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果然如白雪所料,媒體新聞皆是專注此事,甚至將案件大膽揣測,一有什麼消息便捕風捉影,說法眾說紛紜,但事情的導向是一致對他不利。他落在案發現場的毛髮成了關鍵證據,再隨著白馬的出面解釋,他幾乎已被認定為凶手。

由於被他捏爆頭的加害人是都市的權貴子弟,可想而知,既然人都死了,再如何也該找一個替死鬼來掩蓋所有事實,不應使權貴因為此次事件來汙名化。而他正好就是被選上的替死鬼,他的好心不但不為人知,甚至被理解成是他這隻大野狼想強暴那兩位女孩,權貴子弟解救使他障礙未遂,於是他一氣之下連殺五人。

大野狼的故事便在一夕之間全被挖出來分析,難得媒體這麼專業,似乎讀過不少童話故事的文獻,便在新聞節目上大膽渲染在他背後的人性。

躲在涼亭上的他,是從收音機斷續地得知這些消息,他心底雖氣,但他並不能直接衝進都市裡找白馬算帳。現在情勢對他相當不利,不是進或是守,他的輸面都很大。已喝下隱藏藥水的他,雖能在短時間內不被找到,可他不曉得這藥水能撐多久,也難以知曉白馬的下一步會是什麼。

現在知道他躲在涼亭上的,只有白雪。就算白馬最後得知白雪知道他的蹤影,但礙於童話的『命運』,白馬再怎麼壞,也不至於對白雪做出任何拷問。白馬心底仍是受囚於白雪,不論白雪如何淫蕩,白馬始終能愛著她的人、她的屍體。

於是他唯一的連繫只能透過白雪,但他兩的見面不能太多,白雪通常只將食物放在山腳下後人便離去,對於案情的發展也不會多予補充,似乎希望他好好躲好。

可白馬並非省油的燈,待他曉得白雪知道他的行蹤以後,也非對白雪下手,僅是給了白雪一張牛皮紙袋,還故作神秘地道:「我相信你能幫我勸勸大野狼出來投案。」

白雪心底是覺怪異,就在白馬離去以後,她與公寓裡其他童話人物一同看著牛皮紙袋裡的照片,各個是睜大了眼,不可置信。

裡頭全是崔珉豪的照片,當然最令人恐懼的是,崔珉豪已被裝進了一個由四塊透明玻璃組裝而成的棺材,人還是活的,可旁邊卻有著奇怪的儀器與棺材用著輸氣管相連,上頭的氣罐瓶寫著CO。

「CO?不就是一氧化碳了?」奧羅拉驚訝地說著。

白雪翻過了照片背後,果真有白馬留下的訊息,『明天午夜開始灌氣。』

看來白馬是善於利用魔鏡的功力,使他能找上大野狼的心頭肉。

白雪知曉這事情不能夠隱瞞,二話不說便在夜裡乘車來至山腳下,輕輕哼唱一首歌後,鳥兒紛紛出現,白雪則將牛皮紙袋綁在鳥兒的腳下,讓鳥兒為她送上這份緊急文件。在山頂上聽著收音機的他,沒幾會就收到了鳥兒送來的牛皮紙袋,他是不明所以,可當拆開文件來看以後,他便從山頂一躍而下,與白雪會面。

「這是怎麼回事!?」他氣急敗壞,幾乎是想殺了白馬,「為什麼他會把珉豪關在那個奇怪的棺材裡!?」

白雪是言簡意賅,「問一下魔鏡就可以知道你所有的秘密,魔鏡只有未來的事情不能問,但過去、現在的事情,魔鏡都能夠回答。」白雪似乎也難以相信白馬會抓崔珉豪,可會如此必然有其原因,「你一定還愛著那孩子,白馬只要問一下魔鏡,就可以知道你最在乎的人是誰。」

他已聽不下任何緣由,他只想知道該怎麼救崔珉豪,「那現在……我該怎麼辦?」

白雪愣了幾會,「找神燈許願?」

「不,既然他找得到珉豪,他也一定找得到朴有天的小護士。」他的眼神趨近淡漠,聲音也放輕地說:「我不能夠連累他們。」

「你──」

他一躍而上,狼的身影便消失在整座山頭裡。

「大野狼──!」

白雪的聲音縈繞著整片樹林,卻喚不回他的決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