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金俊秀離開的那天後,崔珉豪發現金俊秀的刻意。

從金俊秀的嘴中他不再聽見有關朴有天的話題,也從金俊秀的舉止發現,金俊秀似乎也不再接朴有天的電話。金俊秀任自己的手機不管怎麼響,他不接就是不接。然而金俊秀也沒關機,像是怕自己關機會讓朴有天覺得可疑,所以他只是將手機放在床上,藉由柔軟的棉被將手機的振動聲響給掩蓋。

崔珉豪不曉得金俊秀與朴有天發生什麼事,但他知道這事情一定是不好的。

在他穿上自己布鞋,站在門口等金俊秀時,他一個人靜靜的想了一會才問:「為什麼你不接他電話?」

蹲在寢室門口綁鞋帶的金俊秀沒有抬頭,只是悶悶的回:「因為我不想接。」

「不想接也總該有理由吧?」崔珉豪低著頭看著他那紅腦袋,但卻遲遲得不到金俊秀的回應。

金俊秀站了起身,眼神很無助。他看了一眼崔珉豪,轉身就將寢室的門關上。崔珉豪沒有逼他要說出自己的心事,但在他自己把門關上後,他的臉蛋卻面對著門說:「因為他有女朋友了。」

這說出的話像是藉由門的反射而重重的賞了自己一巴掌一樣,金俊秀覺得自己的心很痛。失戀其實沒有什麼,但對於怕痛的人來說,那樣的殺傷力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

「你是同性戀?」崔珉豪沒有訝異,他的語氣很平常的問著他。

金俊秀轉過身與他在宿舍的走廊走著,「可能吧,因為我喜歡他。」

同性戀又如何了,這種傷痛也不會因他是同性戀而傷害就被打折扣。

這時的崔珉豪才曉得,原來金俊秀並不知道朴有天與朴敏英交往的事情。若他事前就知道了,也許就不會覺得自己原來是這麼狼狽。

他們一同走出宿舍,看見了外頭的夕陽,崔珉豪知道金俊秀的心情很不好,今天金俊秀的氣場剛好與外頭的夕陽格格不入。宿舍外很溫暖,但金俊秀給人的感覺卻是如此冰冷。崔珉豪只是嘆口氣,感情這種事情有時就是很難去揣測,他能使一個人越談越火熱,也會使一個人越談越冰冷。最後不是讓自己蒸發於這世上,然後忘了這世界的模樣,就是讓自己凍結於世界的某個角落,之後與世隔絕。

金俊秀走在前頭,他走在後。他們一同來到操場,看著這紅紅的跑道,沒有多少人,很空曠。金俊秀與他一樣,也許他們在自己心煩時,唯一能找到容納自己的地方大概也只有眼前這片操場吧。

「俊秀。」他喊道。

正在暖身的金俊秀回過頭看著他,「幹嘛?」

「我沒辦法幫你的感情問題解套。」

「沒關係啦。」金俊秀又轉回頭繼續他的暖身說。

「因為我自己也是感情上的失敗者。」他淡淡的說。

金俊秀聽見這話很疑惑的轉過身看著他。崔珉豪知道他想問什麼,於是率先說:「我喜歡昌珉,他也知道我喜歡他,但是他卻選擇逃避。」

一陣暖風吹過,金俊秀眼神是同情,他走向前抬頭看著崔珉豪問:「為什麼他要逃避?」

「因為他不能接受同性戀這種東西。」

崔珉豪說的很雲淡風輕,金俊秀卻明白這樣的態度是崔珉豪經歷過某種掙扎後所選擇的態度。崔珉豪一定也痛苦過,只是他不一樣,他最後選擇讓自己以平常心來面對他與沈昌珉的感情問題。

「有天不知道我喜歡他。」金俊秀低下了頭,悶悶的說。

崔珉豪拍了拍他的肩,似乎要他別自己承擔這一切的感情重擔一樣的笑說:「一個是不知道,一個是知道然後逃避,你覺得哪個好?」

金俊秀抬頭看著他,他皺起了眉頭搖頭說他沒辦法比較。

「其實都很悲慘,因為我們的結果都是一樣。」

一樣的沒辦法開花結果,一樣的沒辦法讓自己的感情花香長漫,一樣的在花苞尚未綻放前,他們的花苞就已胎死腹中。

金俊秀不知道為什麼崔珉豪能說的這麼平常,但他只曉得自己很想哭。

崔珉豪臉上微微笑笑,他輕輕拍著他的背脊,笑說:「想逃避沒有關係,有時逃避不是象徵自己很懦弱,而是代表自己真的很在乎,所以才會怕的不想面對。」

成為感情上的逃兵似乎不是什麼丟人的事,也得自己真正的逃過,才會懂回過頭自己該如何拿出什麼心態來重新面對。這些是崔珉豪的經驗,所以他能給的也只有這方面的安慰,至於要如何讓感情有個好歸宿,現在的他,問他,他也是搖頭無解。

金俊秀垂了自己的紅腦袋,他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解決眼前的問題,他只想近期不想與朴有天有任何的瓜葛,免得又覺得自己像個傻瓜一樣。

什麼同性戀,什麼感情,他已經不想管也不想釐清。

在操場上奔跑的他們,只能暫時將這些事情拋諸腦後,然後一圈又一圈的將他們不想解決的問題從身上抖落。

沒什麼能最好,但現在的他們,覺得自己還能藉由奔跑,奔出這世間令人厭煩的部分,其實這樣就已經很好了。暫時的逃離只是為了讓自己能更有勇氣的回過頭解決問題。

那麼,他們何嘗不逃?



朴有天很心急,他電話一通又一通的撥打,從上星期撥到這星期,金俊秀沒有接過電話也沒回過他。他急得想把自己的電話摔出去,也想馬上就衝出咕璐市然後去把金俊秀找回來。

這幾天他心頭上沒有一天是平穩,朴敏英跟他說過什麼話,他很少聽進去。他腦子裡一直在想,他到底該如何連絡金俊秀。

他覺得自己很可悲,原來在金俊秀還沒離開自己以前,他以為自己很瞭解金俊秀。可誰知金俊秀一沒在他生活裡出現,他才發現他除了電話以外,他都不曉得該如何連絡金俊秀。他不知道金俊秀的家住哪,也不知道市立體育大學怎麼去,只剩下手機,然而這該死的手機打得通,可卻每次都是語音信箱。

「有天?」

朴敏英在他面前揮了幾下手,企圖想讓他回魂。不過朴有天看是看了他,但眼神卻一點生氣也沒有。

「你最近到底怎麼了?」朴敏英又問。

朴有天眉頭越皺越緊,他痛苦的握緊了自己的手機說:「俊秀一直都不接我的電話。」

「你有急事找他?」

朴有天看著朴敏英,他恍神了許久。他並不是有急事要找金俊秀,他只想聽聽他的聲音,跟他說說話,問他過得好不好,吃得飽不飽。很平常的噓寒問暖,就像情侶一樣沒事就想打電話給對方,為的只是聽聽對方快不快樂聲音而已。

「沒有。」他搖頭說。

朴敏英笑得有些苦澀說:「我總覺得你把俊秀看的很重。」

朴有天很無助的看著朴敏英,卻沒說什麼。

「我甚至懷疑你是不是喜歡俊秀。」

朴敏英看著他說這些話,他不是故意要刺激朴有天什麼,只是做為女朋友的他,卻不曾覺得朴有天愛過他。反倒對於金俊秀,朴有天做什麼都積極,就連沒事也會想找對方,找到自己都很心急。

朴有天眼神有些沒有焦距,他腦子一直想著金俊秀,滿腦都是金俊秀的畫面。直到最後金俊秀在他眼前落淚的情境。他垂下了頭來,閉上了眼來,他覺得自己的鼻息間開始有些熱氣湧出來。

原來他很喜歡金俊秀。他喜歡金俊秀在自己身邊的感覺,自己也喜歡纏著金俊秀的感覺。他只是一個到頭來都沒想過自己會是同性戀的傢伙而已。也就只差那麼一步,最後卻讓自己與金俊秀之間有了一段相當大的距離。

金俊秀跑在前方,他追不上,所以彼此的距離也越拉越遠。在這樣的距離的拉鋸中,以至快不可挽回的地步,他才懂自己的心意。

他坐在自己的沙發上,最後忍不住的哭了出來。

他沒辦法忍受沒有金俊秀的日子,沒有金俊秀的生命。一直以來後知後覺的他,才發現金俊秀在自己身邊並不是理所當然。

「有天你……」

「我好像真的喜歡他……。」他哽咽的說。

朴敏英睜大了眼,他霎時間說不出話來。

「我不知道為什麼當初俊秀要哭著離開,我不希望他不接我電話,我想要他趕快回來……」

朴有天越來越像個孩子抓著自己烏黑的髮絲哭了起來。一旁的朴敏英看著朴有天這般的痛哭流涕,他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向前抱他。朴有天的心中一直都沒有住過他,所以現在就算他抱他,也未必有用。然而重點是,抱著朴有天接收他這個為金俊秀而流的眼淚,他這女朋友立場要如何站得住腳?

朴敏英沒有抱他,他強忍著自己眼眶中的淚,鎮定的說:「你朋友的朋友不是跟俊秀念同一所大學?」

朴有天抬起了頭,哭的已不像個男人點頭說:「嗯,昌珉。」

「找他,然後透過他去找俊秀,問問俊秀為什麼不接你電話。」

朴敏英自己也很想哭,但他不能哭。

他不曉得為何金俊秀會轉頭就走,可他知道,他們三人之中已有兩人不再堅強。所以他得堅強下去,替他們解決這之間的所有問題。

「這星期三一起去。」朴敏英拍了拍他的肩膀說。

朴有天點點頭,可在朴敏英要站起身時,他抓住了他的手,「對不起……。」

朴敏英抿了嘴,最後撥開他的手說:「把這句話留給俊秀吧。」

他起身離開了朴有天的家,一人搭著電梯下樓。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能這麼勇敢,在電梯裡,他也忍耐不了的哭了出來。但他還是再次抬起頭,然後用手抹去自己的臉頰上的淚水。

也許他的勇敢,就是從這滴被他抹去的淚水而開始。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