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上軌道以後,他明顯發現牛郎對他的態度有些轉變。看來他的進步帶給自己好運,相處上也不再是彆扭,第一個月的表現,他對自己的很滿意,也對薪水很滿足。然而他率先感謝的人,還是沈昌珉。

這一個月來,沈昌珉不計較時間的變動,總讓他在走出歌舞伎町時,能安心地看見他的身影。多一個人的相伴確實較為安全,而且不僅是客觀上的安全,就連他疲憊一天的身心靈也容易被治癒。這些話他不知道該如何向沈昌珉訴說,總只有坐在後座椅,偷偷地蹭著沈昌珉肩膀表示感謝。

他看著已快開始的接待大廳,有些發呆地站在自己的崗位上,看著落地窗外的夜景,倏地,牛郎叫了他,他才回過神地看著眼前的男人,大眼疑惑地問:「池先生什麼事?」

這位牛郎名為池珅,是他所服侍的牛郎。雖然最近對他似乎不比以前有意見,不過在某種程度上,他還是覺得他倆並不在同個磁場上。他隱隱約約感受得到池珅對他的眼光有些不文雅,但是針對什麼而來,他搞不清標的。

「每天下班來載你的人,是你的誰?」池珅問。

他有些訝異,自己什麼時候被觀察了?而又是為何要觀察他,難道池珅與夏夕相同,都看上了沈昌珉不成?

「我們是同學。」他答。

池珅輕笑一聲,好似不信。他也沒繼續多說什麼,只見池珅又說:「今天我臨時要陪睡,你等會幫我安排好房間。」

他點點頭,看著池珅離去,才徹底鬆了口氣。他覺得自己可能得傳封簡訊給沈昌珉,叫他今晚別前來接他較為安全,他不知道池珅在打沈昌珉什麼主意,只覺池珅給他的感覺很不對勁。

不過這封簡訊讓他一直沒辦法傳,這回池珅接的客人似乎有意為池珅加碼,所以叫的東西特別多,他光是東奔西跑就忙得不可開交,更何況騰出時間來傳簡訊給沈昌珉。反正池珅今晚要恃寢,也不會與沈昌珉碰面,下班後再告訴沈昌珉也不遲。

十一點以後,他率先去櫃台申請開房事宜,一人前往六十層樓,為池珅開了房門以及點燈。就如平常一樣,他將該做的事情做一做,酒瓶擺放完整後,他就在房內等著池珅進來。但很惱人的,時間都已過了十分鐘,就是不見池珅的人影,他才正想拿起電話通知池珅時,就瞧見已至房門口的池珅。可是很怪地,池珅身旁並沒有女人,他愣了幾秒,便見池珅將門給關起。

「客人呢?」他睜大眼問。

他腳步朝房門走去,可卻被池珅一把又拉了回來,「今天沒有客人。」

「可是你不是說──」

池珅狠地甩了他一把,便將他的人給甩上身後的沙發。這手勁之大,都還在暈眩之際,池珅便拿了沾有怪異化學味道的手帕摀住了他的鼻與嘴,狠將他壓在沙發上,強迫他吸進這奇怪的化學藥品。

他痛苦地推著壓在他鎖骨上的手臂,沒幾會,他已失了力氣,只剩迷濛地雙眼,霧氣的視線。這應該是類似電影那種迷幻藥,但池珅為什麼要如此待他?

「我的小珉豪,你是同性戀對吧?」

他有些意外,但他的身體卻難以有回應,「那個常來載你的小子,我猜應該就是你的男朋友了。」

他嘗試地想利用大腦讓手腳有些動作,但很可惜,這藥物讓他的大腦失去了主導能力,所以他只能癱在沙發上,動也不能動。

「一剛開始我是真的很討厭你笨手笨腳,不過,你那認真的神情倒是不錯,當然還有你依賴那小子的樣子,更是深得我心。」

所以下班時他對沈昌珉的小動作,池珅全然地看見了?自己竟然被跟蹤,這是多麼令人覺得恐懼的事情。他很想打電話向沈昌珉求救,但他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又是該如何求救?

池珅力氣之大,將他打個橫抱,就把他丟上了主臥室的大床。

「既然是同性戀,應該我也可以讓你快活吧?」

他的眉毛有些揚起,嚇得讓他有些微的力氣翻身,可他卻失了契機,又被池珅給壓了回去。

「別亂動,你哪也去不了。」池珅嗅了嗅他身上的氣息,笑道:「我洗個澡馬上回來。」

他心底很急,眼淚湧溢,但他拼命告訴自己必須冷靜。他趁著池珅洗澡的期間,抖著身子抽起手機來想撥打給沈昌珉,可他連拿手機的力氣也無,拿了又掉,掉了又拿,最後乾脆讓手機掉在床上,他用盡全身力氣翻身,滑開了螢幕界面,撥打給沈昌珉。

沈昌珉第一時間就接通了電話,應該是等他等得不耐煩了,「喂,你在哪?」

他很難讓自己有聲音,但這是他最後的機會,「6……25……。」他說得很小聲,也不曉得沈昌珉能不能成功聽見,待他聽見池珅從浴室裡走出來的聲音,他趕緊將手機推至地板,不敢讓池珅發現自己的求救訊息。

「珉豪,我來了。」沈昌珉在另一端聽得清楚,「你不用怕,這個藥過了二十四小後就會退了,明天我會跟人事部幫你請假。」

沈昌珉很有默契,沒有對著電話大吼大叫。

「你在擔心你的男朋友等太久嗎?」池珅勾起了他的下巴,笑說:「不會太久的,等我吃完你,我再下去告訴他,你今天累了先睡在我這裡。」

沈昌珉沒有掛電話,握著手機,衝進了歌舞伎町。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