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沈昌珉說出那些話以後,他倆的相處也有了隔閡。沈昌珉在生活上依然照料他,可話卻變得少,剩下的也僅是偷窺他身上的顏色,像是刻意地疏遠他。對於沈昌珉這種漸行漸遠的作法,作為神的他竟是感到難受,令他一度想直接找沈昌珉爭論。

他做這行也有百年之久了,這還是他第一次體會到,被人看見以後,又被人假裝地忽視掉的痛苦。歷年來有多少對情侶因為此行為而大打出手,那時的他並不明白,原來被忽略是這樣的感覺。果然沈昌珉說得不錯,變成人類以後縱然會有慾望,但卻更能將心比心地了解人類的痛處。

他一人待在小房間看著桌上的筆記本,想了一會,便決定變成人重新與沈昌珉相處。

星期五晚間,在與沈昌珉回家路上,他提起勇氣率先搭話,告訴沈昌珉自己所做的決定。不過隔天的相親,他必須以神的姿態在一旁作筆記,沒辦法以人的形態參與。

沈昌珉看著他那無辜可卻富含堅定的眼神,嘴上是一抹壞笑問:「怎麼突然改變主意?」

他愣了幾會,僅道:「你說過這樣比較能了解人類的感覺。」

他不敢說明,其實他不喜歡沈昌珉對他的漸行漸遠,與其如此,那倒不如一剛開始就別看見是神明的他。沈昌珉看上去似乎是好心情,他倆沒提起那時在書店內發生的尷尬,只是和平地討論明天的相親該如何進行。

沈昌珉對於相親本身是興致缺缺,所有一切自是由崔珉豪替他安排。

「明天如果你對那女生有好感,我會提高你的賀爾蒙喔。」崔珉豪說。

「隨便你。」他無所謂地道。

反正他與崔珉豪也不可能會在一起,那倒不如就趁這姻緣期間,配合崔珉豪來找找看誰會是他的終身伴侶。

於是令崔珉豪最期待的星期六到來了,這天崔珉豪看上去比他還緊張,可他卻僅是在一旁欣賞崔珉豪那緊張的神色。即便相親並非他所願,不過能看見崔珉豪在自身專業上忙碌的樣子,再搭配崔珉豪身上的顏色,這也算是這場相親給他的補償了。

崔珉豪是浮在空中與他前來會面的餐廳。相親的對象已坐在包廂裡頭了,待他倆走進去後,沈昌珉是率先地打了招呼,女人也客氣地握了手,雙方看上去像極了來此談生意的從商人士。不僅沈昌珉身穿西裝,就連女人也身穿西裝,且那女人看上去極為成熟,像是早已有自己事業的女強人一般。

「你好,我叫姜永進。」

姜永進說話的方式與一般女性很不同,帶有點中性的味道,鏗鏘有力。

沈昌珉是偷瞄了一眼盤腿坐在空中的崔珉豪,沒一會,便也介紹了自己一下,然而雙方相互入座。

才正要開始燒烤而已,姜永進就已將此次相親的結果踩在前頭,「我來是為了堵我媽的嘴,我沒考慮過結婚,如果你不介意,我們可以當朋友。」

崔珉豪一聽見這話,臉都垮下來了,沒想到期待已久的第一件案子會在一剛開始以後就結束了,而後的時間,他只能在一旁聞著燒烤得香氣,看著沈昌珉大口大口地吃。

雖說沈昌珉與姜永進大概是沒可能在一起了,不過那倆人聊起話來卻是意外的投緣,連沈昌珉這樣謹慎的人也不禁地說出自己的心裡話來。

「其實我並不想來相親,我覺得一輩子單身也無所謂。」沈昌珉想了一會,又道:「而且我最近也有喜歡的人了。」

這話像是說給崔珉豪聽一樣,果然崔珉豪一聽見,臉色都變了。

「那你怎麼還約相親?」姜永進問。

「因為我知道我跟他不可能在一起,而我媽又積極想幫我找人,所以我就來了。」

姜永進聽了這些話並無特別反應,比起飛在空中的崔珉豪,相較之下姜永進是冷靜的多。

「你怎麼知道你跟那女孩不可能?你告訴他了嗎?」姜永進問。

「沒有,就算說了也不可能在一起。」

只見他們彼此聳了聳肩,也沒再繼續這個話題。

不過在飯局之後,崔珉豪竟是巴著他不放,一路上就纏著他問有關他已有心上人的事情。他看了一眼崔珉豪,只輕聲說:「在你變回人之前,我是不會看著你說話的。」

崔珉豪這時才竄進了前方的小巷來,不久又從小巷走出,巴著他的手問:「你什麼時候有喜歡的人?為什麼我不知道?」

這話說得大聲,連路人都關注起他倆來。再加上崔珉豪的手是將他的手臂抓得緊,難免被人誤會他是否背著崔珉豪做了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我也很好奇為什麼你不知道,你不是神嗎?」他這話說的有些諷刺,聽的崔珉豪都覺得刺耳,「那你為什麼都沒告訴我!」崔珉豪竟是發了脾氣地說。

這是他第一次有了脾氣的存在,果然變成人類以後,他也有了人類的脾性,已無法只以理性的情緒處理事情。

「即便我告訴你,我的戀情也不會有結果。」沈昌珉停下腳步來,看著他道。

「你至少讓我知道那女孩是什麼人,我可以幫你評估啊。」他則是拉著沈昌珉的西裝,可憐地說。

「不需要評估,反正是不可能的。」

「他到底是誰!?」崔珉豪仍是不死心地問。

沈昌珉蹙起眉頭來,垂了眼與他對望,便是反捉住了他的掐在自己手臂上的手,低聲說:「既然你這麼想評估,那請你好好評估一下,我跟你是否會有結果。」

崔珉豪也皺了眉頭來,「你說什麼?」

「我喜歡你,白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