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畫突如其來的變更,其實連他這個計謀者也不太曉得怎麼應對。

如果說等會進門就要開始對金俊秀上下其手,那種感覺很突兀,況且昨夜發生的事情他都決定裝蒜了,怎可能今早起來又突然要對金俊秀出手。他總覺得自己計畫變更的相當的不合邏輯且又沒連貫性,但是他的腳步都已走至自己的房門前了,他不可能再做一次的計畫變更。

既然這種下流計畫的靈感都突然湧現了,他也不想白白的浪費。但該怎麼做?他想,就見招拆招吧!

他開了自己寢室的門,門一打開入眼的便是金俊秀站在流理台前清洗裙子的模樣。他的眼神又相當不忌諱的從頭到腳將金俊秀重新打量一便。無論怎麼看,他都覺得只穿襯衫與三腳褲的金俊秀相當性感。

「謝謝你。」金俊秀關了水龍頭,轉身看著他笑說。

金俊秀的手都伸過來了,他卻將金俊秀的褲子抓得緊,害怕金俊秀將褲子拿去穿了。不過當金俊秀抓到他手中的褲子時,他還是鬆了手,讓金俊秀拿了過去。看來他的時間相當有限,他得趁金俊秀還未將褲子拉上拉鍊時扒了金俊秀的內褲。

但要怎麼做?

他趁著金俊秀的雙腳在套進褲子時,悄悄的來至金俊秀身後。他看著金俊秀的翹臀,直到金俊秀挺直了身子,他人便急急忙忙的貼上了金俊秀的背,雙手邊繞過了金俊秀的腰際,然而握住了金俊秀抓在褲頭上的雙手。

金俊秀嚇了一會不敢輕舉妄動,而他卻也尷尬的佇立,只懂握著金俊秀的手,不讓金俊秀將褲子好好穿上。

「呃,有天,你怎麼了?」

為什麼不管什麼時候聽金俊秀的聲音,總是那麼令人想勃起阿?

他該怎麼回答?應該誠實的跟金俊秀說,我想跟你做愛嗎?如果這麼說,金俊秀不就會被他給嚇跑了?不過好像說跟不說都沒差,因為他接下來想做的事情肯定是會嚇壞金俊秀。

他的胸膛貼上了金俊秀的背脊,完完整整且毫無縫隙,歪了頭便在金俊秀的頸子上落下一吻。

金俊秀輕顫了一下,「唔。」

「俊秀……」他的聲音有些急促與低沉的說:「我想霸占你。」

誠實方為良策啊,他最後還是覺得誠實是最好的選擇,不過他的說詞並不直白,遣詞用句倒是含蓄許多,但意思卻很明朗。

褲子都不給穿了,連大掌都隔著三角褲摸上了金俊秀的嫩莖,這意圖還不明顯嗎?

「我以為你只是醉了才會這樣……。」金俊秀無辜的說。

雖然語氣很無辜,但是他聽不出金俊秀的意願。

「你……喜歡我嗎?」金俊秀的私處被他搓揉著,不自覺就縮緊了大腿內側,又說:「我很喜歡你……但我不希望你做種事情,只是因為我的樣子。」

金俊秀是不是……曾經發生過什麼事?

他停下了沒教養的大掌,抬頭看著鏡子裡的金俊秀,金俊秀的神情很哀傷,似乎曾經有過不好的回憶一樣。如果他猜的沒錯,金俊秀過去可能也喜歡過某個男人,而那個男人上床只不過是因為他長得誘人,並不是真的喜歡他。

怎麼辦?他總覺得自己的分析搞的他內心是五味雜陳。難道金俊秀的第一次不是他的?

「你……」他正想過問時,金俊秀便率先解答了他的疑問,「我高中曾經喜歡過一個學長,那個學長得知以後,過沒多久便約我一起去吃飯,結果沒想到……他並不是想吃飯。」

……該不會真的……?

「可是最後被昌珉發現了他的計謀,昌珉揍了他,然後他很生氣的說,他根本就不喜歡我,他只想知道跟我做愛時,我會露出什麼表情引誘他。」

他心中頓時開了花朵,決定日後都要膜拜沈昌珉了。

「俊秀,其實昨天並不是偶然。」他看著鏡子裡的金俊秀,雙手很聽話的摟住了褲子還沒穿好的金俊秀,低聲說:「因為我想追你,所以才千方百計的與沈昌珉做對、要你的電話、做歌給你唱、把票投給你、然後騙你回房偷襲你。」

「本來想說不要欺負的這麼徹底,但是……」都是託沈昌珉跟崔珉豪的福,他不得不欺負金俊秀到底。

「但是,我想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也曾為了你在櫃子裡迂迴一陣子,最後決定走出來,什麼1069,我不想管了。」

他的表情雖然深情款款,但是說出來的話好像沒什麼建設性。不過他能保證,這些話雖沒有營養,但卻是句句真心,沒有一句是謊言。

掛在金俊秀腰上的手,又慢慢的往下滑,滲透進了金俊秀的三角褲裡。他另一手也毫不猶豫的就將金俊秀的內褲拉下,大掌完全站據金俊秀的私密處。金俊秀的褲子掉了,內褲也掉了。

他將金俊秀轉了過身,然後吻了他。

過去的種種,在他身上,肯定不會再次發生。他不能保證自己真的會很浪漫,但是他能夠保證他絕對會好好疼愛金俊秀一輩子。因為是金俊秀將他從櫃子裡呼喚出來的,神燈沒有理由不給阿拉丁許願的機會,他也一樣,他會彌補金俊秀過去的傷痛,然後給自己一次愛金俊秀的機會。

「唔……。」

他將金俊秀抱上了流理台,金俊秀岔開的雙腿就容納著他,他又是吻又是搓揉,本是提醒勿忘我,到最後他卻是太忘我。

他們從臥室外的流理台一路又親又吻又摸又揉的走進臥房,他身上的衣服也脫了差不多,沒有意外的,他們便一起倒上床,在這張單人床上做起學校最禁忌的事情。

「既然你也喜歡我……做我的寶貝好不好?」他喘吁吁的問身下之人。

金俊秀看著他,摀在嘴邊的手背也吐出了一個字,「嗯。」

從第一刻到最後一刻,他都覺得每分每秒是出奇的美妙。

不過由於金俊秀的後庭太過緊致,他擺動起來是有些難度,但他還是盡了最大的努力,讓自己舒服也讓金俊秀快樂。

遇見金俊秀,他就是四大才子的總合,對金俊秀只不過是東淫西賤南蕩北色而已……。

當然,他還愛他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