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隔天一早,金俊秀還在沉睡之際,朴有天早已先梳洗好準備去命下人為金俊秀準備補身子的藥帖還有燒熱水,待他醒過可以清洗身子,也順便補補身。但他卻未料過,當自己也才穿好衣裳時,伸手替金俊秀蓋了被子,朴夫人腳就踹了門,闖進了他們的臥房裡頭。

朴有天還未回過神來,看著自己的娘逼進自己,他緊張的趕緊搖著昏睡的金俊秀,急著性子說:「娘子娘子!」

這下可好了,若朴夫人真對金俊秀不滿,也許還會氣憤的扯了金俊秀身上的被子,沒準的他家娘子身分就這麼曝光了也不一定。他越想越急,可是金俊秀還很迷糊。都怪他昨夜太賣力了點,現在害的他家人兒連逃的力氣也沒有。

「現在都什麼時辰了!?」朴夫人就站在他們的床前,看著一個還不是很清醒的金俊秀,還有個緊緊抱著金俊秀不放的朴有天怒道。

朴夫人見沒有人回話,他瞇起了眼就盯著床上的紅髮人兒,似笑非笑的說:「瞧媳婦你這般模樣……昨晚也做過了吧?」

金俊秀本不是太清醒的腦子,現下的他被這麼一問,也被問醒了。他顫抖的將紅腦袋瓜子轉過,瞧著怒火沖天的朴夫人,輕聲回:「是。」

「再沒身孕看你如何交待!」

這一聲像是忍到極限般的怒吼,全下人包括站在外頭的都聽得一清二楚,沒有人知曉為何朴夫人會這麼生氣,也沒人敢過問臥房裡究竟發生過什麼事情,就連一旁的朴有天也覺得傻眼,他娘沒扯金俊秀的棉被他甚是感激,可卻又提起了一件他與金俊秀之間根本就不可能會實現的事情。

若是被罵罵就算了,大家摸摸鼻子也自認倒楣。可這時連朴有天也沒料到,他家的娘並不是只有對他們出氣而已,這回可是玩真的,更是絕的朝著他們說:「英秀再生不出來,只有兩條路選,一來納妾,二來休婚!」

金俊秀與朴有天各是睜大了眼,這樣的二分法不是沒得選,是他們哪樣都不想選!

若不納妾就是休婚。憑著朴有天的道德觀,打死他,他也不納。又憑著身心都賣給朴有天的金俊秀,再如何他也不想休婚。選哪條,哪條都不對。但他們卻只有這兩條路能選。

「為人媳婦不可不懂的道理,七去是最為根本,你明白吧?英秀。」朴夫人皮肉不笑的說著這話,臉上的神情更是令金俊秀為之聳立。

「是,娘。」

七去這種輪理法則就算是做為男人的他,他也不可能不明白。

所謂的七去很簡單,只要女方有不順父母、無子、淫、妒、有惡疾、口多言、竊盜等情事,男方得以要求休婚。七種情事當中,金俊秀也就具備兩種。他不順朴有天的爹娘,也不能生子,按法理來說,朴夫人是真能要他說休就休,沒有不休的道理。

朴夫人臉上得意的看著床上的紅髮人兒,瞧金俊秀一副神似落寞,他就曉得自己這回不但能維護朴家名譽,也能順利將金俊秀趕出朴家,免得家醜外揚,大家都弄的難堪。

金俊秀看著朴夫人離去的背影,那扇房門最後是關上了,但金俊秀心底卻平靜不下來,他害怕的拉著朴有天穿整齊的衣裳,眼眶泛著淚水問:「咱、咱們……該如何是好?」

年僅十六的他,遇到這樣的事情他能說是怕的連話都說不穩,更別要他去想後續該如何去解決這問題。明明昨夜才與朴有天談出了方向,可今日的意外又是一個不給面子的阻礙,這衝擊對他而言是過大了點。他緊緊的抓著朴有天的衣裳,人就趴在他肩上哭了起來。

「不會有事的,娘子。」只要朴有天在的一天,他不會讓金俊秀受到什麼傷害。

這對他而言不成問題,婚姻是他的,由誰來做主很明確,思想跟別人特不同的他,根本不將這些束縛他人幸福的禮俗放在眼底。他想怎麼愛沒有人能管,他也不准別人來插手自己的人生。

他這麼想,可金俊秀能就隨著他想嗎?這點他不會去過問,夫妻間有些事情是不需要達成共識,朴有天逕自的認為,金俊秀不管想什麼,他都不會讓他離開他身邊。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

就這麼,為了讓金俊秀順順心,朴有天還是把他帶到宮廷裡來。本來朴有天還是拒絕金俊秀再進宮,他怕金在中發現金俊秀的身分,可卻沒想到,其實金在中才是第一個人曉得金俊秀身分的人。雖然他不是第一個,可這也沒什麼好可惜的,至少這麼一來,金俊秀還有一個地方能讓他去散心,而不用他老是將金俊秀關在臥房裡足不出戶。

他是將金俊秀委託讓金在中照顧,自己也就如往常一樣陪鄭允浩下棋。

這回的棋局鄭允浩覺得自己很不可思議,朴有天竟能在沒有金俊秀話題下輸給了他,他瞧了一眼朴有天的神情,縱然朴有天總是沒什麼表情,可這次他可是從這盤局裡感受到了朴有天的分心,還有他的擔憂。

「是發生何事能讓你輸我這盤局?」鄭允浩搧著扇子問。

朴有天抬眼也看了一眼鄭允浩,才低聲說:「家務事。」

這說了鄭允浩也幫不上忙,而事情又說來話長,那又何必向他人提起自己的困擾去打亂他人的心緒。

鄭允浩是體諒他的無奈,說不說他勉強不了,不過他猜肯定是有關金俊秀的事情。雖不知其中發生了何事,但為了確保讓朴有天無論如何都不能拋棄金俊秀,鄭允浩巧妙的跳脫話題,就為了給予朴有天更強的執著力去守住與金俊秀姻緣。

「你也曉得俊秀是男人了。」鄭允浩開口說。

朴有天點點頭,沒有回話。

鄭允浩若無其事的收起扇子,雲淡風輕的問:「你可知曉為何俊秀會喝下啞藥?」

「您說是誤喝。」朴有天眼底有些懷疑,還是他又被騙了?

「非也非也,那是欺罔之詞。」鄭允浩臉上輕輕的笑著,又說:「俊秀當時怕你發現他是男兒身,決定喝啞藥傷自己聲帶,是為了不讓聲音變沉。」

這事情的真相,對於朴有天可是震撼了。他沒想過金俊秀在一人偷偷隱瞞身分之時做了這麼傻的事情。做了這些就只為了留在他身邊,那他還有理由放棄金俊秀的一絲一毫嗎?金俊秀能為愛犧牲到這種地步,那他沒有理由保護不了金俊秀,縱然是犧牲掉他所有的一切,無論如何他都會保住自己與金俊秀天外飛來的姻緣。

也許他放棄了與金俊秀的姻緣能換得更好的姻緣,但他不需要後者什麼更好的姻緣來踏實他的後半輩子。現在的他與金俊秀縱然做什麼都不順,但做久了總會順。他沒辦法再額外的思考什麼,策劃什麼,腦子簡單的他只需要明白一件事情,他很愛金俊秀,很愛很愛他,既然愛,就沒有放棄的理由。

在他把金俊秀帶回府後,金俊秀的神情還是很失落。金俊秀腦子一直在想該如何去解決眼前的問題,在一旁的朴有天看著自己娘子這麼苦惱,說什麼他也不想讓金俊秀這麼困擾,他這回倒是也不生羞的強吻了他的娘子。

他就希望把金俊秀吻的天翻地覆,吻的沒法再思考,就是不想看見金俊秀苦惱的神情。

「相公相公……。」金俊秀這次是先紅了臉頰,推著狂吻著他的朴有天。

他啓唇微微的喘著氣,看著也一同在喘氣的朴有天,沒幾下眼前的人又把自己的唇堵上。

「唔……。」

金俊秀被朴有天吻的越深,他的雙眸的濕氣就多了幾分。

他害怕以後都不能這麼被朴有天吻,被朴有天疼愛,更是不能管朴有天,也感受不到朴有天如孩子般的撒嬌。明明是個想讓金俊秀別亂想的吻,可他卻不曉得這一吻反倒沒給紅髮人兒一個平靜的心靈,反而吻出了金俊秀的眼淚來。

朴有天好不容易放開了他的唇瓣,可卻見著金俊秀流出的眼淚,他更是錯愕了。

如果吻,紅髮人兒吻不好,那就換抱的吧?

朴有天腦子想完,人也就把金俊秀給抱住了。

「俊秀,能解決的事情不用擔心,因為它能解決。不能解決的事情也不需擔心,因為它還是不能解決。」

也許……金俊秀從這麼一刻起才發現了朴有天的中心思想。他能毋庸自擾,而他老是不堪外界的打擾。朴有天的想法總是沒有很難,而他的想法卻老是作繭自縛。

他也用力的抱緊了眼前的傻相公,外表傻,行為傻,但腦子卻一點也不傻。

可朴有天縱能讓金俊秀在他身上找到慰藉,但朴有天卻沒想過其實自己的能力也有限。

人總有伸手所不及之處,要處處將所有的事情一攬上肩,是需要勇氣,但也需要自己觸手可及的能力。保護金俊秀的責任是責無旁貸,他不只此一時得保護,彼一時也得保護,甚至是護著金俊秀一輩子。

可很現實的,若這樣的事情一旦是超出自己能力所及,也許在某一刻,他會失去金俊秀,而更要命的是,他可能再也搶不回金俊秀。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