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得如此下場,大概是他倆怎麼也沒想過的。後來金俊秀也才知曉,其實他倆的關係並非只有親戚來說嘴,早在許多日子前,大街小巷、他的病患都知道他與這麼一個出租男友在交往,他們的事情不僅成了茶餘飯後的八卦,甚至還被拿來當作笑話一場。

金媽說的這些事並不假,只有他傻,傻傻地不曉得其實朴有天也因為這場感情而替他揹下所有眼後的流言蜚語。果真愛情不是只有倆人真心相愛就得以美滿,愛情也並非那麼牢不可破,所以感情路上才那麼容易阻礙重重。

自從朴有天拖著行李離開以後,他也沒再好好地生活過。早餐他還勉強可以自己亂打果汁,可到了中餐與晚餐,他早已吃不慣外食生活。有時他甚至沒有吃飯,就只喝些營養飲料,若有些心情,他偶爾會替自己煮些零失敗的料理來吃。但不論他怎麼堅持住每天的生活,他的口味卻只想念朴有天。

金母雖是好心前來料理他的生活幾個星期,不過他的態度依舊冷漠,就算金母哭著求死,他也已無心力再如從前地安慰,逼迫自己去當一個好兒子。畢竟現在最想死的人,可能是他自己。

「媽,你回去吧。」他輕聲說。

「小俊,媽媽都是為了你好啊,你怎麼就看不開呢?」

他的鳳眼沒什麼情緒,只有空洞,然而說出一點也不像他會說的話:「媽,我也會想自殺,如果你真的為我好,能不能暫時回去陪爸爸?」

他這話說得認真,金母瞧他堅定的神情,也二話不說趕忙將行李統統帶走,什麼話也不敢說。他一人在空盪盪的房屋裡,情不自禁地走進朴有天以往居住的房間,他躺了上去,徹底哭了一夜。

沈昌珉也真是看不下去他如此行屍走肉地生活,為了他,沈昌珉還特地將診所休診一天,然而私下約了朴有天出來。但沈昌珉沒告訴朴有天,自己的赴約時會帶上金俊秀,結果倆人在咖啡廳外碰上了面,金俊秀與朴有天一度都吃驚地看著對方。

朴有天是又換上以前當出租男友時那些光鮮亮麗的外表,與在金俊秀家裡徹底做個小媳婦時的樣子截然不同;而金俊秀卻未如以前那樣陽光,些許的披頭散髮,人整整瘦了一圈,先前的肉肚子已是瘦得見骨了。

朴有天其實心底疼著,可想起若自己堅持這段感情會毀了金俊秀的名譽,他說什麼也不能軟下心來向前抱抱金俊秀。但金俊秀並不這麼想,就算全世界毀了他的名聲,他也不允許有誰來毀壞他與朴有天的這段感情。

兩人壓根沒進咖啡廳裡談,就直接站在店外頭說了起來。

「有天,你回來好不好?是我不對,我不該跟你說那種話……。」金俊秀的鳳眼倏地有了淚水,向前捉住了朴有天的大掌,可未料朴有天卻縮了回手,「回去做什麼?讓你媽盡情羞辱我?」

「我替我媽跟你道歉……你別跟她計較……。」金俊秀就像個孩子一樣,小手又是捉上朴有天的大掌,哭哭啼啼。

朴有天的底線已被觸動了,他的大掌也輕輕握上了金俊秀冰涼的手,可沒幾會,他是又縮了手,低聲道:「回去吧,我等等要去接待新的客人,尋找下一個真愛。」

金俊秀落著淚,全然不像個三十幾歲的大男人,小嘴喃喃地說:「你說過不會離開我的……。」

一旁的沈昌珉一直都未插話,只見朴有天狠心道:「別因為我說了一些你想聽的話,你就信了。」

這話說得有些過重,但也真起了點效果來。朴有天看著金俊秀收拾著自己的淚水,沉默許久,金俊秀也輕輕地說:「如果你的出現是想讓我難堪,那麼你做到了。我從現在開始,不會再來煩你了。」

與國小時相同的話語,語畢,金俊秀也沒管沈昌珉,轉身就離去。只見朴有天的眼裡也進了沙來,低聲地朝沈昌珉說:「我瞞了他國小的事情那麼久,就是為了不想成為他的壞回憶……但沒想到,我做了跟那些人差不多惡劣的事情……。」

「那也是你的選擇,我本來想說讓你們好好地談一次,沒想到你會用偶像劇的戲碼把他氣走。」沈昌珉冷漠地又說:「大家都是出來混的,你難道不知道,最低底線就是別傷害對方嗎?」

朴有天也輕輕抹去眼角的淚水,感慨地說:「替我照顧好他,他胖點比較好看。」

「你知道,他就算死了我也不會難過,你如果會心疼他,就自己去照顧他。」沈昌珉輕聲道。

「但是我──」

「如果你們的感情中有但書,我只能說,你們當初都選錯人了。」沈昌珉輕嘆口氣,「自己想清楚,要嘛追,要嘛不追,但我可以明白地告訴你,金俊秀敢說他不再來煩你,他是絕對做得到。」

而後沈昌珉也離去,留下他一人站在咖啡廳外頭吹著冷風。

他問自己,曾經說過的承諾,真已不值得去遵守及守護了嗎?

是嗎?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