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躲在大樹身後,望著在不遠處用河水清洗雙手的尹斗俊,距離雖沒太遠,但也沒過近,他只隱約看見河水有些轉紅,稍縱即逝,他研判大概是尹斗俊的雙手受了傷,所以來河邊這裡清洗傷口。

但為什麼會受傷?這些日子不見尹斗俊在宮內,難不成不是去尋花問柳,而是都待在這鬼混?

他有些好奇,便趁尹斗俊轉身之際,自己也踏上河中的碎石,穿越河道,一路尾隨尹斗俊。躲躲藏藏,他選了一個好遮掩自己的地方,蹲著身看著不遠處的尹斗俊。

這裡是一片荒地,周圍雖有花有草,不過還是略嫌簡陋一點。眼前有幢未完全的木屋,雖未完全成形,但也足以避風雨。他看著尹斗俊在空地劈柴,劈完後又削,削完又磨,怪不得雙手千瘡百孔。

不需要刻意猜想,他便曉得尹斗俊為何會想找一個一模一樣的人來代替他從政,也為何很少在宮內,還讓他差點能推倒梁耀燮。原來是在這個與梁耀燮的定情之地建造愛的小屋,大概是打算完工以後就將梁耀燮接過來住,兩人重新開始吧。

他有些忌妒,也有點怨嘆,可也終於明白梁耀燮為何能在他沒理智時致力將他推開。從一開始就是他沒搞清楚狀況,梁耀燮即便緬懷以前的尹斗俊,也不代表他就真能取代眼前這個尹斗俊。

看著另個自己這般付出,他還真懊悔自己前些天差點鑄成大錯。他越來越明白自己來到這個年代的使命,在現代的他沒能替自己做任何對的事情,但至少來到這個年代,他也必須為自己做點事情。即便這個年代令人吐血,也即便他所付出的對象是另一個尹斗俊而不是真正的尹斗俊,他都認為自己該做點什麼。

曾以為帶走梁耀燮一切就解決,不過現在情勢不同了,就像百貨公司周年慶一樣,他買一就得送一,另一個尹斗俊他同是責無旁貸。

所以他該重新開始嗎?他應該如此。

他得重新思考一切的計畫,也不能再感情用事,反正他永遠都不會是梁耀燮所愛的那個尹斗俊,他應該睡服自己,讓自己當一個崇拜女神的宅男就行,或者就如以前愛玩的RPG遊戲一樣,他得設法讓尹斗俊與梁耀燮復合,然後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這是對他們三個來說,最好的結局了。

他默默地轉身離去,將這次出宮的事務處理完畢以後,便也搭乘馬車回宮。他率先打聽另一個自己有無回來的消息,下人搖頭,還虧他能夠去找梁耀燮偷情,他倒是笑不出來,不過他確實想去找一趟梁耀燮。

他腳步匆忙,來至梁耀燮的宮殿,門也沒敲就直接開門走進。

梁耀燮聽見有人入內,以為是另一個尹斗俊,所以對他沒有任何款待。直到他走至梁耀燮面前,梁耀燮才真正鬆了口氣,朝他微笑。

對他竟然能如此沒有防備,他心中犯酸,雖能沒有任何界限,但他始終都不會是梁耀燮所愛的尹斗俊。

「我……那天對不起。」他率先道。

梁耀燮沒點頭也沒搖頭,反正他也不認為自己能得到什麼諒解,於是乾脆跳下個話題,「有件事我想問你。」

「嗯?」

「有沒有哪些人曾經是效忠於皇上?」

看得出梁耀燮不懂他為什麼這麼問,可他也不想做多餘解釋,只想知道是否還有這類人的存在。

「有的,可那些忠臣皆因斗俊的轉性而辭官了。」

果然是有分派系,既然曾經效忠,那應該還會對尹斗俊抱點期待吧?

「你知道他們住哪嗎?」他問。

梁耀燮蹙眉,不解的問:「你為何想找他們?」

他猶豫了一會,便說:「我只是想多聽一下兩派的說法,能告訴我他們的住址嗎?」

「我可以帶你去,那些人我熟識。」

「好。」

待他想轉身離去時,他卻又轉回了身子,垂頭看著坐在椅子上的梁耀燮,「上次……就是我差點強姦你的那次,你不是將我當作皇上,練習了一些想說的話嗎?」

梁耀燮垂下眼神,沒有說話。

「我想他的回答……」他抿了抿嘴,「大概會跟我想得一樣。」

梁耀燮愣了一會,便抬起頭看他。

「我愛你,我還愛著你。」他低聲說。

不僅是代替尹斗俊說,他也替自己說。

只是他終究得離開,離開這個鬼地方,也離開梁耀燮。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