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珉豪做了一個夢,這個夢有些情色,就連他自己也被夢境所驚醒,更可怕的事,當從床上驚坐的那刻起,他發現自己的褲擋內有著不可思議的濕潤。他的大眼驚慌失措地看向身邊熟睡之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便搖醒了那人。

「昌珉……醒醒……。」

沈昌珉皺了一下眉頭,緩緩坐起身來,睡眼惺忪地問:「怎麼了?」

「我好像夢遺了……。」他輕聲地說。

沈昌珉先是狐疑了一會,只見他又是繼續說道:「可能我維持人形太久,所以有了人類的慾望……。」

沈昌珉聽得有些一頭霧水,不過沒幾下子便會意過來。照崔珉豪這樣說,還是神以前的崔珉豪並不知道人類的情慾是什麼模樣,如今卻體會到了,對此才如此訝異。但說來也可愛,不知道人類慾望的崔珉豪,又是該如何幫他找佳人?

「我覺得我該變回神了,不然──」

「不需要吧?如果你想更準確了解人類,維持人形可以讓你了解更多。」他打了一個哈欠說道。

他想這也為何崔珉豪總對於他的騷擾無感,原來是因為神並沒有如人類一般的特殊雷達,可以偵測彼此互動之間的曖昧指數。也或許崔珉豪可以偵測他人相處的曖昧指數,但卻無法知曉他人對他的愛慕。

這也難怪昨天在西裝店裡,他的刻意是讓崔珉豪徹底無視,有誰會在連續抱一個人超過十幾次而不加懷疑那人的別有用心的?昨夜的吻想必崔珉豪也是渾然未覺,可他才正苦惱該如何表達自己心意而已,沒想到崔珉豪的夢遺卻為他帶來了好兆頭。

「是這樣嗎?你覺得維持人形可以幫助你找到真愛嗎?」崔珉豪還真信了他那套說法,他又豈可推翻自己的理論。

「會有一定的幫助吧。」老實說他不敢篤定,但至少對他個人是有所幫助。他故作冷靜地下了床去,然而又道:「我拿新的內褲給你吧。」

趁著崔珉豪進廁所整理之際,他又躺回床上來,想著昨晚那張紅潤的小嘴。他可想多嚐嚐幾次,只可惜如此貪婪的想法就怕崔珉豪揭穿了他的真實面目。況且,在他的姻緣期過後,崔珉豪就必須離開他了,縱然他告白了又如何,他的感情自是不會有任何著落。

待崔珉豪再次走進他的房內以後,他倆便又一同躺在同一張床上。

「我們什麼時候要去相親?」崔珉豪問。

沈昌珉是輕嘆一口氣後,「我今天會連絡我媽,到時候再告訴你。」

「嗯。」

只見崔珉豪又拉了棉被,似乎準備繼續入眠,可他卻翻過了身子來,伸過手就摟住眼前的小神,「你談過戀愛沒有?」

崔珉豪果真又對他的上下其手沒有任何動容與反抗,反倒認真地回答:「沒有,神不需要談戀愛。」

「沒談過你怎麼幫人類找真愛?」他疑惑地問。

「我受過訓練啊,我知道怎麼看人類的反應。」

「是嗎?」

崔珉豪想了一會,又說:「不要擔心啦,相親過後,我就知道你跟對方合不合適了。」

他僅是笑笑,也閉上眼去,懶得解釋什麼。

崔珉豪看著他的睡顏,臉頰是不禁紅了起來。他怎麼也不敢告訴沈昌珉,方才的春夢,抱他的人就是沈昌珉本人。他悄悄地挪了搭在自己腰上的大掌,手上便結了一個印,身子便從人類變回了神的形態。他明白沈昌珉不喜歡他變回神的樣子,不過至少在家裡頭,他必須爭取這項權益。

他不該有人類的慾望,月老曾經交代過他,有了慾望以後一切就會變得很麻煩,甚至會降低配對的判斷能力,而沉浸在人類的慾望裡頭。為了幫沈昌珉找到適合的姻緣,他不該被慾望左右。

只是依舊令他困擾的是,為何春夢的對象會是沈昌珉?

他輕輕地下了床去,最後回自己的小房裡睡了。

後續幾日,經過三番兩次與沈昌珉爭吵以後,他是得到沈昌珉的允許,在家得以神的形態生活,沈昌珉對此是相當不滿意,可他極力說服沈昌珉,他保證自己會在這姻緣期間替他找到最速配的人。

沈昌珉雖沒有接受他的真誠,但卻也懶了繼續與他爭辯。他們似乎已發覺彼此間的關係並沒有如先前的單純,可礙於說出真相後的恐懼,他們幾乎是有默契地忽視,各自選擇讓自己好過的方式生活。

既然崔珉豪急於替他找良緣,他也只能乖乖配合,不想做出任何粗格的事情來。

「相親在這星期六。」他說。

崔珉豪聽見這話竟是有了精神來,「終於!」

見著崔珉豪的笑容,他也僅是撇過頭將手上那些二手書擺進書架裡,不想回應。即便崔珉豪在工作期間維持人的樣子,他亦能感受到沈昌珉的不滿意。他是緩緩湊過沈昌珉的身邊,輕聲說:「你不期待嗎?」

「還好。」沈昌珉老實地說。

「為什麼?她很有可能是你的真愛呢。」

「你就這麼想把我送人,然後趕緊回天庭去?」

聽見這話,他幾乎是愣在原地,臉上委屈地說不出話來。

沈昌珉也對於自己的態度感到抱歉,可倆人卻選擇裝作沒事,繼續工作。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