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回以後,至今已過了一年之久,金俊秀已忘了那時苟延殘喘在小屋裡讓他預見的傷患面容,他的記憶中只記得自己曾經救過一個人,可卻忘了他那時是救了是什麼樣的人。

這年他已十八,雖年紀長了一歲,可他其餘瑣碎都沒變,唯獨只有小屋變了。在傷患莫名其妙地離開小屋後,他就將小屋全然的打掃乾淨,若是自己又必須進森林搜尋些材料,小屋能當他歇息的地方,而他同時也希望,曾經的那名傷患也能夠來此休息。

這回,他同是帶著羊咩一起走進森林道旁的河川抓魚,他想,若是今天能抓多一點,那麼今晚就能夠加菜了。正值青少年的他,食慾是越來越大,有時甚至有吃不飽的現象,所以他寧可辛苦一點,也想多抓些魚回去填飽自己容易飢餓的肚子。

羊咩在一旁的草地吃草,似乎對於抓魚興致缺缺,沒有特別想幫助的意思。金俊秀這人也不愛勉強一隻羊,畢竟羊吃素,要學會抓魚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就這麼一個人將河川上游的魚一條條的抓進自己的竹簍裡,他這回抓得真的是多,連他自己要將這些魚給帶回部落都有困難,嚴重負重不足的他,腳步剛好走至小屋的門前,他想想,最後還是將那簍魚拿進了小屋裡放,一個人也就在小屋找了地方休息。

雖說這小屋一直都沒有其他人發現讓他心中覺得有些可惜,畢竟他花了不少時間重新布置了這間小屋,可卻沒再有人來參訪過。不能否認,就算過了一年之久,他心中還是不禁會想,當初心口上被砍了一刀的男人,是否還活著,若是活著,那麼他有再回來過這間小屋嗎?

其實他也不真的會想念那段過去,只是在某些記憶的片段,迫使他會去想念這麼一個陌生人。尤其當他餵男人水喝時,這段記憶他特別猶新。好好的初吻就為了救一個人連續奉獻了三四次出去,他也不是心有不甘,只是覺得特不浪漫。況且也不曉得自己的犧牲是否真的換得男人的生命,男人的一走了之,是生是死,到目前為止他都不曉得。

想至這,他敏銳的耳朵突然的警覺起來,他與羊咩一同看向門外,仔細地聽著外頭所傳來的聲響,他心覺苗頭不對,為何地板的震動會如此大力,像是群體的羊混亂的一起逃跑似的。他竹簍都沒拿上人就率先跑出了小屋,眼神便朝著部落看去。

這時號角一響,他的心頭揪更緊了。

部落開始有烏煙冒出,他緊張得拔腿就往部落跑去,當他的腳步越靠近部落,聲音就聽得越清楚。羊咩的羊蹄也紊亂起來,當他與羊咩一同回到部落後,眼前的景象是讓他難以置信。

「俊秀!狼來了!逃!」

他的手一把就被族人給拉住要往回跑,可他卻不肯走,眼神慌亂地看著著火的部落,甩開族人的手皺著眉問:「娘呢!?」

「先逃吧!不逃會被狼抓走的!」

可他並未聽從族人的話往森林裡逃去,他拔腿就朝著他的家跑去,羊咩見他一跑,也僅跟隨在他身後,一人一羊的便往混戰裡奔去了。

他的眼神四處搜尋著自己的母親,爾後才發現母親被三匹狼給包圍,縱然母親再能與狼抗鬥,可一個女人要對抗三個男人幾乎是吃力,也難以逃脫。

「娘!」

他一個大喊,便朝著母親的方向又再跑了過去。天生步伐快的他,沒幾下子就衝進了狼群之中抓住了自己母親的手,趕緊道:「娘咱快走!」

「秀兒你快逃!」

他才不管母親如何推著他,他的手死就是不放,雖說他是成功跑進狼群之中,可要成功逃出狼群之外是那機率可說是微乎其微。他的四周全然被包圍住了,但他仍不死心地緊緊抓著母親的手,看著周圍圍住他們的狼群。

「我……你們放過我娘!」他率先地說。

對於狼族他早已有耳聞,這群狼除了搶糧外,還會搶羊族的人回去當奴隸使喚。他知曉自己的娘親已年邁,不可能受到了狼的折騰。與其兩人一同被抓,不如想辦法先保一個出去再說。

「是誰在那大小聲?」突然的一個聲音,讓所有人都朝著那人看去。

他看著來者,感覺那男人身穿的服飾就是不同,他有預感,這男人大概是狼頭。他看著騎在馬上的男人,他總覺得男人的眼神他很熟悉,但卻又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與男人見過面。可現下的他也無法再去釐清什麼,他看著男人的面容,鎮定的說:「求求你們放過我娘!」

男人看他的眼神是出奇的溫柔,但看在他眼底卻是讓他打從心底的恐懼,「就聽他的,把他抓起來。」男人臉上冷笑說。

「秀兒!」

「娘你快走,我會想辦法逃出來的!」他輕聲說。

「你這傻子……怎可能逃得出來。」

「娘你走便是!」

他的身子被繩子給捆住,其中一匹狼便將捆好的繩子交給了男人,爾後狼們騎著馬便往這已被毀壞不堪的部落看看有無其他東西可尋。而他是站在原地看著自己的母親離去,雖說這他的下場並不好,可能讓母親平安,他的心大概也安了大半。

「你腳邊這隻羊,是你自己養的?」騎在馬上的男人突然問。

他抬眼顫抖地看著男人,點了點頭,「是。」

他們倆人沉默了一會,沒多久便聽見另一匹狼騎著馬過來,開心的拿了一桶竹簍,對著男人說:「大哥,我在森林內的小屋裡發現了這簍魚!可多著呢!」

「我的魚!」他直覺地就喊了出聲。那可是他辛辛苦苦抓回來的魚呢!

男人垂了頭又看他一眼,輕笑說:「帶走。」

後來,所有的侵略都已結束。狼們各自抓了較為年輕的羊當作奴隸一個一個地綁回狼族。他還瞧見幾隻自家羊族所養的羊被吊綁在竿子上,他曉得那些羊的命運,看著看著,眼淚就要滾出來了。

羊咩是安分地隨著他走在一旁,可這時不遠處卻迅速地跑來了一匹大野狼,只見那匹狼要撲上羊咩時,他是緊張地扯動了綑綁自身的繩子惹起男人的注意,男人便朝著那隻野狼說:「卡滋,不准。」

卡滋就趴在羊咩身上,聽見男人的話,甩頭便乖乖地走在男人身旁。

「謝、謝謝。」他抬頭看著男人的背影說。

男人拉著繩子,沒有轉頭,也沒有回話。

不曉得為何,到目前為止,他都不覺狼是真殘暴,尤其眼前的這個男人,特別吸引他。

 

 

 

 

 

我知道很蠢又不是很好看,

但因為我實在不忍心讓大米那麼殘暴對待秀秀,溫柔是大米的指標啊,真的狠不下心T^T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