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皇太后瞪著跪在地板上的晴兒,怒道:「為何以身子欺瞞你體虛!?你與皇上到底瞞了哀家什麼!」

晴兒怕的落下一珠淚,可卻隻字未出。沈昌珉的事情他從來不敢過問,也沒資格過問,他自然不可能了解為什麼整座後宮皆不得寵、皆被沈昌珉冷落。然而在太皇太后的逼問底下,若不給予一個交代,他似乎也無法全身而退,「臣妾……並不瞭解皇上,只曉得皇上入夜以後喜愛於後院散心,不愛遊走後宮。」

「後院?」

「大殿後有屬皇上獨愛的祕密花園,閒雜人等進出不得。」晴兒顫著音道。

太皇太后皺起了眉頭來,一聲令下,便將晴兒請出宮殿外,於是命了貼身太監入殿裡來,「去給哀家查出皇上究竟被何物所惑!尤其是大殿後的祕密花園!」



崔珉豪一早便自己走出小屋伸伸懶腰,近月以來沈昌珉都沒傳喚過他,只讓金在中帶了點書給他閱覽。這些日子他也沒過問沈昌珉為何沒來找自己,對於這樣的惡人,他還希望他倆是聚少離多。只是不免還是有些好奇,他總無法想清,為何這位大人會知道他喜歡看什麼書,又喜好何等娛樂。且從金在中說過沈昌珉不是個壞人,不知為何,他挺相信這句話。只不過至今他仍然不知自己身在何處,而時常向他求歡的大人就究竟是誰。

「我今天想出去走走。」他突然說。

金在中似乎有些措手不及,苦笑,「那你可得等我幾會。」

「沒關係的,準備好咱再走。」

沈昌珉就躲在一叢樹林後,轉身輕聲說:「跟好他。」

鄭允浩站於樹梢上,低身道:「是。」

就在崔珉豪矇眼出宮時,尹宮女也趕忙換上便衣,藉機出宮,一路埋藏於人群當中,尾隨著崔珉豪。一次兩次的跟隨,他膽敢確定眼前這孩兒就是幾月前失蹤的崔珉豪,但至今他仍未查清楚,崔珉豪是落於宮廷內的何處。尹宮女站在攤販故作買菜,眼神趁機瞧著崔珉豪的身影。崔珉豪的腳步是走進以前居住的村莊裡,估計去為德妃燒炷香。跟蹤於此,為了不引起崔珉豪身邊的鄭允浩注意,尹宮女伺機而動,緩緩的在人潮中離去。

崔珉豪抹去了眼淚,走出小村,便帶著金在中一同去買了一些傳統民食,在城內也沒多加逗留,拎了些水煎包矇眼回宮庭。

「買這麼多給誰吃呢?」金在中好奇的問。

崔珉豪笑了笑,「給你,給允浩哥,還有……」

金在中伸過手摟了他的肩,「給大人?」

「嗯,你說過大人是好人,就該分給他一個。」

「只有一個?大人可是大胃王。」金在中笑說。

「那我的也可以分給他。」崔珉豪微笑道。

那樣的笑顏,像是種自我安慰,只是金在中並不瞭解。待回到宮廷以後,金在中是將幾個水煎包端過去給了沈昌珉,可卻未料沈昌珉沒吃,反倒要金在中帶著崔珉豪來見自己。回至小屋,崔珉豪才剛想開口吃粒水煎包,便被金在中趕忙地做了些整理,然而帶至大殿。

沈昌珉看著站在廳前的崔珉豪,身上是換上了他所送的新衣,穿在崔珉豪的身上剛好。當初要求尚功局做得尺寸是稍嫌過長一點,那時崔珉豪穿上還不大合身,如今崔珉豪人長高也長大,身著此衣可說是恰到好處。崔珉豪仍是矇著眼,有些錯愕的站在廳前。他不知道眼前是否有人在,也不知是不是有人在盯著他瞧。只聽見身後的門被關上,廳內一片寂靜。

「過來。」突然一聲,崔珉豪是打了一個顫,「往前走來。」

崔珉豪伸出了手,有些害怕撞上障礙物,雙手便在空氣中瞎摸的向前走去。直到沈昌珉牽上他的手,他才安心的抓著沈昌珉的衣裳,只不過卻是垂頭沒說話,「為何送我水煎包?」沈昌珉問。崔珉豪抿唇不語,然而輕輕地放開了沈昌珉的衣裳,自己站穩著身子。

「因為覺得我是好人,所以想與我分享?」沈昌珉玩味的說。

崔珉豪吞了一口口水,忽覺自己有些愚蠢。可就在同時,沈昌珉一把便將他壓上案上,欺身說:「如此欺瞞自己,是想讓自己能好過一點是嗎?」

身處一個連自己都不曉得是什麼地方的崔珉豪,三不五時被喚來把玩,讓他能接受這樣的自己,就只有相信周遭事物並不糟糕。然而讓他繼續活下的去理由,便是他想再見桃花道的沈昌珉一面。他無聲無息地將恐懼與眼淚吞至腹內,躺在案上抖著音說:「在中哥說你是好人……。」這麼說似乎不是想說服誰,就像是說給自己聽一樣。

「但你卻一廂情願的信了。」沈昌珉湊近崔珉豪的臉蛋,輕聲說。

沈昌珉悄悄將束在他腰際的繩帶解了開來,敞開的衣裳露出了久違未見的花蕊。沈昌珉又褪去了他的褻褲,冷風便從衣下由下而上灌去,讓他是打了個冷顫。旋於案邊的白皙長腿,略略的給沈昌珉扳開了空隙,他的雙腿沒多久便多了個人來,低身肆虐著自己的身軀。他噤著聲握緊拳頭,緊閉雙眼,告訴自己一切都該習慣。直到他又在沈昌珉手中打了個顫,喘著紅唇,沈昌珉才開始為他著裝。他被沈昌珉拉起了身子來,乖乖地坐在案上,待沈昌珉要為他穿上褻褲時,他抓了沈昌珉的手腕。

「你呢?」他問。

如此膽大的問法,似乎不為說明什麼,只為證明自己已不是自己,而是屬於眼前這位他看不見的沈昌珉。信沈昌珉是個好人,並不是一廂情願。

「你總是不做到最後,為什麼?」唯獨那次絕食被逼進食外。明明這麼做對他是最好,但他卻好奇,好奇為何這位大人的聲音可以跟桃花道的哥哥那麼像,好奇為何這位大人就算求歡也如哥哥一樣,不會對他殘暴。被矇著雙眼,唯一能看見的,便是重疊的兩個人影。

「你希望我做到最後?」沈昌珉問。

「我只是好奇你為什麼不這麼做。」本是該穿上的褻褲,又從他的雙腿滑落,沈昌珉向前圈了他的膝蓋彎兒,連人抱起,走至臥房,便將他放上床。

「你不要桃花道那哥哥了?」沈昌珉問。

崔珉豪紅了眼眶,只是沈昌珉看不見,他自己也見不著,「隨遇而安。」他說。因為他早已曉得,他沒有機會屬於桃花道的哥哥,只能屬於沈昌珉。






只能說看得懂的讀者,真的很強。
每個人的心思都很複雜,總之,不要太心疼,因為一定會拆散他們(菸)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