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就不見金俊秀人影,本慣於貪睡的他,最後也痛苦的爬起身來,頭髮儀容什麼也沒用的,就走出了屋外,與烈陽相照。一頭亂髮的他,還被隔壁戶的孩子繞著嘲笑,他不是很介意,只是心中有點不安,對於眼前陌生的景象。

「大哥哥你是誰?」一群孩子抱住了他的大腿,讓他的腳步站不穩,又坐上了屋上的木板,與這群孩子大眼瞪小眼,「大哥哥我幫你梳頭髮!」

一個小女孩蹦蹦跳的就跳進了金俊秀的臥房裡,從櫃子拿了梳子又跑了出來,站在他身後真的為他打理起來。這番情景讓他想起昨夜金俊秀所說,這小村的東西都是共用的,不分你我。瞧小女孩找梳子就大概可以曉得,他們沒有所謂的隱私,有東西就是公家使用。

在他膝前的男孩約略二歲多而已,各個搶著要他抱,要不就是扯著他的手指想一起去玩。他雙眼沒什麼精神,臉上笑了笑,摸著小傢伙們的頭頂。

「這麼早起?」他抬起眼來看著金俊秀,金俊秀手上端著早膳,將早膳放在他的身邊,於是說:「孩子們去昌珉哥哥那吃飯去。」

待他頭上的亂髮被小女孩紮了馬尾以後,金俊秀便說:「我帶您去梳洗一下。」

他揉了揉眼窩,站了起身,腳步便也隨金俊秀去了。

他們來至清澈的河邊,金俊秀給他帶了一個好位置,便讓他一人在那洗臉、晨嚼齒木。

溪川的流水冰涼透徹,一眼就能見底,還能瞧見裡頭的小魚兒。他也不嫌棄的就肴了口水喝下肚,甘甜無比,五臟六腑就像甦醒一樣,讓他提起了不少精神。

他站了起身,轉身就見金俊秀仰首看著一顆蘋果樹,他走至金俊秀身旁,輕聲問:「看些什麼?」

金俊秀轉頭朝他笑道:「看這些即將成熟蘋果,改天就能來摘了。」

「自己種的?」

「不,野生的。」

金俊秀同樣是紮了馬尾,些微垂落的瀏海隨風飄逸,讓他看得有些出神。

後來他們又走回村內,他坐在屋外的木板上吃飯,金俊秀則在房內將棉被地鋪收整齊,然而開了昨夜鎖起來的箱子,拿出一袋錢袋來,坐回他的身邊說:「等會我帶您去買些較好的棉被與地鋪。」

他咬著饅頭夾蛋,驚訝的問:「這兒不是有布鋪?」

「我怕這兒的布您不愛。」金俊秀笑說。

「不會,就用這裡的,不需要多花錢。」他按住了金俊秀手上的錢,又說:「這是辛苦錢,存下來。」

不過金俊秀仍沒收回錢袋,便說:「沒關係,這錢還是得花。」

「怎麼說?」

「我等得進城去買些藥材回來。」金俊秀看著他的側顏,笑道:「雖說這兒是自己自足,但是有許多珍貴藥材種不太出來,得進城去買。」

他喝著豆漿,聽著話,總覺得這小村很偉大,金俊秀也很偉大。

「您在這等我?還是同我去?」金俊秀問。

他當然二話不說就答應了,「跟你去。」

「爺的家中有孩子嗎?」

他不明白為什麼金俊秀要突然這麼問他,可他實際的答:「沒有。」

「咱得帶著這群孩子去城裡玩,買完藥材再帶回村內,傍晚我得再去青樓忙。」

「豈不是跑兩趟?」

「也還好,走習慣了。」

他想起了自己寄放在城內的馬匹,於是摸了摸內衣裡的錢袋,便說:「不如我拿這些錢去領我的馬,回程我載你。」

金俊秀嘆了口氣問:「那孩子怎辦?」

也是,金俊秀方才說要帶這些孩子進城去呢。

「好吧,那改日。」他說。

「爺若隨我去,得幫我一件事。」金俊秀突然道。

「何事?」

「幫我留意一下這堆孩子。」

他看著金俊秀的笑顏,無法拒絕,自然是答應了。雖然他沒有照顧小孩的經驗,不過大至上他懂怎麼帶,只要別讓孩子走失就可以了。

待他吃完早膳以後,金俊秀真帶著一群孩子,排好隊伍,準備一齊往城裡去。

「大家把手牽好,一個都不能少。」

金俊秀牽著第一個才兩歲多的娃,而他站在最後一個當趕鴨的,於是排成一列,一同越過叢林小徑,走過小橋流水。

他看著金俊秀的紅髮,貴為皇帝的自己,他第一次覺得自己是遙不可及。

總有那麼一個人會是他所稱羨,那人,可能會是金俊秀。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