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從他眼前走了以後,他後續也無任何心思再接其他案子,甚至乾脆前去公司辭了這份回歸不到兩個月的工作。他成天就待在家裡頭,哪裡也不想去,聽著英文歌、哼著英文調,然而又看著那堆先前為金俊秀買來的料理書。

直至現在,他仍是不曉得自己的下一步該何去何從,只要想起金俊秀的眼淚、想起流言蜚語、想起金母拿刀自殺的畫面,他就不明白自己該如何勇敢,即使知道金俊秀願意與他一起面對,但金俊秀要為他做得犧牲,有可能是他這輩子都償還不起的。

他有些後悔年輕時的自己,竟被愛情所傷以後,決意踏上這麼一條路。他不否認這條路的確可以幫助他找到真愛,可找到了以後,他們的感情卻也必須因他的身分而受到眾人的質疑。如果自己年輕時聰明一點,不選擇這條路走,也許他會以不同的面貌與金俊秀相見,他們彼此可能就沒必要這麼痛苦。

他躺在沙發上喝著烈酒,兩眼放空,也忘了應該吃飯,人就這麼在沙發上睡去。

待他醒來之時,是被一道倉促的門鈴給吵醒。他扶著沉重的腦袋看著家門,不明白還有誰會來作他的訪客,這個住址只有金俊秀與公司知道而已,訪客不可能是金俊秀,那來者可能就是公司裡的人。

他特別不想去開門,才打算躺回沙發上時,門鈴又瘋狂作響,吵得他脾氣也變得不好,逼著他腳步沉重地前去應門。

未料門一打開,來者是讓他驚訝,甚至讓他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是如此頹廢樣以對,「阿姨?」

金母抬眼看著他滿臉鬍渣,一副狼狽的模樣,也無吐嘈什麼,只道:「阿姨我先前說了很多難聽的話,希望你別跟我計較,我求你回到小俊身邊吧!」

他訝異金母竟會親自前來找他求他回去,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事情竟會如此峰迴路轉。

「是我太任性,但小俊真的不能沒有你。」金母在他面前落著淚,又道:「他已經瘦得不成人樣,也不認我這個母親了,但他是真的愛你,只有你才有辦法讓他快樂起來。」

「阿姨……」

「不然我替小俊租你一輩子吧!你不是真的愛他也沒關係,騙他一輩子也好,阿姨希望你回到他身邊……!」

最後他什麼也沒準備,就讓金母給綁架丟上了車,一路直奔金俊秀的公寓。從金俊秀的父母口中他才得知,金俊秀已不再去診所裡幫忙沈昌珉看診了,也同他一樣,幾乎把自己關在家中一個月,雖然有人敲門金俊秀也會應門,但神情已與先前全然不同,每見一次,便是憔悴一次。

他聽得心頭都緊了,來到金俊秀的公寓,他二話不說就隨著金父與金母一同來至金俊秀的家門,這回是由金父按門鈴,金母則躲在樓梯間不敢露面,而他就站在金父的身後。

「小俊啊,爸爸來看你了,還帶了你最喜歡的東西來喔。」金父的聲音和藹,金俊秀聽見是金父的聲音,沒幾下就前來將門給打開了。

殊不知這門一開,金俊秀與他的眼神交會,他們一度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見金父又說:「媽媽已經同意你們倆了,剩下的,你們就自己處理吧。啊,記得要帶你的小媳婦回家過年哦。」

金父轉身就牽著金母離開,只留下他倆人沉默不語。

金俊秀什麼動作也無,只有眉毛緊蹙,抿緊了小嘴,盯著那滿是胡渣的男人看。

朴有天也同是什麼也沒說,人便衝了上去,一把就將這瘦得只剩骨頭的人兒給抱在懷中,腳步踉蹌地將金俊秀給半推半摟地抱進了客廳裡,他們一同跌上了沙發,久久都說不出話來。

金俊秀看著壓在上頭的男人,眼淚頻頻落下,但小嘴卻不忘譴責,「你還知道要回來……!」

「是是,都是我的錯。」

「你也知道都是你的錯!」

「是是,我不該讓你難過。」

「你也知道我會難過……。」

「俊秀……。」

他倆看著彼此,才明白,原來要解除思念的方法,就是見到最想見的那人。

他們也沒有多餘的言語,朴有天便先發制人地吻住了金俊秀的小嘴,嚐著這久未品嚐美味。但這味道是多了點苦澀與鹹味,他們彼此並不嫌棄,就連以前不怎麼積極的金俊秀也吻得相當賣力,甚至是用力地扯下了對方的衣物,破了幾個口,也掉了幾顆扣子。

待他們回過神來,金俊秀早已被他吻紅了嘴還在他身下喘著氣,下身也同是等著他來服侍,彷彿回到了以前。

但現實總是殘酷,當他在燈光下見著金俊秀那見骨的肚皮,他不捨地摸著金俊秀的身子,低聲問:「你現在幾公斤?」

金俊秀搖著頭,「我不知道。」

「我不在你就沒好好吃飯了?」

「我吃不下。」

「哀,我的小老公啊……。」

金俊秀輕輕地環上了他,也學著他輕聲說:「我的小媳婦啊,如果你擔心我,就不要再離家出走了。」

「不會有下次了。」

金俊秀臉上笑得開心,縱使眼角含著淚,他亦是摟著朴有天的後頸,不顧一切地吻上。

今夜的他們是獻出了自己的全部,先前的好或不好,就從這一刻起,他們不再計較,讓一切從零開始。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