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中考完後,本是人潮壅擠的圖書館倒是冷清了下來。他帶著筆電走進圖書館,挑了一個距離方便搜索物理類書籍的位置坐了下來。為了加快學報論文的進度,他特別在假日時分將他的筆電帶了出來,決定在圖書館內將落後的進度一併趕寫出來。不過在開始這樣浩大工程以前,他率先拿出了這次的期中考考卷,將剩下未改完的份量做個批改,然而一一將學生的分數輸入於電腦系統裡頭,繳交教務處。

崔珉豪的考卷,他留在最後批改。崔珉豪所得分數不低,算是全班最高的,若是要以崔珉豪的成績為基礎來對全班加分,班上還是會有占大約三分之二的人過不了。明明這次的考題沒有很難,怎麼大家還是都考不好?反正他也不管了,也懶得像金俊秀那麼好心腸搞一堆加分的招數來讓同學飄洋過海,總之兩次考試加起來沒有六十,他就要大開殺戒。

他沒有對崔珉豪的考卷依依不捨,輸入完分數以後,便也將崔珉豪的考卷一同放信的牛皮紙袋,然而開始他今日來圖書館的目的。

最近他睡得不錯,惡夢沒有多作怪,讓他多了些精神讓他好好為生活打理。他將所有精神全神貫注於他的論文當中,週遭事物有了什麼變化,是他的觀感所不及。一心不能多用的他,專注起來就連時間也趕不上他的速度。待他回神過來,本以為時間應該更晚一點,結果未料,其實才中午而已他就已快追趕上所有賒欠的進度。

他長長地嘆了口氣,轉身便拿了背包裡頭的礦泉水,灌了起來。眼神輕飄飄的,螢幕盯久了,也覺得眼睛特別泛乾酸溜。他扭了頸子,腦子繞了一圈,爾後才發現在他隔壁桌不知什麼時候也多了一個人。圖書館很安靜,也沒什麼人影,一排桌子排了過來,只有兩桌有人,一人是他,另一人是崔珉豪。

他悄悄盯著崔珉豪認真念書的模樣,不自覺得就想起以前崔珉豪趴在草地上翻書的樣子,是俏皮又認真。只是現在的崔珉豪沒了那稚氣,反倒帥氣逼人,看起書來也規規矩矩,就是一個沉浸書中的小傢伙。他端視著崔珉豪,想著該站起身直接出去吃飯,還是出去吃飯以前先與崔珉豪打聲招呼,畢竟他們彼此都知道對方是什麼人。

一個是老師,一個是學生。

只是崔珉豪的眼神那麼專注,他也不想打擾崔珉豪正在書中建築的黃金屋,應該要默默的一個人走出圖書館吃中飯。反正他一慣是如此,沒有人跟他熱絡,而他也沒有熟悉的人能讓他來刻意去招呼。總之,就在他不知道該選擇哪一樣時,崔珉豪的眼神似乎因為疲憊,也抬起了頭來不小心與他對視。

崔珉豪的品性很好,在他率先說話時,便聽見一道細聲的聲音朝他傳來,「老師好。」

圖書館裡頭說話不能夠大聲,崔珉豪這樣的聲音剛好,只有他能夠聽到。

他點了點頭回敬,便站了起身來,朝崔珉豪走去,「我先去吃飯了。」

本想邀約,只是他又覺不妥。倆人沒熟絡到什麼地步就要約一起吃飯,那頓飯吃起來也肯定很不對胃口。

崔珉豪微笑點著頭答:「嗯。」

他應該直接朝樓梯口走去,只是在出發以前,他仍是比平常多嘴,低頭對著崔珉豪說道:「要記得吃飯。」

崔珉豪這次笑得更燦爛一點了,可他卻瞥了過眼,讓自己的腳步帶他離開容易讓他孳生舊有感情的地方。只要面對著崔珉豪,他就變得不像以前的自己,那一向獨來獨往,管他人去死的沈昌珉,似乎漸漸的多了一份照顧人的心思與姿態。

他走出了圖書館以後,已不敢再回頭過目。有些害怕眼前又出現以前的場景,但卻喜歡校園內有如桃花道一般令人陶醉的步道。碎花飄落,他徒步走過,又想起曾在他面前那顆一路從月圓碎至月缺的心。果真當初的自己,自作孽,不可活。







還有人支持這文嗎?QQ...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