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統統擠在他的帳篷裡頭,聽著崔珉豪訴說這段期間宮廷裡的變化,以及他與朴有天的戀情。他雖是認真聽著,可腦子與心靈的感觸並不大,就如聽著他人的故事一般,無關要緊,也不覺感動。

「所以太后很後悔當初不支持您與皇上的戀情,即使皇上愛您,可也處處為社稷著想,但一切由皇后掌控以後,皇后便無按照當時與太后的約定一起茁壯朝廷,不僅讓皇上懈怠國事,還將所有好處都給了南洋國,若有人忤逆,就會控制皇上下令誅殺之。」

崔珉豪說至此,喝了口水又繼續說道:「然而,沈昌珉為了幫助皇上擺脫這蠱,日以繼夜地研究處方,但至目前為止,也沒能完全排掉皇上體內的蠱毒,所以皇上仍是時好時壞,可至少好的時候,皇上會一直喊著您的名字,逼迫朝臣把您給找回來。」

他微微笑笑,雖已知道自己的名叫作金俊秀,但他卻一點也不眷戀,反倒覺得就是這名字才讓他背負了如此不幸的命運。

「我希望您能跟我回去,也許皇上見著您以後,會更能擺脫這蠱毒。」

崔珉豪極力地說服著他,金在中與鄭允浩也無給什麼意見,似乎是要他自己做決定,去與留,他們不會干涉什麼。

「抱歉,我不想回去。」他輕聲地說:「我已在此生活慣了,誰知回去是否又是另一場陷阱?也有可能回去以後,我又會被皇上下令棄置囚人樁餵豬呢……。」

總之,過了的事情已過去,什麼他與皇上曾有多美好的戀情,反正都已忘記,放手正是好時機,他不願重蹈覆轍,一次的經歷就夠嗆了,沒必要再讓自己深陷一次。

崔珉豪必然是覺得可惜,但也無勉強他,只微笑說道:「好吧,我尊重您的選擇,還有,娘娘您這幾年在外,讓您變聰明不少。」

難道他以前很笨了?

他見崔珉豪起身就要離去,可腳步卻踉蹌,鄭允浩倏地扶住了他,一看就知這孩子身上有舊傷,「你的腳可曾有受過傷?」

金在中二話不說便拉起他的褲子,就見腳踝上的一道疤痕。這傷不像是意外,而是人為,「你曾被剁腳筋?」

崔珉豪也蹲了下來,乾脆地撩上自己長褲,笑著說:「因為我私自調查娘娘下落被皇后給發現,於是就被下令跺腳筋,好在昌珉的向太后求情,我才僅傷了這隻腳,可若氣候不穩,我有時走路就會覺得疼。」

「你說的那位沈昌珉,他的醫術應該很高強,能照顧得讓你走動自如,已是不容易。」金在中感嘆地說。

在一旁看著崔珉豪傷勢的他,心竟覺不捨,原來他自己為許多人帶來了災難,可他卻不想因此又回至宮廷,「很對不住……都是因為我。」

「娘娘可別這麼說,宮廷本是人心險惡之地,您不回去才是好。」崔珉豪又再次起身,笑道:「可我已知道您的下落,要來拜訪您也容易了。」

他看著崔珉豪走出帳篷,但他卻無替崔珉豪送行,僅是留在帳篷裡頭沉思,企圖緩和這五味雜陳的心思。

殊不知,崔珉豪離去以前,金在中拿了一罐瓶裝藥給他,輕聲說:「別告訴任何人這藥是我給的,這能去掉皇上體內的蠱毒。」

崔珉豪睜大了眼,想問些什麼,金在中又接著說:「我是巫醫,但巫醫容易被人驅逐,所以請你保密。」

「謝謝您了!終於能夠治治那皇后!」崔珉豪開心地說:「我這就拿回去給昌珉,讓他下在皇上的膳食裡。」

金在中也同他點點頭,笑道:「社稷要緊,先讓皇上好起,好好整頓一下吧,至於壽桃與皇上後續如何,就得看他倆的緣分了。」

崔珉豪明白,這路上,就由鄭允浩牽馬帶他回城。這趟雖什麼也無挽回,可至少得了一瓶救命仙丹。

金在中說的是,社稷最要緊,至於皇上與秀妃能否好如當初,這也非外人操心就能改變的事情。

一切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