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這張圖所對2珉做的YY,也送給一直以來支持2珉的朋友喔:)
內容物很煽情,其實就是2珉H文喔,請大家小心點閱。
希望可以寫出性感2珉,且只有2珉才會有的H風格X"D 

1_01  








正文開始。






沈昌珉拿著槍抵著崔珉豪的後腦勺,嘴上喘著氣,貌似方才經過了一場你追我跑的耐力戰,他們來至一棟廢棄大樓,崔珉豪已窮途末路,他雙手投降,慢慢的跪了下來,抬起大眼對著沈昌珉微笑。

「大哥,真是不容易啊。」

崔珉豪的冷嘲熱諷隱約能聽出沈昌珉緝捕他也有些日子了,雖然莫名被人洗臉,不過沈昌珉還是少話,蹲了下身拿出手銬,將崔珉豪的手銬至身後。

「你的武器呢?」沈昌珉問道。

崔珉豪抬起了頭,笑說:「這種東西你不會自己找嗎?」

沈昌珉臉上雖沒表情,但崔珉豪卻能感受他的無奈。警匪間照理說是水火不容,可抓崔珉豪抓這麼久了,他們彼此也知曉對方的性格是屬於什麼模樣。

崔珉豪生性開朗,但是好玩,竊取的東西都一定要是市面上最珍貴的價格,而且還得由國家博物館所保管。沈昌珉則是跟他相反,喜怒哀樂不形於色,只喜歡過著市井小民的生活,可奈何飯碗是刑警,所以抓壞人也算是他人生中不可或缺的本分。

沈昌珉蹲著身子,替跪在地板上的崔珉豪搜身,可誰知崔珉豪卻惡趣味的用了肩膀將身子無法蹲穩的沈昌珉推倒在地,然而雙腿欺上沈昌珉的身上,笑說:「大哥,這樣你比較好搜。」

全都是崔珉豪的餿主意,沈昌珉只是又坐直了身子,繼續他的工作。

他將崔珉豪塞在褲子裡面的襯衫拉了出來,從綁在腰際上的腰包開始搜了起來。有小刀、子彈以及一把最新型的短槍,他通通拿了出來將那堆武器丟至一旁,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從崔珉豪的大腿兩側一路摸至腰際,然後是屁股底側。

「你摸的方式真下流。」崔珉豪彎了身在沈昌珉的耳邊呢喃,然又大方的跪直了身子,笑說:「大哥,檢查仔細一點比較保險。」

沈昌珉的臉仍然沒有變化,但似乎有被崔珉豪的調侃給激到,於是大掌就往崔珉豪的腿間探去,刻意的揉捏一下。

「這把是天生的,大哥。」崔珉豪不覺害羞,還一屁股就坐上沈昌珉的大腿,眼眸帶笑,低聲在沈昌珉耳邊輕喃,「大哥,你追我追這麼久了,不想試試看嗎?」

「試什麼?」沈昌珉雙手抱胸,抬眼看著坐在自己腿上的崔珉豪。

崔珉豪臉上笑的甜,但舉止卻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情色。他挪了挪自己的屁股,從沈昌珉的大腿再往前挪去,於是來到沈昌珉的腹下,蹭著他,笑說:「試這個。」

敞開的襯衫讓崔珉豪胸膛上的蓓蕾一覽無遺,瘦弱又偏結實的身材格外好看,但是沈昌珉卻是無動於衷,還想拿出手機撥打號碼回總部,讓總部調派人員來將崔珉豪給抓走。

「用不著現在打,做完再打也不遲。」

他能夠感受到崔珉豪的腹下漸漸硬挺,就連他自己也被蹭得有些難耐。

「我可是很喜歡你的,就算你會把我送進監獄,我一樣很喜歡你。」崔珉豪彎著身子,面容湊近沈昌珉,笑說。

感覺上應該要很動人的告白,但沈昌珉卻是不解風情,「為什麼?」

「你管我為什麼喜歡你。」

崔珉豪更是絕了,也懶得裡會沈昌珉的被動,他一口就吻住沈昌珉容易乾涸的嘴唇,用自己的唇舌潤滑了沈昌珉的唇瓣。陣陣熱吻讓沈昌珉也有些不自覺的將大掌扶在崔珉豪的腰際,配合崔珉豪的扭動,更是將崔珉豪的屁股往自己的腹下裡推。

「你也喜歡我對吧?大哥。」崔珉豪咬著他的耳朵,低聲煽情的又說:「幫我把手銬解開好不好?這樣不好做。」

「這樣也能做。」沈昌珉冷眼的看著他,顯然是拒絕他的請求。

可就算是萬年不變的表情,崔珉豪也看得出沈昌珉眼內的悸動。

「那幫我脫褲子。」崔珉豪笑說。

沈昌珉照做,沒幾下就把他的下身都脫得精光,然而握上那支早已蓄勢待發的槍支。

崔珉豪喘著熱氣,還不懂害羞的說:「大哥快點……。」

沈昌珉一手扶著他的腰際,另一手則為他愛撫。天生手力就不小的沈昌珉,為他服務起來是過於刺激,但也少不了被磨蹭的舒爽感。他趴在沈昌珉的肩上,時而輕咬他的頸肩,也在沈昌珉的身上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

沈昌珉上上下下的搓揉,讓他的喘息聲越來越大,直至將熱液給擠了出來,他才又換了另一個姿勢。

崔珉豪被扳了過身,換做背對沈昌珉。上身被沈昌珉壓低,那沾有精液的大掌便往崔珉豪的股間探去。由於場地粗糙,能享有的潤滑也有限,沈昌珉沒有做足夠的拓展就抬了崔珉豪的屁股,毫不疼惜的讓崔珉豪順著自己的碩大坐了上去。

崔珉豪額頭滿是薄汗,可卻咬著牙適應,一聲都沒喊疼。

「大哥……你是不是該討好我一下?」崔珉豪咬著紅唇,轉頭看著沈昌珉。表情明顯是在討同情,沈昌珉也不吝嗇的就將人兒往自己身上拉,背脊貼上他的胸膛,給與崔珉豪一個安慰的吻。

崔珉豪與他貼的近,被銬住的雙手就垂落在他的腰包處,倆人又是熱吻,等待崔珉豪適應自己的火熱。

「你可以動了。」崔珉豪喘著氣說。

沈昌珉知道自己的碩大被吸的緊,可卻不急著解放:「你自己想做,所以自己來。」

崔珉豪撇頭看著他,笑著搖頭說:「別告訴我你不想跟我做。」他動了動屁股,吸著沈昌珉的火熱又笑道:「你主動我們會比較快活一點。」

這倒也是。如果按照崔珉豪這速度,他不知道自己還要被折磨多久。
 
於是他將崔珉豪翻過身來,壓上了地板,置於崔珉豪的雙腿間衝刺,還將一隻漂亮的美腿往肩上提,好讓自己能夠更深入的埋進崔珉豪的身子內。

好險崔珉豪的衣服因為手銬而無法完全剝落,剛好鋪在地讓他的雙臂不會讓地板磨破皮,待沈昌珉在他的體內找到解放時,他才停止與地板的摩擦,仰頭喘著氣。

沈昌珉退了出來,穿好褲子將拉鍊拉起,也將躺在地板上的崔珉豪不憐惜的拉了起來,「滿意了吧?跟我回去。」

崔珉豪坐在地板上,抬頭看著他笑說:「你也很爽不是嗎?」

從股間流出的精液就是最好的證明。

沈昌珉從自己的口袋拿了手帕為崔珉豪擦拭,然而拉他站起身來,為他穿上衣服。他一件一件將崔珉豪的衣服穿回去,直到最後穿上那件髒兮兮的襯衫,崔珉豪才將自己白皙的手臂環上沈昌珉的頸子,又主動吻上了沈昌珉。

沈昌珉才覺意外時,身上的警槍就被崔珉豪摸走,換來抵在自己的額頭上。

「大哥,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崔珉豪又吻了他的喉結,笑說:「如果你不要抓我,我隨傳隨到喔。」然而將手銬的鑰匙放進他胸前的口袋。

崔珉豪拿槍指著他,腳步慢慢的往後,最後從窗子一躍而下。

他沒有至窗口與崔珉豪道別,只是垂眼看著胸前的口袋。

什麼時候……鑰匙從腰抱裡面被摸走的?原來是在他吻著崔珉豪安慰時,被偷摸走的。

「Shit。」他輕聲說。

果然還是不能太同情崔珉豪。

下次再抓到,恐怕不是只有送進監獄那麼簡單。

休想從他的床上下來,該死的。





 

全文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