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浩幾乎是讓在中待在俊秀身邊一整天。

他們晚上還一同去了高級餐廳吃飯,允浩與有天僅是看著那倆兄弟瘋狂的談著天,但至多的話題都沒提上他們倆。

可能是雙方不好意思提,也或許是有人不願意提。

允浩率先吃完,有天隨後。兩人似乎也明白他們在場那對兄弟並不好說話,於是允浩草率的對他們說聲他與有天去吸菸室抽根菸後,轉身兩人便一同離去。

俊秀本想抓住有天留下,可有天走的太快,他手一抓空但卻也無開口留人。

在中看著一眼,便開口問:「這陣子,你與那公爵有什麼嗎?」

俊秀飛快的轉過頭看著在中,最後頭又慢慢的垂下,瞥著自己盤子上的牛肉,手上叉子就不停的插著牛肉塊。他內心不曉得該不該對自己哥哥誠實,可答案他都未說,在中自然是從他臉上得到了結果。

在中臉上微笑著,切了一塊牛肉沾了醬汁往嘴裡送去,「喜歡他吧?」

「你怎麼知道!?」俊秀驚訝的看著在中,叉子便用力的將牛肉差到底,與盤子摩擦出了聲響。

「你這不就說了嘛。」在中嘴裡咬著肉,微微笑笑的說。

俊秀紅著臉瞥開了頭,自己個性就是太過口直心快,本想隱瞞,可最後還是不攻自破。當然,自己愛上有天這等事他並不覺得有什麼丟臉,僅是自己不敢告訴有血親的哥哥罷了。

照常理來說,他應該恨有天才是,畢竟怎麼說起來,自己故鄉都是被他們國家給予破壞的。他看著那塊牛肉,又想,可要讓他認有天他實在沒辦法,也許自己真的恨過他,就在拍賣會那次。

可被買下後,那心頭之恨還真一夕之間煙消雲散。

「那哥呢,你過得怎麼樣?」俊秀也開始切了牛肉,鳳眼盯著他問。

在中臉上本是微笑的表情,變化雖沒有太大,可雙眼卻透露出一點悲情。但俊秀並沒發現。

他心口悶了幾響,「還不錯。」明顯的違心之論,但自己心底又想這麼說。

他明白若自己將在允浩那的遭遇告訴了俊秀,自己弟弟的脾氣他比誰都曉得,俊秀絕對會找允浩理論,最糟的情況甚至會動手打人。

「有天有告訴我你在那親王那裡很安全。」俊秀笑著說。

這天真的笑容是讓在中感到欣慰,但他感受到,其實有天也瞭解俊秀的個性,才刻意說了這麼一個善意的謊言。

那麼允浩之於他呢?

突如其來的好,讓他對於允浩在自己心中的評價有些的調漲。當他看見允浩那失落的背影時,他心中並無多高興。該說他惡有惡報,還是自作孽,這些詞他總不能成功的從他嘴上說出。

就如現在俊秀問他,他過得好不好,他卻不能據實以告。

「親王對你不錯吧?」俊秀興奮的又問。

「嗯,不錯。」他輕答。如果能排除自己被強硬的部分不說,事實上他還是被允浩照顧的周全。

俊秀開心的又切了一塊牛肉,嘴裡塞了一塊,「親王有對哥哥怎麼樣嗎?」

在中心底震了一下,可卻沒反應於外表。

「能怎麼樣?」他輕笑。就算這樣那樣了,他也不過是他的一隻囚鳥而已。

俊秀聽完這話,自己的臉又紅潤了起來,他喝了一口紅酒,湊進了在中耳邊,小聲的說:「可是我跟有天有怎麼樣耶。」本來心底是不想說的,可在自家哥哥面前,也不曉得是基於什麼心態,他就想告訴他。

在中挑了一下眉,抬眼震驚的看著他,「你被壓了?」聲音不大不小,可在俊秀耳裡卻聽的刺耳。

「你小聲一點啦!」俊秀抓住了他的肩說。

在中霎時間卻也不曉得該說什麼,就只能裝冷靜的繼續吃著盤子上的美味。

他明白,俊秀與有天的感情他不能介入,但心底還是多了幾分的憂慮。

可是比較起來,俊秀好像比自己好些,至少他說的出口,而允浩對自己的做出的事情,他卻沒能坦然說出。

以愛為名,以愛為基礎,果真會使人甜蜜起來,而巴不得向他人炫耀。

他們話題也不知何時轉了方向,然而又繼續的聊起別的新鮮事兒。



兩人坐在吸菸室裡,各自點了根菸,一口一口的抽了起來。

允浩美吐出的煙,就像嘆氣一樣,似乎有話想說,可又說不出來,耿在心底。

有天似乎也明白,那種在內心裡打成結的,他幫不了。

解鈴還須繫鈴人,他不是那繫鈴人,也管不著。

雖然想幫,但還是先擱著,自己有要事想先找他討論一翻。

「我在想,你要不要也讓你工廠上的奴隸領新資?」有天看著他問。

允浩吸著菸,沒馬上回答,在這全是白煙裡的吸菸室,他輕瞥了有天一眼,「你知道這麼做應該會破壞我國原有的制度吧。」

「我曉得。」有天輕答。

「金在中他們那國家被我們所打下,當然是奴隸國,而奴隸不可能會變成公民。」允浩冷淡的又說:「你這麼做一旦影響了經濟,會被政府抓去喝咖啡。」

有天看著吸菸室外頭,淡淡的說:「我就在等他們來抓。」

允浩看了有天許久,然而說:「為什麼你想這麼做?」

「奴隸制度的最大好處就是無薪制,但你想想,我國人有多少人都露宿街頭,就因為企業界沒人會雇用他們,寧可買廉價奴隸,我國人民的素質不可能提升的起來,貧富差距只會更大。」有天將近日所看所聞的一一分析出來,抽著菸說。

「所以呢?你就給了奴隸薪資來充當公民?」允浩翹著二郎腿問。

「這麼做對經濟影響不大,二來可以促進我國平民間所用之物更為流通。」

允浩有趣的看著他,笑了出來,「你在利用你商人的地位來換取奴隸的微薄自由吧?」但他又說:「可你要明白,這事被政府查到,你會吃不完兜著走。」

有天看著吸菸室外的風景,然而看向了在遠端吃著飯又是有說有笑的俊秀。

「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忙。」他聲音細碎的說。

「你說。」允浩也看向外頭,聽著。

「如果可以,我想見王子。」有天轉頭震靜的看著他說。

允浩對於這話臉上並沒有太大的變化,「為何不是國王?」

「王子快登基了,以後國家才是他的。」

「我真服了你,連這都想的那麼周到。」允浩抖了菸蒂,又說:「連國會你都想玩,到時後出了什麼事情,別找我。」

有天也吸了一口煙,笑著說:「不會麻煩你太多,到時後你保我出來就好。」

聽了這話,兩人便一同笑了起來。



允浩帶著在中回家,路上他們並未說話,直至宅邸。

管家替他們開了門,兩人一同上了樓梯,可在要各自轉身回臥房時,允浩突然的說:「對了,如果你想見俊秀,就告訴我。」

在中停下腳步,兩人一高一低的互看著,「好。」他輕的允諾。

「你有留下朴有天他家的電話嗎?」

在中愣了一下,搖著頭,「沒有。」

允浩從自己胸膛的口袋拿出了小筆記本跟筆,寫下了號碼,「你可以打這通,就能連絡到俊秀了。」他走了下來,遞給了在中。

他接過手,但卻不敢看著允浩的臉蛋。

允浩收起了筆跟小筆記本,然而又往上走。

在中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突然對著他輕聲的說:「謝謝你。」

當允浩爬上二樓時,他回過頭看著那湛藍的雙眸,自己卻苦笑起來。

他扶著手把,垂著眼朝著他說:「對不起。」

到現在,他需要的仍舊不會是他的感謝,而是原諒。



俊秀一個黃湯下肚,在車上便也不知道在高興什麼,甚至還開心的說願意唱歌給有天與司機聽。

司機還調侃了他,怕自己耳朵等等魔音傳腦。

但俊秀並無介意,他一開口唱,真的是魔音,而且是堪稱天籟的魔音。

俊秀身體輕身的搖晃著,高興的唱著。

有天在一旁聽著,最後也溫柔的笑了出來。

當俊秀好不容易的唱完後,他臉上滿足的悄悄的坐近有天身邊,然而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有天睜大了眼轉頭看著他,連司機也覺得不可思議,「少爺!你被吃豆腐了。」

俊秀笑的高興,有天一看便明白,他家的人兒似乎是藉酒壯膽,且俊秀好像也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事。

「吃豆腐,我吃你豆腐。」俊秀最後靠在有天的肩上,然而閉了上眼來,睡去前還向有天低估了幾字,「謝謝你了。」

司機看著這情景,雖然不曉得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在這樣氣氛的感染力下,他也選擇閉嘴,什麼也沒問。

有天看著俊秀的睡顏,自己的嘴上也悄悄的碰了上去。

剛好的紅燈,讓有天輕啄了許久。

『我才該謝謝你,俊秀。』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