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果然在隔日,他幾乎是動不了身子,骨頭像是散了一般,只覺睡眼惺忪,怎麼睡都睡不飽似的。最後是朴有天撥了空將他從床上給抱進了浴堂,讓他安穩地坐在熱水裡頭,替他清洗身子又為他按摩,他這時才覺的身子活絡了點,也不好意思再讓朴有天為他服侍。

「唉,你別阻止朕,既然是朕惹出來的,你就讓朕好好替你清洗。」

他的鳳眼覺得有些難為,可坐在朴有天腿間的他,也不容易移動,乾脆身子就鬆散地躺上朴有天的胸膛,隨意朴有天。

昨夜他睡得安穩,朴有天什麼時候上早朝他也未覺,在沈昌珉的分析底下,是朴有天刻意下床下的輕,也讓下人別進大殿裡打擾他,他才能夠一路睡至中午。若沈昌珉說的是,那麼他又是欠了朴有天一個大恩情。僅是妃子的他,也在這段日子裡感受到了朴有天對他的不一般,而這份情意,好似也超出應有的範圍,因此讓他日夜裡都會想見見朴有天。

可朴有天如此忙碌,這種要求他是不敢說,也不願說。

他開始有些不了解自己,某些渴望的情緒,總是來的莫名,亦容易使他情不自禁。但是大殿那種地方豈是他說去就可以去?

「照小的看,娘娘您是戀愛了。」沈昌珉說道。

一旁的崔珉豪也苟同地點頭,笑問:「您愛上皇上了嗎?」

他被問的一愣一愣地,一時也不懂如何接話,可沈昌珉卻道:「娘娘,情,不能放得太深。」

這句話與他剛認識沈昌珉時,貌似是前後呼應,「宮廷心計前仆後繼,您現在是得寵,但也可能會被害的失寵,對於皇上,您該淡然以對,做好妃子該做的便是。」

「太醫您怎麼這麼說呢……。」崔珉豪蹙了眉頭,一把就將沈昌珉給抓出了秀清宮,好似要他別將話說得太明白。

他看著離去的倆人,也沒追上去的意思,僅是拿出琴來,轉移了注意力。

幾日倏去,他才信了沈昌珉的話,承認自己真是愛上了朴有天,且已是會思念這人的地步。他同崔珉豪與小璦在宮廷內散步,小璦特別為他準備了饅頭,倆人便在身後看著他餵魚,神色是寂寞。

崔珉豪與小璦在無預警地下,被人輕巧地點了肩膀,轉身見是朴有天,倆人紛紛退下,一個則是往內醫院去,另一個則回至秀清宮等他家主子,唯留金俊秀一人餵魚。

「快吃快吃,吃得胖嘟嘟。」他蹲在池子旁小聲地說,絲毫未覺身後的人已離去,而來了一個他日夜等待的人。

朴有天僅是看著他餵魚的樣子,沒有催趕也無說話,就見他緩緩站起身來,逕自地過了橋,走至涼亭上,轉身才要請崔珉豪與小璦一同入座而已,就見朴有天在他身後笑的溫柔。

「咦?皇、皇上?」

他都還來不及反應,朴有天便道:「你該喊朕什麼?」

他老是覺得直呼朴有天的名諱甚不妥當,小嘴也閉著不敢答腔,只見朴有天走過,就將他逼至亭柱邊上,湊近地又問:「該喊什麼?」

他那總是有如發燒而發紅的小嘴,才緩緩開口,小聲說:「有天……。」

朴有天覺得滿足,又問:「這幾日,聽說你很思念朕?」

他是抬了鳳眼,秘密無所遮掩,也沒問是誰放出去的風聲,卻羞赧道:「我想我是戀愛了。」

朴有天還以為他會辯駁,未料他的答話總是難以猜想,「我明白身為妃子不能將您據為己有,可是……我總是……」

「總是如何?」

「會想見見您。」

這可人兒說話總不經大腦,可聽者卻是容易醉於心,朴有天也沒給回話,便佔據了他的小嘴,還在朴有天的牽引下,坐上朴有天的大腿,環著朴有天的頸肩,細吻許久,久久不能自已。

他喘著氣息,額頭貼在朴有天的寬額上,沒一會,朴有天的大掌便竄進他的褻褲裡,竟想在涼亭上欺負他來。

「不、不可!」他緊張地捉了朴有天的手腕制止,可朴有天卻道:「有何不可?」

「您怎麼總是喜歡在外……。」他的小嘴抱怨地說。

朴有天看了竟覺不捨,也順著他,將他帶至最近的書房處,然而將他壓上了案上。

他總覺得朴有天有些急躁,可他也不敢多問,畢竟是他允許朴有天如此。既然朴有天心煩找上他,他自然有義務平緩朴有天的心情,於是他也沒平常地規矩,反倒將朴有天推上寶椅,跪坐在那朴有天身上。

他兩眼眸相視,各自皆允准後續的瘋狂。朴有天也似有備而來,從襯裡拿出了潤滑液替他上股間,任他深埋小穴。他忍著不適喚著氣,朴有天也明白他必須適應,可今日卻不比以往,竟是又將他壓案上,狠狠地欺負。

他沒有埋怨,但他感受得到,朴有天近日的心煩意亂。

「秀兒,今後不論如何,你都要相信朕。」

他雖是碎吟,可也聽見了朴有天有如請求又似命令的要求。

「秀兒,答應朕。」

「嗯……嗯哼……。」

朴有天在猛烈的攻勢底下期許他允諾,可他遲遲不肯。

「秀兒,不論發生何事,朕都只愛你一個……。」

他第一次學聰明,不胡亂地承諾任何一件事情。只愛他一個,這是多麼沉重的承諾。他能期待朴有天真只愛他一個?

「相信朕……!」

他的昂首被抓得緊,很明顯,朴有天想強迫他應允這場很難由他一人獨得的感情,他實在不應該有所期待,可在朴有天的蠱惑底下,他最終還是信了這場戀情。

「我信……我信您……。」

「秀兒很乖……。」

朴有天將近日所有的情緒皆發在他的身上,身子被灌進滿是朴有天的愛液,他還真信了朴有天對他的感情,一個『不論發生何事,都要相信朕愛你』的感情。

他總是想起沈昌珉的話,宮廷心計是前仆後繼,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心中認為最貞潔的愛情,真能開花結果?

「秀兒,朕愛你。」

他竟也捉了朴有天的手臂,細聲道:「我也是……。」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