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珉豪帶給了他多采多姿的生活,眼看他最期待的一年就要來臨,再等一個月,崔珉豪便能夠隨便他。什麼承諾都能夠破除,但唯獨這一樣不行。

自從見識到崔珉豪的人緣以後,他更是瞭解人類的作風。即便不想看小奴隸與別人處得好,偶時還被東摸摸西摸摸,他還是必須尊重小奴隸的生活,以及他的朋友。金俊秀說,人跟狗一樣,都是群體動物,只是在情感層面上不是只有忠誠一樣,分別有朋友、親人以及情人。乍看之下大家互動都不錯,但有某些互動,只有他能夠擁有。

最好的示範便是接吻,至今他沒看過崔珉豪吻過誰,只吻過他。

雖說他必須學習放心寬心胸不桎梏崔珉豪的生活,可有時心就是放不下,於是只能託付本想讓他好好當隻輸血犬的夏洛克。還好夏洛克不懂爭取自己已退休的權益,只要他有事想找夏洛克幫忙,夏洛克絕對義不容辭。

過了一個夏天,令人容易手腳凍結的冬天又要來臨。據說冬天喝些酒能夠暖身子,崔珉豪特別選了星期五的晚上,約他要不要一同前去酒吧喝酒。這種娛樂他沒去過,但以前他在流浪時曾經經過。

那樣的場所說不上好,每個從那種店裡出來的人,十個有九個會像瘋子一樣見他就打。而且滿身濃厚的酒味,他對那樣的地方沒有好印象。

「那很吵,也很亂。」他說。

明明沒真正進去過的他,卻說的有如箇中老手一樣。他是真有許多娛樂沒嚐試過,但至少他流浪路走得也比崔珉豪多,是好是壞,他用鼻子就能判斷出來。

「去一次就好了啦!」崔珉豪似乎很想要他去,但他還是拒絕,「不了,你也別去。」

「可是我跟朋友約好了……。」

「我可以幫你拒絕。」

「不要啦,這樣不好。」

照他以前的個性,他若不喜歡,轉身說走就走,不可能如崔珉豪一樣在這考慮情分問題。不出意料,最後崔珉豪還是選擇要去,但他卻特別且嚴肅叮嚀,酒不能喝太多,晚上天冷,早去早回。

崔珉豪離開獸醫院前還對他保證會小心自身安全,他姑且信信,但嗣後還是派了夏洛克前去臥底。

『大哥你放心,有問題我會通報你。』

夏洛克已不如以往,身體長高也長壯,說起話來不再幼稚,也不會隨便對他人搖屁股。在獸醫院裡頭具有一定地位,專門控管那些寄宿且前來美容的狗兒秩序。

「你小心,晚間會轉涼。」他替夏洛克套上一件保暖衣,又說:「我在醫院等你。」

『沒問題。』

門一打開,夏洛克便拔腿嗅著崔珉豪的氣味前去,看著夏洛克奔跑的背影,心中也覺得踏實許多。他只需要等夏洛克的消息,但也期許崔珉豪能夠平安。

夜裡外頭下起雪來,本來每周都會前去游泳的他們,也因為天氣漸轉涼而這項活動便作罷。至今他的泳技已不如當初的不純熟,隨隨便便就能追上崔珉豪,但卻沒法隨隨便便就在泳池裡脫去崔珉豪的褲子。

他看著時間、看著日子,這個月若過去,新的一年到來,崔珉豪便會成年。他坐在櫃台前瞧著門外的細雪,朴有天與金俊秀已準備下班要回公寓,但他仍是一人在獸醫院等著夏洛克的消息。

時間已至晚間十二點,電腦上的日期增加了一天,正覺有些喜悅的他,卻聽見外頭傳來的車子甩尾聲。他挑起眉來,心跳很快,正想走出獸醫院便見夏洛克從不遠處跑了過來。

『大哥!小主人出了車禍!』

二話不說,他跑了出去,夏洛克尾隨於後,現場一堆人圍繞,他只看見被撞飛的腳踏車,卻不見人。他耳邊聽見有人已叫救護車,但卻又見有人說目前救護車不夠用,所以短時間內不會來載人。

他推開人潮,只見一個像瘋子一樣的人踢著躺在地上的崔珉豪,大罵道:「騎車不看路啊!」

雖有人向前阻止,但那人還是不甘願的踢著崔珉豪。那人滿身酒味,他走向前一把就抓起那人的衣領,不由分說就是一拳!

竟然酒醉駕駛……!

他抱起頭破血流滿身是血的崔珉豪,鼻息間只聞見血腥味,卻不見崔珉豪有任何酒氣味。這時候也不好追究誰對誰錯,他抱著崔珉豪便拔腿一路朝著醫院跑去。以前鬼混的經驗,他曉得哪裡有捷徑可循。

夏洛克跟在他身邊,提醒他道:『小主人的氣息有危險!』

他咬牙繼續抄小徑,直到來至急診室,他幾乎是發了瘋地大叫:「有誰能來救救他!」

小奴隸很聽話,滴酒未沾。但他卻懊悔,為何當初自己不將人綁在身邊。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