝著金俊秀的方向走了過來。

「嘖嘖……也太沒危機意識了。」朴有天輕聲說。

他的眼神是瞧著睡姿睡得跟鐵達尼號女主角一樣美的金俊秀,也沒將金俊秀叫醒,他就逕自低了身,大掌便朝金俊秀那特短而無法遮掩住大腿的衣裳裡摸去。他看著金俊秀的表情,金俊秀似乎是睡的深沉,所以還沒發現他的動機,不過他不急,這時候就是要慢慢品嘗才有趣。

他是不動聲色的就吻上了金俊秀的翹唇,手掌也不規矩的就率先挾持住金俊秀的寶貝,然後開始的磨蹭。

大砲相機是一張一張的快拍,將他的所有舉動與罪證通通都記錄下來,他一點都不怕也無任何恐懼的又繼續他的計畫。

拍內頁照片當然是最主要的,不過最次要的他也不能就這麼放著不管。從幼稚園那時被金俊秀搭救的那刻起,他就告訴自己得變壞、變強,然後霸占金俊秀,疼愛金俊秀。如今這夢是離他不遠了,他手中的寶貝也漸漸的高漲,他知道金俊秀肯定在睡夢中有所感覺,所以他又賣力的繼續把弄。

「唔……嗯嗯……。」

金俊秀舒服的低吟著,直到腦子有危機意識時,一切都已為時已晚。

「你在做什麼!」

金俊秀一個緊張就推著朴有天的寬肩,他本能性的翻下沙發,像在戰場一樣在朴有天的客廳匍匐起來,迫切的想往大門逃去。

不過朴有天怎可能讓自己的就已快吞下肚的羔羊又再次逃走,他不願,也不准,「回來,寶貝。」他一把就抓住了金俊秀的腳踝,然而低了下身就摟了金俊秀蠻腰,把匍匐在地的金俊秀給拉起,他們就這麼對準著攝像頭,只見他又說:「表情不要這麼驚恐,不然拍不出好照片的。」

說話的同時,朴有天又抓住了金俊秀的致命,就這麼在相機面前蹂躪起來。由於朴有天所設計的服裝前身能擋住金俊秀的重要部位,所以當他在欺負金俊秀時,那身前的唯一布料就這麼替朴有天擋住了他的為所欲為。

「等等……!」金俊秀與朴有天就跪在地上,他的雙腿跪的很開,他不喜歡現在的姿勢,也不愛朴有天的特別對待,「你放開我!」金俊秀扭著蠻腰又說。

「怎麼能,我期待這一天期待多久了。」朴有天埋在金俊秀的頸間裡頭笑說。

「不……。」金俊秀是抓著朴有天的手腕,但卻是無計可施。

朴有天照樣欺負不誤,他才不管金俊秀有多楚楚可憐,這回除了得完成內頁拍攝外,他一定得實現這長期以來的美夢。

「嗯啊……。」金俊秀是被摸的連跪都快跪不住了,就不曉得為什麼朴有天的技巧可以這麼好,雖然他心中很想殺人,但也不能否認這快感是真的讓他覺得快活。

「舒服嗎?」朴有天咬了他的耳多笑問。

金俊秀的手指掐著朴有天手腕上的動脈,他的指甲都快割破了朴有天血管,但朴有天依舊是不覺疼的繼續,而他也在朴有天的玩弄之下無恥的享受。

「你去死……!」

「來,看鏡頭。」

「啊哈……!」

「如果這是攝影就好了,我的親愛俊秀。」朴有天吻了他的後頸,輕笑說。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