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橫豎都是被佔有,崔珉豪也該知道必定會有今天。只是意外的,沈昌珉的舉動一點也不殘暴,點點滴滴的齒痕唇印烙上了他的肌膚,不輕不重地探入他的體內,雖是緊張,但也還有空間能夠喘息。他緊抓著沈昌珉的寬肩,岔開的雙腿似乎已習慣有個人在,直到穴內能夠忍受有這一個人後,沈昌珉便也耐不住性子的動了起來。

被蒙蔽的雙眼閉的更緊,縱然經過了一翻適應,目前的他似乎還無法忍受的了這般折騰。從額上冒出了汗水緩緩落下,卻不見沈昌珉有想停止的意欲。他的紅唇喘著氣,一前一後的擺動,讓他的身子慢慢地泛紅,沈昌珉仍是加快了速度,在他體內穿梭起來。每一下的撞擊不輕,沈昌珉就像是要對他吃乾抹淨一樣,不打算溫柔對待,只管怎麼將他吃下肚,讓他永遠難以再從深淵裡顛覆。

「等……。」他痛苦的皺起眉頭來,嘴裡間擠出了一字。

「疼嗎?」沈昌珉問。

其實不疼,只是他不慣。

「沒……。」

沈昌珉貌似也抓不準他的心思,只能放慢速度來,低身碎碎輕吻。他也趁這時喘口氣,雙手便不自主朝沈昌珉的肩頸攀爬,一路至沈昌珉的臉龐。一雙小手貼著沈昌珉的臉頰,大眼看不見,但手心卻好奇沈昌珉的面容。

「怎麼?」沈昌珉輕聲問。

他微翹的紅唇沒說話,逕自摸起了沈昌珉的面孔。沈昌珉沒有動作,只是垂眼看著崔珉豪,任他摸著。崔珉豪一會笑一會垂眉,情緒透露著矛盾,「你不是哥哥……哥哥在桃花道那等我呢……。」

他聽著崔珉豪略為哽咽聲音訴說。於是知曉自己的面孔被崔珉豪摸出了頭緒,但他既沒否認也沒承認,只是趁著崔珉豪心碎之時趁勝追擊。來勢洶洶的衝擊,崔珉豪一度忍受不了,可身子卻由痛苦轉由舒適,捏在沈昌珉肩上的手是緊了又鬆,鬆了又緊。直至沈昌珉在他的體內鬆綁,他才又鬆了一口氣,躺在床上喘著氣。只是沈昌珉並未結束,狠心地將發育尚未完全的人兒翻了過身,扶著崔珉豪的腰際又是一陣索討,崔珉豪只能半趴在床上隱忍,將所有的淫迷全都吐進了被褥裡。

「不行了……。」

「想給,就得考慮我可能要的不夠。」

崔珉豪頭埋被褥,將所有委屈吞了下肚。待沈昌珉真正滿意以後,已不知過了幾個時辰,而他也在沈昌珉停歇以後累得睡去,管不著自己身上有多粘膩。只是在睡去之前,沈昌珉還罷道的吻了他,告訴他,忘了桃花道那哥哥。

他睡起以後,他早已離開大殿衣衫完好的躺在床上,金在中見他清醒,便也傳喚下人準備洗澡水,為他清洗身子。崔珉豪雙眼腫脹的看著金在中,昨晚貌似被操得太久,今日淨身是有氣無力,可他神智仍是清楚,還明白金在中問了些什麼話,「肚子餓了吧?想吃些什麼?」

他眨了眨大眼,輕聲說:「昨日的水煎包有剩嗎?」

金在中搖頭道:「我為你準備新鮮的吧!」

昨晚真是太過操勞,他浸在水中,浸著浸著,沒幾會便又睡著了。待金在中端著熱騰騰的水煎包過來時,見他睡死在木桶裡,趕緊將人給叫醒,然而換上乾淨的衣服,「你可別著涼,大人會罵人的。」金在中緊張的說。

他苦笑,任著金在中為他梳髮,垂眼便看著那熱騰騰的水煎包,「昨天大人有吃嗎?」他輕聲問。

金在中點了點頭,笑說:「全吃光了,連帶你的。」

他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問,只是想起昨夜那被他摸索出的面孔,又忽然讓他憶起桃花道上的哥哥。於是當金在中為他打理完後,他正要開口吃飯時,鄭允浩又要來帶人了。

「大人要見他?」金在中皺眉問。

「是。」

崔珉豪也聽見外頭倆人的對話,也沒待金在中為他矇眼,他便自動替自己矇上了。金在中是略感無奈,見人也不會選時間,怎每回都選在崔珉豪要填腹的時候呢?直到崔珉豪又被帶回到大殿裡來,這回是沈昌珉牽他坐上床,輕聲問:「吃飯沒?」

他乖乖搖著頭,「尚未。」

「昨天沒吃到水煎包,今日餵你吃。」沈昌珉將切好的水煎包一小口一小口的餵進他的嘴裡,他一口一口吃著,小手忽然又亂揮,「你吃。」

沈昌珉笑了一聲,「吃不下?」

「沒有。」

「那多吃點,不是想長高?」這話讓他愣了幾許,本想拿下眼罩,可卻又害怕金在中的安危。

「你……為何知曉我想長高?」這次換沈昌珉發愣,只是沉默是最佳武器,得以讓人猜不出話中的任何線索,他趕緊趁機多餵崔珉豪幾口。

「身體不適否?」

「沒有,只是想睡。」

「那吃完便回去睡。」

「對了,我的書看完了。」

「想再看啥我讓金在中替你準備。」

你來我往的應答,各自覺得有些神奇可又自然。只是他倆人怎麼也沒想到,好不容易的親密已維持不了多久了。本是不該問世的秘密即將隨之爆破,紙包不住火,該來的終究還是得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