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穿一身黑禮服,日落以後是他開始活躍之時。

人稱,他是一朵夜玫瑰。



「哥哥……我肚子真的好餓……。」男孩顫著身子說。

「這裡,哥這裡還有一塊餅。」

金俊秀將自己身上唯一的一塊餅交給餓得發慌的弟弟,為弟弟盛了杯水人就不見蹤影。

今天他仍是相同,一大清早就來至地主門前大力的搥著厚重的木門。

「開門!快開門!」

「又是你!你這臭農奴,不管來幾次大地主都不會見你!」

「所有農民的糧食都被徵收!我們吃什麼!東西是我們辛苦種的!你們才沒有資格吃!」

「少在這大聲!回去!」

衛兵推了他一把,他不死心又走向前。

「沒用的地主,只會剝削農民!」他怒道。

「夠了!」衛兵身後出現了一個身穿高貴的禮服,特大的啤酒肚,尺寸不小的水桶腰,甩著肉徒步從廳內走出,「你這煩我也沒用,規定是中央訂的,我也只不過是遵從而已。」

他看著大地主掏牙的模樣,擺明就是種諷刺,「夠帶種就去挑戰中央,去瓦解封建呀!」

他睜著滿是血絲的鳳眼,咬了牙,便拿了自己腳上的一支鞋,用力的朝大地主臉上丟去,轉身就跑。可這奔跑卻也不是漫無目的,天生體力好腳程又快的他,沒多就自己一人來到了城堡的大門前。

他喘著氣看著大門緊閉的城堡,就在城堡週圍觀看起來。

城堡的戒備森嚴,他知曉自己賤為農民說要求見也是徒勞,就乾脆一點闖入。但眼前的城牆也不可能是做來只防矮子的,那高度若是沒有一些工作,他根本爬不進去。

於是他又回過頭拿了綁牛的麻繩,一條接著一條加長了長度,最後一個末端則綁了十字鎬。離去前他還望了一眼弟弟,確定人兒睡著沒事,他便拿著手上的工具一路走回城堡外圍。

為了每個農民的生活,這回他可真是豁了出去。腳上的另一支鞋他也不要了,反正缺了一支穿著也嫌彆扭。他選了一個自認為地理位置較佳,將十字鎬用力的城堡內拋去,連續拋了十幾次,第十五次才讓他成功勾住了某樣東西。他拉了拉,確定這樣東西能撐住他的體重,他扯著繩子上半身往後,下半身的雙腳踏上垂直的城牆,一步一步的往上爬去。

手心與麻繩的摩擦力讓他痛得想哀嚎,可他憋住了疼痛,直到成功的爬至頂,他則翻過了牆來。由於太過情急,他從牆上掉落於城堡內時,腳踝不小心扭傷了。

他雙手捏著腳踝,皺著眉趕緊觀望四周,忍著腳痛胡亂的在城堡內跑了起來,最先發現他的是城堡的僕人,僕人一個尖叫,惹的他更是緊張。

他不曉得自己應該往哪去,於是見門就闖。

說來也幸運,他闖一次就剛好是議會大廳。裡頭的裝潢很漂亮,這也是他第一次看見貴族的生活是什麼模樣。

「我要找國王!」管不著那麼多,他就在議會大廳裡喊了起來,「我要找國王啊!」

沒多久,前來的不是國王,而是士兵。他狼狽的被士兵桌住,可嘴中仍是不斷的喊著相同的話。他今日根本是抱著必死之心闖入宮廷來,要是沒有一點作為,他死也不瞑目。

縱然只能爭取到的東西是微薄,他也不會後悔,就算結果可能只是一塊發霉的麵包。

「放開我!」

他的舉止是惹來不少騷動,但至少是起了效用。

「來者何人?」

頭戴皇冠的男人揪著鬍子,來至他面前,瞧見他這副模樣,臉上是嫌惡。

「求求國王讓地主徵收二分之一的農糧就好!農民都快餓死了!」

國王挑著眉,本是嫌惡的臉不見了,可卻換來一副不懷好意的眼神。

「拜託您!農民都快活不下去了!」到最後,他幾乎是又哭又求。

國王瞇了眼,微笑道:「可以呀,但是有條件。」

「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他冒然答道。

「那就成為我的男寵。」

他睜大了鳳眼,瞳內顫抖著,嘴唇輕啓,「那先發放五斤的農糧給每戶人民。」

知道自己沒有退路,但在絕望裡他還是盼著一線生機。

「這不難。」國王笑道:「配個房給他,好好為他做個整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