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打了四、五通金俊秀的手機,金俊秀都沒有接通他的來電,再打了第六通,確定金俊秀是不會接電話以後,他便放棄找金俊秀幫忙,決定自己前去沈昌珉的住家找沈昌珉談談。

這次前去,他並不是想要與沈昌珉談論搖滾社的事情,而是受了補習班的請託,他必須告知沈昌珉得去補習班簽署取消補習的切結書,免得在補習期間發生任何事情,害的補習班被家長追究責任。

說真的,一個人前去還真令他覺得害怕,經過上次的鬧劇以後,他心中的陰影並未完全抹滅,但想起沈昌珉對他的冷漠,又讓他覺得也許沈昌珉已對他死了心,即使再見到他,也不會再待他如前幾次模樣。

他隨著自己的記憶前去沈昌珉的住家,不曉得沈昌珉的父母在不在,若等會前來開門的是家長,他想,就直接向沈昌珉的父母交待便可,沒有必要直接面對沈昌珉。

在他來至沈昌珉的家門前,他緊張地按了門鈴,沒幾會,就聽見門鈴答錄機傳來了聲音,「請問哪位?」

「我是昌珉的同學,崔珉豪,來找昌珉。」

他聽見話筒掛上的聲響,沒多久就見沈昌珉出來開門,冷冷地看著他,「有事嗎?」

「補習班老師說,若你不想補習,要去簽切結書,表示取消。」沈昌珉似乎覺得有些麻煩,只見他又說:「其實也剩沒多少課了,不補也滿浪費錢的。」

沈昌珉散發出的不耐煩氣息,因他這句話便收了回去,只是在態度上仍對他相當冷淡,待他正想轉身離去時,沈昌珉便問:「要不要進來喝杯水?」

從他家走來沈昌珉這,確實也有段距離,再加上天氣炎熱,他難掩自己的汗罐子特性,樣子又像快中暑一樣,他也乾脆地答應,進了沈昌珉家門向沈昌珉討了杯冰水。

他安靜地坐在客廳內,這回才仔細地瞧,發現沈昌珉的住家很乾淨,東西很少,一點也不像有其他人住一樣,清幽的很。待沈昌珉端出了涼水給他,他便邊喝邊問道:「你父母今天一樣不在家嗎?」

沈昌珉的樣子依舊冷漠,只輕聲說:「我一個人住。」

這麼大的房子一個人住?看來沈昌珉的家世背景來歷應該也不小,天底下還真沒幾個父母能在孩子高中時就買一棟透天屋由孩子自由使用。

他將杯子放上了客桌上,沈昌珉又起身走進廚房,拿了一壺涼水,再替他倒了一杯。

「謝謝你。」

沈昌珉沒說什麼,只道:「明天我就會去補習了,叫補習班的人別再打來我家。」

「嗯。」

「上次那件事情……」沈昌珉瞥眼看了他一眼,輕聲道:「對不起。」

他瞪了大眼,以為自己聽錯了,沈昌珉竟然跟他道歉?本以為沈昌珉會再說些什麼,但好似話語已完畢,對他已沒什麼話好說了。

「你……你是真的要退出搖滾社嗎?」

他又再問了一次,趁著沈昌珉還願意跟他說真話時,他想釐清沈昌珉是否是真心真意地要離開這個完美結合的搖滾樂團,難得他們四人各有所長,默契也跟得上,如今說散就散,不免在大家心中都留下了遺憾。

「嗯,這樣你就可以不必退出,繼續組奶油飛。」沈昌珉說。

「你──」

「當初踐踏了你的夢想,很抱歉。」

既然話已至此,他想也許他與沈昌珉還有修復空間,於是便道:「我希望你回來。」

只是令他意外地,沈昌珉對這樣的心意並不覺高興,反而拒絕了他,「不用了。」

他不明白的看著沈昌珉,「為什麼?」

沈昌珉沒有解釋,只是隨便用了藉口搪塞,說是自己得準備去表演,而將他送出了家門。他無語地看著沈昌珉關上的大門,離去時,並未發現從透天屋二樓窗口朝他看過來的眼神。

所有人都很自私,崔珉豪不過是需要他來替他完成奶油飛的夢想,那他的夢想呢?由誰來替他完成?

就算回去了,也得不到你的喜歡,不是嗎?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