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的回歸,也開始讓金俊秀的作息變得正常了。他怎麼也沒想到,金俊秀竟會在沒有他的生活裡,體重直落至五十五公斤,這是多麼驚人的數目,也同時代表著,他一個錯誤的決定,是狠狠地將金俊秀折磨到瘦了二十五公斤。

他非常心疼,可卻也開心,原來自己在金俊秀的心理佔據如此重要的地位。但若時間能再次倒流,他不會再選擇這樣一個殘忍的方式來證明金俊秀有多愛自己;他也不會再妄自菲薄,來讓金俊秀為他傷心。出租男友出身有什麼關係?他們之間最重要的關係本來就非取決出身的高低,而是端看彼此夠不夠愛自己。

如此簡單的道理,有時就得付出好幾倍的教訓,才能夠有所體會。

他日日夜夜地抱著金俊秀睡,從瘦骨如材直至珠圓玉潤,他讓金俊秀幸福地胖了十公斤來,這時他的罪惡才減輕一些,在夜裡也開始有了好的睡眠。

金俊秀也回到診所繼續工作了,本以為回至診所會惹得沈昌珉一陣挨罵,卻未料沈昌珉的反應並不如預期,只是看著他的身材,輕笑道:「我看診所就拿你當招牌吧,把你一百多公斤的照片跟現在的放一起,我想我們營業額會大增。」

沈昌珉也沒過問他倆的感情狀態,只說這陣子他一人兼兩份工作有點累,前來替診所幫忙的崔珉豪也有些不堪負荷,所以他跟崔珉豪都想放個假。從明天開始,他就要帶著崔珉豪去爬山,休個三天,再加上周休兩日一共五天,他特別強調這五天別與他們有連絡,免得壞了他的好事。

後來見著前來診所支援的崔珉豪,那樣子是嚇壞了金俊秀與朴有天,原來這些日子裡,身材有著劇烈變化的人並不是只有金俊秀一人,就連崔珉豪也瘦成一道閃電,閃瞎別人的眼。

無論如何,回歸也好放假也罷,朴有天是在下班以後帶著另外仨人一同前去他的西餐廳吃飯,就當作向他們三人致歉。

「我以後不會再那麼衝動了。」朴有天替金俊秀切著牛排,臉上幸福洋溢地又說:「我絕對絕對不會再離開我的小老公了。」

他用著極其娘的語氣說了這話,笑得燦爛的只有金俊秀,另外兩人是差點一口反芻,好險反應快,食物又被硬生地吞了下去。

「自己說的話要做得到。」沈昌珉輕聲說。

朴有天笑了笑,眼神寵溺地看著金俊秀,非常篤定地說:「那當然了!」

「那珉豪呢?你的爸媽有接受他嗎?」金俊秀是看向沈昌珉去,也順道望了望一旁埋頭吃好料的崔珉豪問。

崔珉豪是抬起頭來,微微笑笑地,喝了口紅酒後才道:「他們還是很不喜歡我。」

金俊秀挑了眉,又問:「那你的爸媽接受昌珉嗎?」

崔珉豪同是笑著說:「不接受啊。」

既然如此,為何沈昌珉與崔珉豪看起來還能這麼一派輕鬆?

後來他們才曉得,沈昌珉與崔珉豪是將這件事情交給時間去做處理了,他們深知自己不可能迎合所有人的口味,反正只要他們彼此之間對味了即可,看不慣的旁人自然要想辦法看慣,這就是他們處理這件事情的方法。

「唉,早知我應該來問你怎麼解決的啊!」

朴有天是自責的很,還讓金俊秀為他瘦了二十五公斤,能看嗎?就連『啪啪啪』也都沒聲音了。

「我也在想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為什麼沒來問我。」沈昌珉一臉臭屁地說。

不能否認,要說感性沈昌珉可能不如他與金俊秀,但若要說理性,他與金俊秀自然是超越不了沈昌珉。沈昌珉說得不錯,既然他們無法迎合所有的人,那何不就讓時間來塑造那些人習慣自己的感情,這相對省事,也省麻煩。

這頓飯朴有天是請得值得了,除了認知自己的不足以外,他也學會了怎麼面對那些流言蜚語。飯局結束以後,他在街上就牽起了金俊秀的小手,倆人並肩地走著,誰都沒有說話,就只享受著冷天當中彼此手心的溫暖。

這種感覺比許下千萬的承諾還覺得要踏實許多,感情一直以來就不是用承諾建構而成的,承諾易碎、易摧毀,而他們只需要一顆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便已足夠了。

人生三十幾年才遇見了金俊秀,後半的三十幾年也只會有金俊秀。

他看著燈光點綴的街道,忽然覺得這是一個很適合告白的時機,他牽起金俊秀的手,轉過身來面對金俊秀,臉上笑得帥氣,低聲說:「俊秀,我愛你。」

金俊秀本是有些羞赧,但也很可愛地豁了出去,「我也是。」

然而,他就在眾人面前吻了金俊秀,雖是一道輕吻,但卻很深刻。

他想,這可能是他們倆都沒想過的戀情,一場被承租來幫忙減肥的出租男友,怎麼也沒料到,自己會愛上人家的肉、愛上人家的人。

甚至這一租,金俊秀就租了他一輩子。






全文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