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客棧裡想了一夜,後來他做出了決定,還是在城內多待幾日,他仍想探探那男孩的風聲。至於觀看民生等事項,他很不道德的就順延了幾日,決定三日後再前往較邊緣地帶一探究竟。

他這皇上也孤身太久了,耐不住寂寞,好不容易遇上一個他看的上的人,他當然不想輕易放過。縱然社稷為大,他一生的幸福也很大。
f
這該怎麼說,他想,也許自己是對那男孩一見鐘情了。但鍾情歸鍾情,也得相處下去才知對方達不達自己的標。總地來說,他還是得先想想法子接近男孩才是,不然一人想這說那的,也不會有個確切結果。

隔天,他仍然揹上自己得輕便行囊,走出客棧,隨意的買了饅頭包子吃,喝完豆漿,便也就近散散步,問問子民生活過得好否。

大致不錯,可每人的但書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稅收太貴。俗語說苛政猛於虎,苦了天下人,而上位者卻不懂天下心。想想也是,雜稅過多,有些稅收也確實過時了沒收取的必要,那為何那些官吏卻沒向他報備稅收收取過多的問題?

他將自己在城上的所見所聞記載下來,好回宮廷時一一拿書來細數,好好與那些朝臣算帳。多收的稅要是吐不出來,那每人就剪一指節手指代為懲罰。有那麼多閒錢掛手飾,卻沒時間反應民間疾苦?這什麼道理。

待時辰越接近中午,人潮就越多,街道也開始有了生氣。

不過他能做的事情也不多,除了前赴有名的廟宇燒香求個安好外,他不知自己還能夠再往哪去。要去青樓也得是晚上的事情,現在的他得想辦法消耗下午時分。

他選了間有名的飯堂排隊入座,也點了人人口中的美味佳餚,他好奇一試,發覺味道竟與宮廷內大相逕庭,這些熱門的飯堂也為免好吃太多。他慶幸自己能活到現在是奇蹟,宮廷內的御廚輸慘了,平平都是做飯的,怎麼味道就差這麼多?

他又將這點記載於簿,發覺沒有崔珉豪在身邊也挺麻煩的,崔珉豪就愛寫字,這些能由崔珉豪來寫他也省一事。

後來他還是回到了客棧裡來,睡過了炎熱的下午,日落時才懶懶起身,揹著輕便行囊前往青樓排隊。

今天他來的特早的,青樓大門雖是敞開,可卻無法入內。他睜大桃花眼猛往裡頭瞧,方向還是朝昨晚自己選上的位置看去,沒幾下子果然看見了昨天那男孩。

男孩忙著開張,忙碌的很。雖然從這看去人影雖小,但那天生紅豔的髮色倒是凸顯,走到哪他的雙眼都能立馬跟隨,因為實在太過顯眼。可比起那宗紅髮,他最想見的是臉蛋。總是笑容可掬的男孩,那般笑容還真是擄獲了他不少芳心。

「唔。」

「對不住,不小心撞到您了。」

他狐疑的看了撞他的人,也不疑有他,挪了挪肩上的背帶,繼續看著他想看的人兒。

開場後,他是衝第一,但位置卻非選第一,依舊是那小角落。

男孩見他趕忙霸占位置,彎身為他倒茶時,便笑說:「爺怎麼如此趕忙?您應當選前面一點的位置,今晚可是有表演。」

他聽著男孩酥軟的聲音,他聽的一愣一愣,還挺令人陶醉的。

「無妨。」他低聲道。

反正他來的目的不為什麼,就為眼前這男孩。

「那是可惜了您這麼早來排隊的好機會。」男孩笑說。

他發現男孩能言善道,重點是並不虛假。也不知是做出了職業還是真的誠心與他說話,他都覺得男孩很完美,聲音很好聽。

「今日爺想吃什麼?」

「依舊。」

「窩窩頭?」

「是。」

「那姐姐呢?」

與昨日同樣的難題,他悶不吭聲,「還是由我替您選吧,好嗎?」男孩笑問。

他看著男孩的笑容,情不自禁的點了頭。若真要他選,他想選的才不是什麼姑娘,是眼前這男孩。

爾後男孩為他送上了餐點,姑娘也一併送了上來,本來想開口問問男孩的名字,這回計畫又是泡了水。可他依舊沒有放棄,拿起桌上茶水喝了一杯,轉頭就朝姑娘問:「你可知那位店小二的名?」

姑娘被問得莫名其妙,臉上苦笑,「爺是來看我還是來看他?」

他蹙了眉頭,思忖,連這種問題也要問?當然是來看他!

「我不知那孩子的全名,但大家都喚他小俊。」

「英俊的俊?」

「是的,雖是英俊,可他卻長的可愛,挺惹大家喜愛。」

他的眼眸又看向了男孩,不過卻見男孩與青樓的主廚說話笑得開心,他心裡頭有些不滿。但他還是安慰自己,反正男孩也不屬他,他不能夠如此雞腸鳥肚。

他沒幾下子就將桌上的一壺茶水喝光,於是舉起了手喚道:「小俊!」

男孩眼中有著埋藏不了的訝異,似乎是驚奇為何他會知道自己的小名。不過男孩仍是掛上笑臉來面對他。

「爺有何需求?」

「沒茶了。」

他見男孩將茶壺接過手,馬上又換上新的一壺,「茶來了。」還為他與姑娘倒上一杯。

他看著男孩的側顏,本想開口問些什麼,但話卻又縮回喉間,膽卻了。

到底要怎麼做,自己才不會像個變態?

光是喝茶就喝飽了,他站起了身子才正想去結帳,忽覺自己的行囊裡似乎少了樣東西。

「錢袋呢……?」

他全身上下摸了好一會,一臉驚恐的與姑娘面面相覷。

「沒帶錢還敢入青樓!」姑娘翻臉就跟翻書一樣快,拉扯著他的衣服,全身摸光光,就是摸不到錢袋。

怪了,難不成他得留下來幫忙洗碗了?

「不,是下午排隊時被摸走了。」他冷靜的說,可姑娘卻不理他冤屈的理由。

「你──」

「姐姐!」

男孩適時的出現,從自己的內襯裡拿出了錢來,輕聲說:「息事寧人吧。」

可姑娘卻沒收,只是氣憤的說:「我做什麼拿你這甘苦錢?這攤算我衰!」

姑娘也算霸氣了,果然眼前這男孩是真惹人疼愛,不然他想他可能無法逃過這麼一劫。

「我──」

「青樓附近扒手多,得多小心。」

他垂了眼,依舊是將自己的行囊攤開來,除了一支筆與一本冊子,他最尊貴的錢袋真的不見了。

「可真完了。」他嘆氣道。

好險客棧的錢是一天給一次,要不他還真不曉得自己得怎麼過活。他的馬還寄放在馬廄呢,沒錢怎領?從這走回宮廷,好說歹說也好幾里路了。

「您是旅人?」男孩好奇問。

他將錯就錯,「是,聽聞這裡美女如雲,人情濃厚,於是前來自旅。」

「那沒了錢不就麻煩了?」男孩睜大了鳳眼,同情的看著他。

「是。」

只見男孩回望了廚房,若有所思,沒幾會又轉回頭看著他,「不介意的話,來住我這,等掙了些錢,再回您老家拿些細軟吧!」

「可行?」

男孩用著擔憂的眼神朝著廚房看去,勉強答道:「應該可行。」

既然可行,那他就厚顏無恥的……住下來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