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眼淚不受控制地從眼角滑落,這藥似乎已完全滲透了,他甚至連眨眼也已沒辦法,可他卻能夠感受到池珅在他身上所為的任何一切。這到底是什麼藥,能讓他沒了自己,卻能還保留著清楚的思緒,以及每條觸覺神經。

他看著天花板上的日光燈,眼前浮現起躺在病床上的媽媽還有日以繼夜在旁照顧的爸爸。他不曉得自己若真被侵犯以後,該如何回老家面對父母親,更困難的是,他又該在這之後,用什麼臉來與沈昌珉相對。

看來是大勢已去,他很清楚自己身上只剩條內褲,池珅又舔過了他身上的每一處,過不久以後,他最私密的地帶也必然會跟著淪陷。不過,他總是忘記沈昌珉骨子底下的那股堅持有多驚人。他做不來的事情,沈昌珉總有辦法替他完成;他認為為時已晚的事情,沈昌珉總有辦法挽救於萬一。

如此,當他已決定放棄時,他突然聽見火警作響,森嚴戒備歌舞伎町已開始廣播疏散客人。池珅也因此受到了干擾,好似有些害怕,未久,在他倆頭頂上的灑水器倏地噴了水下來。

「可惡,真的失火了!」

池珅沒管他,人就這麼跑了,但這一切早已是被沈昌珉計畫好,當池珅開了房門,未料迎來的是滅火器的重擊。沈昌珉刻意地避開人類最脆弱之處,可卻直搗人類最無法控制的地方,朝池珅的下巴擊去。

池珅手腳一軟,一時間失了力氣,只見沈昌珉憤怒地道:「崔珉豪人呢!」

「在、在房間裡面!」

池珅用爬的也想爬離這裡,但沈昌珉卻又將他拖了回去,一腳就踹上池珅的命根子,「媽的!你竟敢動他!」

池珅痛的只能夾緊身子,沈昌珉則甩開了滅火器,走進了主臥房裡。躺在床上的他聽得一清二楚,即使落在他身上的水很冰冷,但他感謝沈昌珉的及時雨,在他最想洗澡的時候,帶給他這麼一陣人工雨。

「你個蠢豬!」

灑水器突然停了,他也聽見其他人腳步匆忙的腳步聲,果不其然,沈昌珉身後出現了兩個壯漢,一把就捉住了沈昌珉,怒道:「就是你搞的鬼!你哪也不能去,看老闆娘怎麼收拾你!」

沒等太久,老闆娘便趕了過來,瞧見躺在地上的池珅,老闆娘喊了另一個壯漢將他給捉好,一併帶進了主臥房來。老闆娘嘴上叼根菸,看著床上的他,又看向沈昌珉,只問:「這筆帳我該算在誰頭上?」

沈昌珉輕笑一聲,說道:「當然是你養出的那隻鴨。」

老闆娘沒有受到沈昌珉的言語刺激,僅是將眼神看往池珅,問道:「珉豪怎麼會躺在那?」池珅嚇得說不出話來,老闆娘又問:「今天這房是你申請的,怎麼珉豪會在這裡?」

看來池珅是不想說明,但老闆娘也不是省油的燈。躺在床上的他想說明這一切,不過老闆娘似乎也不需要他的說明,僅是摸了他的臉頰,以及觀望他那毫無神情的面容,便道:「你竟然對他下這種禁藥。」

池珅不敢說話,老闆娘也僅道:「你懂這裡的規矩,既然你觸犯了大忌,我也不能留你,免得其他顧客受到相同的傷害。」

「不、老闆娘,你不能開除我!」池珅跪了下來,懇求道。

「我不僅要開除你,還要扣押你的戶頭來償還今天的損失。」

看來老闆娘已經釐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命壯漢放了沈昌珉,然而將池珅捉了出去。

老闆娘看了他倆一會,只問:「需要我安排車讓你們回去嗎?」

沈昌珉的氣勢是被老闆娘給壓了過去,悶道:「嗯。」

老闆娘拿起了手機做了些指令,離去前只說:「歌舞伎町可能得維修一個星期,這幾天珉豪你就在家中好好休息。」

老闆娘淡定得很,什麼安慰人的話也沒說,轉身就走。可沈昌珉卻追了上去,不曉得跟老闆娘說了些什麼,在主臥房的他聽不清楚。

「我想來這上班。」沈昌珉說。

老闆娘停了腳步,只道:「你敢來,我就敢用。」

「我要珉豪當我的服務生。」沈昌珉又說。

「你要求很多。」

「這些損失我也會賠給你。」

老闆娘沒說話,便轉身離去。沈昌珉也回至他的身邊為他穿上自己身上的外套,一個勁地就將他抱上手,似乎忘了他有六十五公斤重一樣。

他雖然沒辦法說話也無法動,但他感受得到,沈昌珉只想帶他離開這裡,回到他們最安穩的地方,好好靜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