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有天的加入後,對於組織的幫助一來是技能的研發,二來便是增添了俊秀生活的情趣

他跟其他三人並不熟悉,只是偶爾的一起吃飯

這行業的人性子本來就冷,各各皆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標準型態

說他們感情友好也談不上邊,但他倒是很喜歡跟俊秀一起…

雖說他跟俊秀唯一的溝通橋樑是KERORO,但他情願就拿著漫畫惡補,然後當他公司沒什麼大事時,就會跑到俊秀他們家住一晚

兩人一個睡著KERORO的床,一個睡著TAMAMA的床,他們就聊的天花亂墜…

其實俊秀很高興他能找到有人願意跟他一起分享自己的喜愛,再者就是…他喜歡有天什麼都不用問,直接就明白他自己心裡最底層無人能曉的心事

彷彿就像是知己一樣,不用多說,他就明白。

今天有天並沒有來跟俊秀一起住,飯桌上,只有四個人低頭不語的吃著飯…

突然的,在中喝了一口湯,看著對面的俊秀,冷道:「俊秀,你要適可而止。」

俊秀明顯愣了一下,沒說話繼續吃著那盤烤雞肉…

「明白嗎?」在中威風凜凜的說,像是不容許聽到拒絕的話語一樣,壓迫著自己的弟弟

「知道。」俊秀沒有抬頭,聲音沉重而啞

其他兩人沒插嘴的繼續扒飯。

當哥哥的無非是希望自己的弟弟別用太多感情在外人上,縱使是合作對象,也不能太過放心

終究有天還是不屬於這個家的一份子。

俊秀很明白,所以他也沒有反駁任何的話,甚至也懶的告訴他們有天的好,對自己的好

一旦說了,自己滿身都會是破綻…

有太多事情…都不能說。

於是俊秀就這麼缝了自己的嘴,封了自己的心

吃完晚飯,他便上樓回自己房間去。

在中跟允浩由於完美的完成了拍賣會場上的任務,此次的委託人相當的滿意

參予這次拍賣會的貴族上流社會人士們,全都被允浩炸的血肉模糊,而在中則是前往拍賣會場的後台,將那些拍賣物品一掃而空,然後帶回給這位委託者

這委託人在這世界的經濟可算是龍頭,與朴有天的地位相當。

他想盡了辦法除掉了其他想攀官升位的其他人,或者權勢漸漸茁壯的貴族們,藉由這次的拍賣會,委託了在中的公司將這些人一並剷除

但這些都不是在中所在乎的,企業界的你爭我奪他沒有興趣知道,他只是冷冷的跟那委託人說:「煩請盡快給錢。」

於是那人很爽快的開下了一張支票,在中跟允浩起身就要走,便被他喊住

「我還想請你們幫我完成一樣任務。」委託人喝著紅酒,臉不紅的說著

「請說。」

「我想僱用你們…幫我殺一個人。我知道他有向你們合作投資,我有調查過資金的數額,並不龐大…」委託人站起身,又小啜了一口:「只要你們幫我殺了他,我會給予你們更大的優渥。只要他死了,他手裡的股份市場我全都可以接手打包,你們所得的利益我可以給出比他多好幾倍。」

「所以?」在中問

「請幫我解決朴有天。」

在中那雙湛藍的眼睛,餘波不動看著那位委託人

一旁的允浩也只是雙手抱胸,似乎不打算參予這件事情

「接不接?」委託人饒味的看著在中,輕笑著說:「利益絕對是前所未有的龐大。」

「接。」在中答

於是允浩從公事包裡又拿出一張合約,讓委託人簽章。


回到住所後,允浩將這張合約拿給了昌珉,昌珉邊看邊聽允浩說著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他一字也未說…

昌珉點點頭,示意明白。

後來允浩離開了昌珉的房間,這時的昌珉也就拿著手中的合約,看著發楞一會…之後拿起了手機,按著電腦顯示有天的手機號碼撥了出去…。

「喂?請問是哪位呢?」有天有點忙碌的一手寫著資料,一手接著電話聽

「我昌珉。」

「嗯,有什麼事嗎?」

「我們公司接到要殺你的合約。」

「這樣阿…。」感覺這樁案子就是稀疏平常,也像是有天早就預料有這麼一天的到來一般

「就這樣。」昌珉掛了電話,沒再多說。


這時在中敲著俊秀的門,然後很自然的將門打開,走了進去

俊秀的房間明顯的不同,多了一個人的味道,一個人的氣息…

「俊秀,這次的任務由你出。」在中坐上那張KERORO的床,對著正在看漫畫的俊秀說

「什麼任務?」俊秀闔上漫畫,轉頭問

「去殺了朴有天。」

不知道是在學校訓練有素,還是天生就能隱藏自己的驚訝和起伏,俊秀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你知道嗎,如果事成了以後,我們賺的錢會比現在更多,我們研發的技術會更驚人,以後我們也不用擔心沒有飯吃。」

俊秀明白,在這世上要怎麼生存下去是第一法則,縱使手段再怎麼殘忍,終將被求生之道合法化…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自然界的至理原則,食物鏈的天性,做人類的不可能不懂…

但俊秀第一次…這麼不想看清這一切。

他想在之中找個平衡點,自己能活,而朴有天也能陪著自己活在這世上…

不用那麼極端,也能不能別這麼極端…

但口不對心,他還是對著在中說:「知道了。」

深夜,俊秀並沒有換上自己的工作服,什麼武器都沒有佩戴,下樓穿上布鞋,以那傲人的速度踩著別人屋頂然後像是在飛的一戶越過一戶,來到了有天住所的屋頂…

俊秀順著屋簷跳來了有天的房間外的陽台…

有天房裡的燈沒有關,俊秀站在陽台外頭沒多久,那隔著室內的玻璃門就被打開了…

這是他們以往的見面方式,有時俊秀在家無聊都發慌都會這麼自己跑來有天家鬼混

一次他還以為有刺客,自己還小心翼翼的配槍,窗帘拉開才發現是那稚氣的笑臉…

「怎麼來了?」今天並不是以往見面的時間

俊秀口都未開,淚就掉下來了…

他像孩子一樣的無助,兩隻手背捂著自己的雙眼,雙腳磨蹭了一下脫掉布鞋,然後哭著進有天的房間…

或許這是殺自己計謀的其中一樣…讓自己卸下防備,然後他就趁機的殺了他…

普通人接到自己的要被殺的消息,通常都是這麼防著敵人…會這麼想,很正常。

可有天卻沒有,他反倒破除了最後一道防線…摟過那令他防不甚防的敵人…

讓俊秀攻佔自己的耐性,攻佔自己的人…然後再讓他攻佔自己的內心…

俊秀不停的哭,整場下來他就不停的哭,有天一邊安撫一邊將他半摟半抱的讓他坐上自己的床,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並不想…」不想失去一個真正能懂自己的人

「我知道。」有天語氣溫柔的更是讓俊秀不停的掉淚…

他什麼都知道。

俊秀沒有再擦著自己的淚水,那雙鳳眼眼睫毛全是淚水珠…有天靠近將他吻著,輕輕的用嘴唇拭去…

俊秀雙手突然的抱緊他…在這麼一瞬間,他才有那麼一點覺得…覺得自己是活在這世上…

「讓我活在你心中,好不好?」

這是他們纏綿悱惻前的最後一句話…

他們今夜放縱了自我,用著自己的身體感受對方…

其實活著,就是一種被人需要的感覺…

這感覺很簡單…哪怕只是一個吻,一個擁抱。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